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的好时光要终结了?|YiMagazine

自媒体 自媒体

《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的好时光要终结了?|YiMagazine

[本文来自:www.666j.com]


[本文来自:www.666j.com]

201812月底,王晓明经营了5年的淘宝店铺正式停业了,尽管家里还囤着好些货没有卖出去。


王晓明主要从事化妆品的代购生意,让她舍得放弃一年带来十几万净利润生意的触发点,是于201911日起正式实施的《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自该法案从去年831通过,代购和微商圈的震动其实就没停过。


王晓明一听说《电商法》要出台便启动了库存清仓活动。“今后在网上做生意都要办理营业执照,还要根据销售明细单交税,但代购就是依靠国内外的差价获利的,产品上也没法贴中文标签。虽然不知道法案具体会如何执行,不如先不干了。”王晓明说。


她的恐慌只是行业缩影。去年8月以来,社交媒体上出现了许多唱衰代购和微商的文章,有些代购索性选择直接关闭店铺,部分微商为了“躲避风头”暂时关闭朋友圈,另一些则想出以绘画或者英语表达的办法在朋友圈做推广,以躲避微信后台对内容的技术检测。


从2015年开始,得益于电商平台和社交媒体的发达,一批几乎不需要太多成本便能在网上做生意的代购和微商开启了赚钱模式。这些代购可能是长期生活在海外的留学生或者外派员工,也可能是像王晓明一样虽然身处国内、但通过海淘进货再分销的淘宝店主,淘宝店、微店和跨境电商平台等是他们从事交易的主要渠道。目前代购已经被外界渲染为是具有“万亿”规模的生意。


微商则没有固定的店铺,他们只是依托类似于微信朋友圈的社交媒体卖货,通常直接通过微信或支付宝转账来完成交易。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微商工作组发布的《2017年中国社交电商和微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微商行业市场规模已达6835.8亿元,从业人数为2018.8万人。


《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的好时光要终结了?|YiMagazine

代购和微商已经是规模相当大的生意。


但由于监管缺失,生意兴隆的背后其实有许多不合规的现象,例如假货横生、平台大数据杀熟或者个人隐私泄漏等。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的麻策律师认为,《电商法》在这个时间点颁布和实施,也是受到去年诸多热点的影响。


在他的印象中,从2014年开始,《电商法》就已经进入筹备期,其后共经历了3次公开征求意见和四次审议。这是极其罕见的现象,通常其他法律一般只需要通过12次审议。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于,《电商法》之前推进的速度很慢,基本都是每年公布一次审议结果,但今年6月份公布三审稿后,突然就开始提速,且8月底正式通过的法律条文与三审稿还发生了很大变化,主要是结合那几个月的热点又做了完善。他说。


现在,《电商法》明确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组织,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这意味着只要是通过电子商务展开经营活动,都被纳入了监管范围。


《电商法》对微商和代购的具体影响是?

强制工商登记

首先,《电商法》对经营者的工商登记义务做了明确规定。虽然这并非首次——2014年,由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局务会议审议通过的第60号《网络交易管理办法》的第七条就提出从事网络商品交易及有关服务的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工商登记”——“但当时是一个原则规定,法律并没有强制要求所有卖家都进行市场登记,麻策解读说,现在注册登记具备强制性和法律效应。


部分电商平台已经出台相应政策配合此条法律的落地。


赵雅漾是韩国留学生,也和王晓明一样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店铺卖韩国饰品,但不一样的是,她打算“继续做下去试试”。《电商法》通过后,她的卖家后台不时会收到淘宝弹出的小窗通知,“主要是说根据新法规,淘宝未来会出台一些调整,让我们慢慢等待,一开始没让我们强制办理营业执照。”直到12月15日,淘宝宣布淘宝店工商电子营业执照网上业务已经进入运营状态,,赵雅漾也顺利申请到了执照。


目前很多淘宝店主都已经申请了执照并且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但尚未在淘宝店的显著位置公示。12月30日,拼多多小二也在商家群里解答了一些商家关于《电商法》的疑问,称能够为商家提供网络经营场所证明,协助他们登记。


另外可以肯定的是,一些想要继续免费利用社交媒体流量红利的微商可能会越来越难做生意。王晓明很早就察觉到微信平台在对微商采取“限流”的举动,“有时候刷朋友圈刷不出微商的消息,只有点击进入对方的朋友圈才能看见。”且微商们并不具备可以展示营业执照的店铺,已经违反了《电商法》的相关规定。

纳税

除了需要办理营业执照外,《电商法》第十一条规定堪称对代购和微商形成“震荡”性质的打击,主要内容是“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


