纳粹建立的这家公司该如何摆脱丑闻?

自媒体 自媒体

纳粹建立的这家公司该如何摆脱丑闻? [转载出处:www.666j.com]


[转载出处:www.666j.com]


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渴望快速摆脱排放门,同时豪赌电动汽车。



原文另一版本刊载于:《财富》杂2018年8月刊

原文标题为:《大众汽车大重建背后》



在德国中部夏季一个炎热的下午,全球最大汽车制造商的新任首席执行官坐进了一张白色皮革座椅,将鞋伸进了脚下厚厚的蓬松地毯,然后露出了微笑。于4月接任大众首席执行官一职的赫伯特·迪斯将自己高大的身影塞进了一大块酷似轿车形状的樱桃红金属壳中。不过,这辆车没有方向盘、踏板、离合器或任何人们通常能够在汽车中找到的部件。这个光鲜亮丽的奇妙装置是大众的概念车,名为I.D. Vizzion,在3月的日内瓦汽车展上首次与世人见面。


然而,I.D. Vizzion不仅仅是个试验品,或轮子上的起居室。用迪斯的话来说,它能够让人们窥见不久之后公司的无人驾驶愿景。迪斯正斥巨资押注基于这一愿景的策略,不惜花费数亿美元投资电动和自动驾驶技术。这位首席执行官坚信,这一技术的正确运用将成为公司生存的关键。


纳粹建立的这家公司该如何摆脱丑闻?

驾驶体验的变革:大众新任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现身大众创新中心,步入自动驾驶概念车。他不惜耗费重金,投资新技术。Photograph by Frank Schinski for Fortune


迪斯坐在大众沃尔夫斯堡总部巨大的工厂中说道:“我们不妨看看当马车向汽车转变,化学成像照片向数字成像照片转变的时候市场都发生了什么变化。”沃尔夫斯堡距离柏林西部约140英里,是一个暮气沉沉、因大众而兴起的城市,人口12.5万。“市场出现了巨大的颠覆性变化。当时能够活下来的知名公司寥寥无几。柯达倒下了,而且他们很清楚自己倒下的原因。”


59岁的迪斯上任仅有数月的时间,他选择了在大众神秘的创新中心(黑色的天鹅绒窗帘遮掩了房间的一部分)与我见面,为的是强调他的观点:只有大刀阔斧的转型才能够挽救这家汽车巨头,以免被更多灵活的竞争者抛在身后。他说:“如今,变革对于公司来说真的很重要。”


很少有行业能够像汽车行业那样恰好成为了这场技术巨变的聚焦点。100多年来,汽车行业的存在完全依靠的是一项单一的发明——内燃机。如今,整个汽车行业的年销量约为8000万辆。去年,有1080万辆来自于大众集团,1040万辆出自丰田之手,而丰田已经逗留在汽车销量排行榜前列长达数年之久。大众旗下的12个品牌包括保时捷、斯柯达、奥迪和大众自身,而大众也是公司旗下最大的品牌。去年,大众的总营收达到了创纪录的2600亿美元,足以让公司登上今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第7位,仅次于丰田。


然而,尽管数千万车主可能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仍将继续使用燃油作为动力,但汽车制造商正在面临一场大清洗,因为全球市场开始缓慢转向电动汽车,而且很多国家的碳排放目标也逐渐让传统的驾驶方式走向末路。拼车的兴起有可能在未来十年内让城市的面貌和汽车持有量出现巨大的变化。


纳粹建立的这家公司该如何摆脱丑闻?

加速前进:工作人员正在大众德累斯顿工厂组装一辆e-Golf电动汽车。大众计划淘汰e-Golf,从而为新EV平台让路。Photograph by Frank Schinski for Fortune

在这一转型过程中,美国亲眼见证了自身市场主导地位的衰退,然而美国民众对汽车的激情事实上左右了行业策略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如今,更为重要的一个国家莫过于大众最大的市场——中国,该国民众购买了全球四分之一的新车,而且该国也开足了马力,生产畅销的电动汽车。“变革即将来临。”迪斯说道。


这个范围的动荡对于任何企业来说都是令人生畏的。然而对于大众来说,在此事发生之时,大众依然还未走出其令人震惊的柴油尾气作弊丑闻阴影。用一些高管的话来说,这是自希特勒设立沃尔夫斯堡工厂并将其作为重要的纳粹项目以来,公司遭遇的最大打击,时隔正好80年。


这次丑闻又被称为“排放门”事件,于2015年9月爆发,当时美国环境保护署发现大众参与了约60万辆柴油车碳排放测试的造假,随后这一数字增至数百万辆。在五年多的时间中,沃尔夫斯堡的工程师在车上安装了“作弊装置”,用于掩盖引擎排放的氮氧化物含量。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发现,真实的排放量高达美国法律规定上限的40倍。他们估计,造假引擎所排放的有毒化合物可能导致欧洲1200人过早死亡,也致使美国的过早死人数增加了约60名。


约三年前,大众当时已经支付了近300亿美元用于法律和解,并召回或改装了1100多万辆汽车,但尘埃远未落定。大众首席技术官乌尔瑞奇·艾希霍恩说:“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们有时候仍然会发现一些更老的软件也拥有这些功能,但我们并不知道车里面安装了这种软件。”此外,大众在欧洲和美国被卷入了数十个指控和案件,而这些案件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3月发布的最新年报列出了数十个正在进行的法律行动。迪斯说:“这些案件将持续数年的时间。”有多少?“我不能说。”


为了展示公司如何向前迈进,大众邀请《财富》杂志在6月底访问其错综复杂的沃尔夫斯堡总部,并逗留数日,从而在公司成立80周年之际以不同寻常的视角来深入了解这家处于紧要关头的公司。


纳粹建立的这家公司该如何摆脱丑闻?

