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自媒体 自媒体

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本文来自:www.666j.com]

来源 :36氪(ID:wow36kr)

[好文分享:www.666j.com]

作者:张雨忻 杨轩 李洋

排版:Gwyneth



若干年后我们再回首,2018将成为中国商业的里程碑。越是低谷,越能看到创业者是何种人类。



11月中旬,ofo创始人戴威再一次在全员大会上强调:“公司不会倒闭。”


起码,他自己正竭力避免它成为现实。自从10月突然卸任公司法定代表、将位子交给原供应链负责人以来,他一直在四处寻找破产以外的任何救命方案。


同一时间,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正在微博奋战,疲于“辟谣”。


他刚刚结束了一场“没有手机新品”的发布会。“锤粉”没有像往年一样把现场挤得水泄不通,甚至没有把座位填满。更糟糕的是,“资金链断裂”的传闻再次袭来。


“公司的确有危机,请给锤子时间。”面对铺天盖地的嘲笑、怀疑,这位曾经骄傲的创业者发出了求救。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幸运和时代造就英雄。


长达10年的移动互联网高速增长期催生了多家超级独角兽公司。在36氪评选出的2018“新经济之王”榜单(将于近期公布)中,绝大多数公司出生于这十年间。


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中国的超级独角兽公司均诞生于2010年之后)


然而,草根创业的高速列车停止在2018年。


一年还狂飙突进的共享单车、无人货架,在这年的开始就猛然急转直下。风光一时的无人货架创业明星大幅裁撤点位和裁员,乃至“全面转型”。转过春节,摩拜就被推上了出售的谈判桌,一直坚持独立的ofo命运多舛,到了年末,反衬出早早卖掉的摩拜何其走运。


这真是不好过的一年。


在宏观环境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沙滩上的裸泳者越来越多。P2P爆雷、长租公寓爆雷、九鼎跌落,币圈也没钱了……融资变得艰难,风口转瞬即逝,投资狂潮造就的创业公司高估值,没有获得二级市场的广泛认可,估值倒挂的现象直接导致大量公司因融资问题难以为继。


36氪通过问卷调查等形式采访了100多位创业者,聆听他们真实的故事。


若干年后我们再回首,2018将成为中国新商业的里程碑——全民创业10年大潮,影响中国商业和社会形态至深;在高速增长的另一面,则是狂欢之后的狼狈。


陷入低谷


“极端的痛苦,像极端的欢乐一样不能经久,因为它过于猛烈。”——《巴黎圣母院》


从1个漏接的陌生电话,到越来越多的陌生电话,创业者夏塶均感到事情不妙:“催债的”来了。


这位创业者的生活正陷入周而复始的困局,“现在每月要还20多万,每天十几个催债电话,还有直接找上门的。”这让夏塶均整日处在惊惶之中,他不敢接电话,甚至不敢早回家。


为了研发模拟经营类游戏“gogo小镇”,夏塶均已经孤注一掷,背了500多万的债务。为了养活20人的团队,完成游戏开发,他想尽了各种办法,包括过去两年和妻子分别以信用贷款的形式从十几家银行和小贷公司借出了300多万。


祸不单行。今年游戏版号发放暂停,夏塶均强撑了几个月后,发现自己唯一的出路是改为做免费游戏,但这意味着还要追加100多万研发费用。当时,夏塶均原本有一笔70万的贷款银行已经批下来,但到最后就是不放款。时值7月P2P发生爆雷潮,银行变得谨慎起来。


与36氪聊天时,他的借呗和微粒贷都已经逾期,连用手机付一杯咖啡钱都不能够了。


负债累累的还有林海。只要遇到强光,他的眼睛就止不住流泪,他对36氪说,这是因为最近睡得太少,每天奔波在为公司“想办法”、找钱的路上。


作为在移动互联开始时就创业、融过三四轮的创始人,虽然在行业里排不进第一第二,但直到去年还有BAT投资部对他表达了兴趣。可随着今年融资环境急剧变差,从年头找到年尾,好不容易新老股东一起帮忙,找到一家山西的资本愿意投资,也因为今年严卡新基金注册,最终没能落袋。


其实,年初已经有一波供应商上门来集中讨债,不肯延长账期。他四处借钱,最终只得抵押了自己的两套个人住房,偿还了2000多万元的债务。即便如此,债依然没有还完。


资金链变得空前紧张之后,他砍掉了今年几乎所有的市场投放,一个月的投入只剩下“大概十几万”,而此前,这家网站一年的市场投放在几千万元。相应的,公司今年的交易额也变得“比去年少了一大半”。


