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正式访华,中日关系翻篇

自媒体 自媒体
安倍正式访华,中日关系翻篇
[好文分享:www.666j.com]


[原创文章:www.666j.com]

在中国崛起、特朗普冲击和围绕朝鲜的外交这三股力量合流的背景下,日本人正在讨论外交多元化,向北京打开大门以塑造多元化路径。


安倍正式访华,中日关系翻篇

阅读更多21期特别策划《打开中日关系下一个40年》

继中国总理李克强今年5月访日之后,乘着10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生效40周年的东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于10月25日至27日访华。这一“终于确定”的行程,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今天(12日)宣布的。


日本首相上一次正式访华,还是在7年前;转过年后,野田佳彦就在撂下钓鱼岛“国有化”残局后下台了。而这一次,安倍晋三是在高票连任党首、稳定执政预期之后来访,意义明显不同。


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话说,中方希望安倍首相此访,“推动中日关系在重回正轨基础上取得新的发展”。


从陆慷的介绍中可知,这次安倍来访期间,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官民论坛将举行。中方“希望双方发挥互补优势,拓展在贸易投资、财政金融、创新和高技术等领域合作”,“欢迎日本企业加大对华投资”。


不仅如此,中联部部长宋涛10月10日在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会议上还表示,中日友好是正确的战略和方向,必须携手应对地区和世界的课题。次日,安倍晋三在东京会见了宋涛,表示希望中日“在所有领域推进具体合作”。


不夸张地说,若干年后当中日学者在撰写21世纪上半叶的两国关系时,安倍政权时期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一章。而近期全球贸易风雨里的中日“相向而行”,承载着为两国关系“下一个40年”定调的期待,堪称走在历史关口的“重要时刻”。


大历史呼唤大格局。随着国民素质的提升和全球视野的打开,中国的国民心态也会更趋从容、理性、平和。镌刻在纪念碑上的二战史实问题,自民党念兹在兹的修宪问题,乃至看似无解的争议领土问题,都不能妨碍“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宏愿的落地生根。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虽说每个国家都留有它最辉煌阶段的脚印,但全球化时代成长起来的中日两国国民,只会越来越相似。“日本晁卿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乡树扶桑外,主人孤岛中。别离方异域,音信若为通”,这种唐代中日文人间的故人情,或将重新回到中日百姓的日常交往中,不管新的媒介是抖音、机器人还是其他。


回到眼前,民间旧怨待消,友谊道阻且长,更需要政治家的前瞻性引导。用今年9月1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会见安倍晋三时的话说,就是“双方要弘扬民间友好传统,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夯实两国关系的社会和民意基础”。


而比起被动“漂流”,在“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前提下,中日两国“边合作边竞争”不失为一种良性关系。中日经济结构的互补性或许不如中美,但在细分领域合作空间依然巨大。日本车企“御三家”错过了中国改革开放初期20年的红利,如今奋起直追,为时未晚。


中日双方相向而行,一个和平、稳定、繁荣的亚洲可期。



1978年10月23日,《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互换仪式在日本首相官邸举行。那时,赴日出席互换仪式的邓小平,对日本进行了长达8天的访问。那也是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中国领导人对日本的首次访问。访问期间,邓小平对400多名国际媒体记者说:“这次到日本来,就是要向日本请教。”


中国领导人的坦诚,为中日关系的开局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此后40年,中日关系有过蜜月式合作,也经历了风雨甚至对抗。时光转到2018年,刚在9月连任自民党总裁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据日媒报道将在10月23日前后访华,可能还会去地方城市。这将是他2012年再度执政以来,首次正式访问中国。


安倍访华是中日 “相向而行”的结果,但访问日期也传递出某种政治信息。安倍今年5月9日在接待访日的李克强总理时说:“从竞争到协调,日中关系今天进入了协调时代。”安倍有没有当年中国领导人的诚意,目前还很难说。但不可否认的是,中日关系的确站在了应该思考如何开启下一个40年的历史关口。


