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读:糖尿病|前期糖尿病扩大范围成全了谁的利益?(下)

自媒体 自媒体

|必读:糖尿病|前期糖尿病扩大范围成全了谁的利益?(下) [原创文章:www.666j.com]

欢迎个人在朋友圈转发分享 [原创文章:www.666j.com]

如需平台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专家直言不讳说扩大"前期糖尿病"范围其结局是医生、临检公司、制药公司、设备商,甚至基层诊所和医院都是“获益者”

那么,受害者是从健康的人转变为患者的平民百姓。他们成了病人角色。他们必须接受定期检查和预防性治疗,最关键的是花费相当高且持久。难道这不值得反思吗?

<接上期>|必读:糖尿病|关于'前期糖尿病'的来龙去脉,福兮祸兮?(上)


药物选择

有科学争议是正常的。与此同时,药企也在竞相填补ADA”前期糖尿病“扩大范围所带来的刚需。

在NIH临床试验注册网站上(www.ClinicalTrials.gov)已经列出了100多种药物、营养剂和其他针对”前期糖尿病药物“的临床试验,包括胃束带等五花八门装置。

药企、ADA和其他机构已经资助了至少10类药物临床试验,希望借此机会分一杯羹(前期糖尿病预防治疗)。

然而,到目前为止,美国FDA尚未批准用于”前期糖尿病“的药物或装置。审评批准时间表仍然模糊不清,因为FDA也还没弄明白所谓”前期糖尿病“的治疗指征或目标。

国际糖尿病药物制造商Novo Nordisk医疗官Todd Hobbs博士认为:关于前期糖尿病治疗目标,应当考虑能否延迟发生”糖尿病“,其次在一段特定时间内,患有”前期糖尿病“的人服药后患上2型糖尿病比例是否减少?

Hobbs博士认为FDA最终会选择一些可验证的标准。显然,“前期糖尿病”已经成为一个大众健康关注问题,肥胖症人数的剧增正在推动着对这一问题的关注,所有利益相关方都感觉必须做点儿什么。

同时,医生们也在考虑如何治疗”前期糖尿病“,越来越多的药物被批准用于糖尿病或肥胖症,但不是”前期糖尿病“!这就让很多基层医生和正常人感到困惑了。

2007年,ADA开始推荐二甲双胍作为一种相对安全、廉价、长期的选择,用于患有糖尿病和具有糖尿病f风险因素的”前期糖尿病“正常人。2013年,ADA与其他倡导预防糖尿病的机构一起推荐了更强、更贵的药物选择。

虽然ADA不明确鼓励使用除二甲双胍之外的任何其他药物预防性治疗”前期糖尿病“。但自2013年以来,ADA相关”指南建议列出各种治疗糖尿病和肥胖症药物,据称会降低糖尿病患者的糖尿病发病率(逻辑上出现了前后矛盾)。

ADA提醒医生们要考虑“医疗成本、副作用和持久性等问题”,但并不像过去那样建议不要开处方药物给予预防性治疗了。


服用药物通常要持续多年


WHO有关负责人Gojka Roglic博士表示:一些医生正在根据ADA推荐的药品名单上尝试新药选择。

例如,2018年,《柳叶刀》刊发了一项观察性临床研究。研究者调查了南加州社区基层医疗机构中222名“前期糖尿病”患者,他们均接受了ADA 的A1c量表测试,被确诊为“前期糖尿病”。他们被给予两种或三种治疗糖尿病的药物。显然的结果是他们的血糖均略有所下降和得到了控制。

任何用于前期糖尿病的药物都需要服用多年,甚至一辈子。因此,必须权衡这种真实益处,以防过度持续治疗的潜在危害。


由日本武田制药公司开发的吡格列酮是一种降血糖药物,其标签上标有“黑匣子”副作用,警告充血性心力衰竭的风险,以及增加骨折和癌症风险。

Exenatide(英国Astra Zeneca品牌药Bydureon)也有降低血糖和抑制食欲的作用,但也注明了诱发甲状腺癌的黑匣子警告。利拉鲁肽(由Novo Nordisk,商品名Victoza)也有潜在致命副作用的警告。

对“前期糖尿病”用药问题日益重视,部分原因是其带来的潜在风险迫在眉睫。Roglic博士甚至质疑“服用糖尿病药物治疗”前期糖尿病“可能的结果是风险大于获益。


经济利益冲突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