卓然影业的创始人张进原本觉得顺风顺水,一直是“快速往前走,这(个资源)也有,那也有”,甚至离IPO也一度只有一步之遥。但到今年年中,这家账上总是能有小几千万现金流的公司,资金链忽然绷紧。


一是因为应收款出问题,上下游没钱了,“长的已经拖了一年半两年了,好几个项目都是在快要结账的节骨眼上,赶上突然变冷。”而原本答应给他提升授信额度的银行(从2000万提到5000万)也转变了态度,一直拖着不提,说“再等等”。


卓然影业原本是行业里付账很快的一家,半个月一个月就付款了,但现在也要给上下游拖账期了。同时,项目量减半,还主动放弃一些非常好的发行项目,最让张进揪心的是,反悔了一个已经口头承诺了对方的项目,只能跟对方道歉,“对不起,确实没钱了”。资金绷紧后,我们的财务计划不能出一点错,出一点错就要出问题。”


“我们尚且如此,同行只会更惨。”张进一个同行的影视公司,“去年估值还有20多亿,现在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只能等之前投的几个项目上映,看看能不能有点回款,如果项目黄了,公司就死透了。”


一家上市P2P企业的员工最近工作量几近翻倍,因为公司业绩下滑得厉害,从市面上吸引不来钱,“资金端现在每个月只能完成原定KPI的一半,”该公司员工告诉36氪,连每年底都要做的投资者大会都取消了,“部门的人一半都被开了”。


“失业”,几乎成了2018年笼罩在所有人心里的阴霾。在36氪与清华大学全球化研究中心、民智国际研究院共同发起的《创业者生存现状调查》中,29.41%的创业者为了抵御寒冬,决定“减少招人,或不再招人”。而已经有过裁员行为的公司,占比达到四成。


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曾经的明星独角兽公司ofo则正陷入严重的债务危机:欠供应链款项超过10亿人民币,并被自行车厂上海凤凰因6800万欠款告上法庭。在资本充裕时期,“烧钱”对新经济公司是常态,只要融资能补上就行。但是,ofo在今年3月称马上将完成的一笔融资,直到现在也没有进展,曾激烈抢夺它的阿里和滴滴,今年下半年也都失去了兴趣。


假如把时钟拨回到一年前,戴威也许会重新把握机会——早一步探索盈利模式,而不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于投资人和融资。他在全员大会上如是说。


一家MCN公司里的员工去年被区块链公司以2倍甚至3倍的薪水挖走,可一年过去,“当初从我这两倍薪水挖走的人,现在降薪降到还不如之前在我这的时候。”随即这位创业者又说:“我们现在也招不起人了,没裁员没降薪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2018年,创业者面临的大部分问题几乎都可以归结为三个字——钱没了。调查显示,19.61%的创业者在担心“后续融资跟不上,撑不过寒冬”,而15.69%的创业者已经“账上快没钱了”。


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上下游没钱了,信贷机构没钱了,风险投资人也没钱了。


“今年3月开始,中国社会出现了6个很严重的现象,”清华经管学院教授魏杰总结说:


  • 中小企业的成本和资金压力大;

  • 企业违约、到期没法还债;

  • 非银行金融机构爆雷,大量出问题;

  • 股市非理性下滑;

  • 投资人比较恐慌;

  • 人们感到迷茫。


钱都去哪儿了?


“当我们奔跑的时候,世界属于我们。”——《麦克法兰》


好日子似乎就在昨天。


过去几年,不少创业者在市场的高涨情绪中高歌猛进,反衬出2018年的“大降温”。


张进2014年刚创办卓然影业几个月,就有上市公司来想收购。他拒绝了,但投资方锲而不舍,2015年改为投他的天使轮,还主动把公司估值从3000万人民币抬高到了4000万。


天使轮做完仅半年时间,第二轮融资就启动了:公司估值翻5倍,涨到2亿。这年卓然影业利润才100万。


连张进自己都觉得市场太疯狂了。2016年谈第三轮时,卓然影业还是用那100万年利润去谈的,但一家大基金周五跟张进就只谈了一个小时,过了一个周末就出了投资意向书,“没有砍价,没有任何条款上的质疑。”估值4亿,相比不到两年前的天使轮翻了10倍。