调整是因为变化。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978年日本GDP是中国的6.7倍,2017年中国GDP是日本的2.5倍。在这40年间,中国GDP在世界的占比从1.8%增加到15.2%,日本则从11.8%减少到6.0%。经济实力对比的易位,是中日关系变化的一个关键因素。就双边层面而言,40年前中日关系之变,主要动力源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未来中日关系走向何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日本如何抉择。


安倍正式访华,中日关系翻篇

9月12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习近平指出,中日关系正步入正常轨道,面临改善发展的重要机遇。新形势下,我们要继续相向而行,保持改善向好势头,推动中日关系稳中有进,得到新的更大发展。中日双方应共同推进区域一体化进程,建设和平、稳定、繁荣的亚洲。


时局之变


日本如何抉择,安倍是个绝佳而且不可越过的考察对象。由于即将成为二战后执政时期最长的日本首相,安倍的政策选择,无疑会影响甚至塑造日本未来的对华外交。


2006年首度出任首相的安倍,把中国作为首次外访的对象国,以期改善小泉纯一郎时期恶化的中日关系。那一年,中国的GDP是日本的62%。而安倍再度出任首相后的2013年,日本的GDP是中国的52%。那一年,中国的军费是日本的2.2倍,而2006年日本的军费是中国的1.1倍。国家实力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逆转,,在国际关系史上并不多见。


正如日本学者铃木章悟所说,中国从“崛起中国家”到“已崛起国家”地位的转型,远远快于日本的预期。安倍再次出任首相后,把华盛顿作为首访之地。那次访问期间,他誓言在日中领土争议问题上绝不退让,声称日本绝不做二流国家。当时安倍在对华外交上,已经带有几分焦虑。


最近几年东北亚局势的变化,更加凸显了安倍的焦虑。因为这些变化暴露出日本在战略安全上的脆弱性。以铃木章悟的分析,日本在东北亚面临着战略孤立,“日本与俄罗斯、韩国的关系,因领土争议、历史问题,以及在具体战略目标上的分歧而复杂化”。也就是说,日本与这两个国家在短期内根本性改善关系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朝核问题部分或彻底解决,必将导向朝韩和解;如果朝核问题引发军事冲突,日本有被卷入的危险。无论出现哪种可能性,日本都没有多大的施加影响、确保自身利益不受损的空间。


安倍正式访华,中日关系翻篇


铃木章悟认为,日本地缘政治环境的这些定性特征,加上中美正在经历的相对实力缩小的结构性变化,并不令人意外地强化了日本的地缘政治脆弱感。在这样的背景下,日美同盟是否可靠,对日本来说尤为重要。但在日本青山学院大学教授中山俊宏看来,特朗普当选重燃了日本多年来追求“独立防务”的争论。“特朗普竞选期间对日本的妖魔化,以及他的‘美国优先’视角,已经迫使很多日本人开始想象一个安全上不再依赖日美同盟的未来。”


这样的观点在日本政治精英中并不少见。在9月20日的自民党总裁竞选中败给安倍的石破茂,长期以来坚持“日美同盟并非坚如磐石”的立场,主张日本应该管理好华盛顿抛弃盟友的风险。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日本安全问题专家理查德·萨缪尔,在今年初的一篇文章中写道,过去十年来,日本的战略思想家一直在探讨美国抛弃盟友所造成的影响,特朗普的当选看起来增加了日本对冲被美国抛弃的风险的紧迫感。


“被抛弃”不会瞬间发生,而且看似还有点抽象。但对于日本来说,这种“被抛弃”已经出现渐进而且具体的案例。今年4月访问华盛顿时,安倍力劝特朗普不仅要敦促朝鲜拆除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还要放弃能打击日本的中短程导弹。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特朗普优先考虑的是解除朝鲜对美国本土的威胁,这是他尤为关注朝鲜远程导弹的重要原因。对日本而言,这意味着依靠日美同盟来化解“朝鲜威胁”正在变得不现实。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