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党之乱

自媒体 自媒体

黑手党之乱 [转载出处:www.666j.com]

黑手党之乱

[原创文章:www.666j.com]


四处游荡的民兵杀害平民;囚犯被剥光衣服,在滚烫的灰烬中打滚;“黑手党”式的杀戮和暴力迫使上百万人纷纷逃离家园。


在埃塞俄比亚东部天然气资源丰富的索马里地区,这就是新上任的州长穆斯塔法·奥马尔(Mustafa Omer)在执政11年的上届政府被赶下台后必须解决的遗留问题。在这个地处“非洲之角”的国家,他的成功可能成为推进政治自由和改革强大安全部门举措的重要风向标。


黑手党之乱

穆斯塔法·奥马尔


“索马里地区最高领导人长期以来的作为就像流氓:你看到黑手党式的领袖在杀害自己的人民,”穆斯塔法在接受采访时说,而在他的前任州长阿卜迪·穆罕默德·奥马尔(Abdi Mohamoud Omar)被捕后,现在“联邦政府希望从政治和安全方面对所有地区进行改革。”


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上台后给非洲人口第二大国带来了剧烈的变化,这与索马里地区的动荡局势密切相关,因为政府放松了对经济的控制,释放了数千名被拘留的犯人,欢迎曾经遭到禁止的反对派人士进入主流政界。在两大对立的反对派组织回到首都亚的斯亚巴贝后,爆发了最近的暴力冲突,数千人遭到逮捕,显现出这种迅速变化造成的危害。


黑手党之乱

阿比·艾哈迈德


埃塞俄比亚的门户


从2018年8月被捕以来,阿卜迪一直被关押在亚的斯亚贝巴的监狱,因为涉嫌直接参与侵犯人权而等待受审。彭博未能联系到他的诉讼代理人。9月6日,阿卜迪的母亲迪卜·迈海德·奥卢(Diib Mahad Olow)在索马里语环球电视台(Universal TV)露面,请求检察官和阿比·艾哈迈德释放她的儿子,她说阿卜迪遭到了武断的监禁。


她说,“如果我的儿子对你们和索马里人民犯有罪行,我请求你宽恕他,帮助他出狱。”


索马里州的面积比法国还大,天然气储量丰富,是地处内陆的埃塞俄比亚通往邻国索马里的门户,而阿比·艾哈迈德政府承诺在该地区共同开发四个海港,以及通往吉布提和肯尼亚的贸易走廊。


黑手党之乱

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


“东部危机”


穆斯塔法说,在2017年底,索马里州与奥罗米亚州划定超过900英里(1448公里)边界线的举措开始威胁到走私物品和黑市美元的供应链,加上诱捕了联邦军队和情报机构中的害群之马,暴力冲突由此爆发。


在索马里族和奥罗米亚族发生的部族冲突中,成千上万的平民逃离家园。穆斯塔法表示,这场冲突由效忠前任州长的执法组织“特别警察”引发,此后演变为针锋相对的暴力袭击,最终造成近100名非索马里族人在“光天化日下”惨遭杀害。


穆斯塔法援引联邦军队的情报报告称,地方武装在该地区的德雷达瓦市袭击了部族长老和反对派活动人士、迫使约4000人逃往吉布提后,埃塞俄比亚政府决定采取行动,派出军队把阿卜迪赶下台,然后逮捕了他。


“军方发出的指示是,当地局势已经失去控制,”穆斯塔法说,“如果不解决东部的危机,亚的斯亚贝巴就不能专注于任何计划。每天都有人死去,这正在成为埃塞俄比亚政府的国际丑闻。”


黑手党之乱


建立信任

不过,联邦军队也驻扎在穆斯塔法位于索马里州首府吉吉加的别墅周围,表明他的处境并不轻松。受到阿比·艾哈迈德政府施加的压力,他必须与当地社区建立信任,同时维持特别警察的效忠。


穆斯塔法提供的联邦政府数据显示,这支武装力量拥有1.5万名警察,他们被指控多年来严重滥用权力,包括虐待寻求民族自决的叛乱分子。


黑手党之乱


穆斯塔法认为,埃塞俄比亚的“更大危机”在于整个安全部门的整顿改组,该部门没有明确军队和警察等联邦机构与地区执法机构、特别警察和民兵之间的责任分工。他说,,埃塞俄比亚有些地区不愿意撤销特别警察,对2017年12月执政当局授予的任务也感到困惑。


“人们仍然在各种会议上讨价还价,”穆斯塔法说,“我们在等待这方面的指示。”


恐怖酷刑


在埃塞俄比亚,对滥用权力的指控不仅局限于索马里地区,不过当地未经审判拘留的行为极为普遍。2018年6月,阿比·艾哈迈德发出了改革的信号,称施加酷刑违反宪法,是“恐怖主义行为”。


2018年7月,吉吉加关闭了一座监狱,此前不久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的一份报告披露同情反对派的人士多年来遭到任意拘留和酷刑折磨。穆斯塔法说,他的前任州长当时把大约800名囚犯转移到戈德的另一座监狱(此前是叛乱分子据点),强迫他们进行建筑施工,开始给他们配备武器。


黑手党之乱


据穆斯塔法说,特别警察的指挥官及其副手已经被撤换,这支武装力量将得到报酬、进行“专业化”整编,而人权观察是一条“红线”。他表示,前任政府也向青年治安组织和多达3万名配备武装的便衣民兵支付了工资。


保持效忠


“如果你跟我说特别警察很满意,那么他们并没有,”独立安全顾问布尔汗·穆罕穆德·哈桑(Burhan Mohammed Hassan)说,“他们只是保持沉默,不想与联邦政府作对。”


穆斯塔法承认,他主要的问题是保持特别警察的效忠。他表示,在上任前几天就面临警察叛乱和袭击吉吉加驻军的危险,索马里州政府将“度过艰难的时期”,为那些此前习惯于从非法活动中瓜分利润的人员提供报酬。


“这些安全挑战不会在一夜之间解决,我们需要给穆斯塔法时间,”亚的斯亚贝巴大学政治学助理教授阿卜迪瓦萨·阿卜杜拉希·巴迪(Abdiwasa Abdillahi Bade)说,“新州长是从头开始,从零做起。”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