德国汽车的历史:试驾中的大众汽车,从沃尔夫斯堡拥有80年历史的工厂行驶至横跨小河的道路。Photograph by Frank Schinski for Fortune


庞大的工厂综合体面积差不多与摩纳哥市或亚特兰大机场相当,每年生产800万辆车。工厂采用了红砖结构,看起来十分简朴,其历史能够追溯至20世纪30和40年代,当时由纳粹掌管。工厂的二战防空洞位于机器人控制的最先进组装线的正下方,已经改造为一个纪念馆,用于纪念约2万名强迫劳工和曾在工厂工作、被盖世太保监督的集中营囚犯。在《财富》杂志记者到访沃尔夫斯堡的那一周,整个城市庆祝了其80岁的生日,纪念希特勒在1938年启动大众工厂。如今,作为培训的一部分,大众都会安排学徒参加为期三天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参观活动。


大众称,公司更愿意畅想未来而不是纠结于丑闻。然而事实证明,对排放门事件视而不见也是不现实的。在《财富》杂志记者到访沃尔夫斯堡的两天前,德国检方因排放门事件向大众开出了10亿欧元(约合11.7亿美元)的罚单,成为了德国历史上最大的工业罚单之一,而且针对的是德国最为知名的企业之一。数天后,警察突然出现在奥迪首席执行官瑞普特·施泰德的家门口,并逮捕了涉嫌参与丑闻的瑞普特。警察缴获的文件中包括大众有关排放门的内部报告,该报告由公司委托Jones Day律所位于慕尼黑的律师汇编,并拒绝公开发布。7月初,公司拒绝公开报告的法律行动以失败告终。

纳粹建立的这家公司该如何摆脱丑闻?

大错综复杂的沃尔夫斯堡总部差不多与摩纳哥市或亚特兰大机场的大小相当,每年生产800万辆车。Photograph by Frank Schinski for Fortune


排放门丑闻几乎笼罩着我在沃尔夫斯堡的所有对话,而高管们也在反思其中的细节,表达了他们的震惊和羞愧,同时还描述了他们走出危机并改造大众的计划。


希尔楚德·维尔纳说:“这是自二战以来德国最严重的工业丑闻,它将成为公司历史中永远抹不去的一个污点。”希尔楚德于去年加入公司,负责诚信和法律事务,是大众管理委员会唯一的女性。她还指出,“丑闻的严重程度可谓是前所未有。”


财务上付出的代价一样很大。目前大众已经赔付300亿美元,数字肯定会增加,相当于“业绩很好时三年总收入,但业绩并不是每年都很好。”技术总监艾希霍恩表示。“公司做出这样的事我觉得很丢脸。”


虽然沃尔夫斯堡的大众总部各种反思,有个问题一直存在:虽说晚了点,但公司已经迅速转向绿色科技,能不能借此重塑自身维持巨大的影响力,还是会跟传统汽车工业的商业模式一样稳步下滑?


纳粹建立的这家公司该如何摆脱丑闻?

大众董事会唯一一位女成员,希尔特鲁德·维尔纳。Courtesy of Volkswagen


目前复苏的迹象看起来还不错。大众销售和收入创下新纪录。就在丑闻爆发一年后的2016年,大众取代丰田成为全球汽车销量最高的制造商。但从加州到中国还有很多更年轻也更灵活的竞争对手拼命追赶,还不受死板规矩限制,而且跟大众一样,各家公司都希望开创新时代的汽车行业。


讽刺的是,大众成功最大的希望也来自丑闻,因为丑闻刺激大众直面深层次的缺陷并认清现实,如果持续不变将面临严峻威胁。


2015年7月,迪斯离开宝马加入大众,就在排放门曝光两个月前。大众招徕他主要是希望获得新想法和技术战略,并借鉴他之前在宝马削减成本的经验。加入之后他的职责却变成大力破除旧习惯并打造新的文化。“我非常确定,由于行业里发生的事情,公司必须改变。”迪斯说。“但柴油排放危机加快了变革进程。”


刚开始大众对排放门的反应不太紧迫,也没太在意。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保署官员没有通知大众就在华盛顿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宣布了近期最大的企业欺诈行为之一。位于4000英里外沃尔夫斯堡的高管们措手不及。他们派出长期担任首席执行官马丁·温特科恩用德语在电视上生硬地发表了一份类似道歉的声明,他将排放丑闻称为“少数人犯下的错误”,却对公司的责任轻描淡写。几天后温特科恩辞职,今年5月,他在底特律因涉嫌误导美国公众遭到起诉。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