私人代购一直属于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2014年,海关总署“56号文生效,指出未经备案的私人海外代购将被定位为非法。王晓明自己也知道其实代购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只是在于是否会被海关查到,尤其《电商法》对纳税做强制规定后,不仅经营利润会变薄,纳税时需要上交的明细单又暴露了自己过海关时逃税的行为了,前后都会触碰到法律规定,她说。


赵雅漾显得稍稍淡定些。她认为自己的优势在于所销售的商品订单都是价格在100元左右的小件,且《电商法》中还没有明确规定具体的纳税办法,身边的人都在等,大店也不恐慌,我是小店更不用恐慌,就算要交税,那大家都要交,只是再拼价格战可能没有优势了。


王晓明还向《第一财经》杂志表示,其实微商最害怕的不是交税,而是过去为了推广营销所使用的虚假宣传方式不奏效了。据她了解,身边很多从事微商的朋友抱怨点在于无法再对订单做PS处理,虚报销量了这是微商营销的一种常规手段,但未来交税都要通过明细核对,而这些流传出来的截图都会成为证据,一旦对不上,也是触犯了法律的事。王晓明说。

中文标签

除了以上两条明文规定外,王晓明还存在一个隐忧。近期网络上流传着的一个说法是,“没有中文标签、不是国家认监委认证工厂生产等奶粉保健品之类商品不得销售”。但麻策认为不用对这个问题太过恐慌。


麻策解释道,其实在《电商法》通过后,在201811月底,六部委又发布了《完善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监管有关工作的通知》,其中又对跨境电商的相关规定作出补充,例如跨境电商企业履行对消费者的提醒告知义务,会同跨境电商平台在商品订购网页或其他醒目位置向消费者提供风险告知书,消费者确认同意后方可下单购买相关商品直接购自境外,可能无中文标签,消费者可通过网站查看商品中文电子标签等,这些补充细则就很好地与《电商法》中的相关规定衔接起来了,麻策说。


但他补充了一点,补充细则目前仅是对跨境电商起到作用,淘宝卖家或者微商能够借鉴,但是否适用存在一定的模糊性。能够确认的是,如果通过跨境电商销售无中文标签的商品,在提前告知买家风险并具备电子中文标签的情况下,是能够被允许的。

平台将承担更多责任


《电商法》除了对电子商务经营者提出要求外,也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提出了更高要求。麻策认为,从目前的条文规定看,平台明显将承担更多监管的责任,新法也会对平台的数据造假、隐私泄漏等问题起到一定的治理作用,“比如,《电商法》中明确提到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按照规定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报送平台内的经营者信息,过去这些都是平台的商业机密,并且也存在虚报的可能,之后数据会更加真实。”


《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的好时光要终结了?|YiMagazine

《电商法》对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提出了更高要求。


《第一财经》杂志在《电商法》实施后第一时间向采用买手制的跨境电商洋码头求证未来的政策,其官方回复称,目前已经组织平台上的买手商家团队学习相关法则,积极督促完善落实相关规定,同时也收到了一些实操方面的反馈。阿里巴巴也给予了类似的回复:阿里巴巴平台一贯重视合规性,一直以来都按照严格的标准进行平台治理。


虽然两个平台目前都对媒体打哈哈,但未来政策层面对它们的监管一定会更加严格。


可以预见的是,短期内可能会有一批不合法的商家遭遇淘汰。在采访王晓明和赵雅漾的过程中,她们都共同提到了一点,认为未来能够在《电商法》中“活下来”的代购,可能是已经、或者即将成立贸易公司的大型代购商,而靠销售假货谋取暴利的卖家必然会在此次法律出台和后期执行中出局。


此次《电商法》可能会让很多中等规模的代购放弃生意,而聚拢到大代购那里,他们成立公司后虽然需要交税,但能够依靠走量赚钱,且也有资金实力租用由海关批准设计供进出口货物存储的保税仓库,这样就变成了正规代购,货品也都经过了检验。但对于规模中等的代购来说,开公司压力很大。赵雅漾说。


行业或许会在法律的指挥棒下愈发公平,但对消费者而言,这意味着今后可能无法再像过去一样以低价买到海外商品,因为商家被压缩的利润和被提高的成本最终还会以提价来平衡。


至于价格优势丧失之后代购的生意还能怎么做,市场的问题相信最终会由市场自己解决。

(应采访对象要求,王晓明与赵雅漾均为化名)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的好时光要终结了?|YiMagazine


刘娉婷

关注快消和职场,联系

liupingting@yicai.com


《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的好时光要终结了?|YiMagazine


《电子商务法》正式实施,代购微商的好时光要终结了?|YiMagazine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