2015年是股票市场的高点,也是影视圈最烈火烹油的一段日子。只要注册一个影视公司,就可以谈融资、收购、甚至上市。于是,这个圈子迅速挤进了两万家公司。


可到了2017年下半年,一条传言在圈内不胫而走:证监会出于对影视股泡沫的警惕,将收紧影视公司的IPO和并购口径,“影视、娱乐、文化类再融资项目全部劝退,并购重组也劝退。”这让筹备上市的影视公司猝不及防的按下了暂停键。


过去几年的疯狂,催生了一批粗制滥造的影视项目,最后赔得血本无归。行业里公司负债高的公司不少,有的可能高达100%,有的是创始人都抵押了房产,一旦业绩不佳,公司倒下,必然连累他们的上下游。而叠加上市退出通道堵死导致的投资人撤资,双重夹击下,骤然全行业资金紧张。


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急功近利和人造风口,迅速透支了投资生态。


根据清科统计的“2009—2017年VC支持中国企业境内外上市平均账面回报”,VC们的账面回报自2013年达到“23.3”的历史峰值后一路下滑,尤其是在2015年之后,回报率已降至个位数,而这恰恰是VC机构暴增的几年。


市场并不需要两万家影视公司,正如市场也并不需要两万家VC和PE。


2017年夏末,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涂鸿川刚刚签下一个LP,离开时对方给了他两条提醒:“市场上的钱很快会变少,募资上不要把战线拉得过长,尽快关账;出手案子手速可以慢一些。”


这位LP的的忠告被迅速验证。2017年11月,被称为“史上最严资管新规”的征求意见稿公布,此前数月,行业人士们已经感受到基金审批在变严变难;2018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出台,防控金融风险——中国负债已经处于高位,今年第一季度的政府负债+企业负债+个人负债加总已经占GDP总量的250%。


这直接影响到了VC/PE市场——原本由银行通过理财资金错配和结构化配资流入一级市场的钱被瞬间切断,而银行系统本是一级市场的主要资金源,占比可高达80%。本文开头,林海找到的山西资本无法注册新基金,并进而投资他的公司,便与此有关。


再加上今年中美贸易摩擦,加速了股市下跌,这进一步影响到了VC/PE市场和创业者的命运。


“国内经济放缓、中美贸易摩擦等问题,改变了国际上一些长线投资者投资模型的顶层假设。”金融从业者兼专栏作者大卫翁对36氪分析说,中国本来被当作全球增长的引擎和代表,全球资本都会投资中国,但中美摩擦,会导致国际投资者们想“先撤离,看看再说”。


36氪查看了沪港通资金的流向,大批资金流向内地的趋势从9月开始发生变化,并且在10月8日达到高峰,单日资金流出高达73亿元。


股票市场从年初的上证指数3587点高点,在10月跌至最低2449点。上市公司股价萎靡,这使得上市公司大股东们不仅不再敢大量质押股票去投资,甚至为了补仓、保住自己已经质押的股票,不得不把资金从其他市场上抽回,包括一级市场。


今年港股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即使明星如小米、美团也通通跌破发行价。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这逼迫VC和PE重新审视创业公司们价值几何。


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对36氪说,上市、直面股市投资人让他意识到,很多未上市公司觉得自己业务很值钱,但资本市场可能根本不买帐,“只不过是你自己的妄念。”


但真要说中美贸易摩擦造成的影响,其实是信心。相比十年前,中国如今出口占GDP的比例,已经从30%降低到15%,贸易顺差比重从11.3%下降至1.3%,贸易摩擦能对中国经济造成的伤害已经大大下滑。但“没想到心理影响着么大”,清华经管教授魏杰说,这导致了股票市场的非理性下跌。


“信心是黄金,”大卫翁说,“这个寒冬更多的不是企业运转真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信心出了问题。”


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约有82%的创业者目前正处在“需要融资”的状态,其中,40.2%的创业者已经“资金吃紧”,近一成创业者在等一笔“救命钱”。


信心与心态


“真正的恐怖,既能令人们感到厌恶,同时又能吸引他们。”——《艾德·伍德》


LP对一级市场的信心也大大受挫,基金被”放鸽子“的事正变得越来越多。


一家VC原本在年初已经谈好了一笔10亿人民币的募资,资金来源便是二级市场,但因为LP的公司最近股价一直在跌,他的投资风格立马保守起来,这笔募资款也就没了下文。


另一家PE更惨。“今年过完年就一直在做一家估值超过百亿的公司的新融资,没想到项目方这边没问题了,最后LP竟然临时撤资,我们白忙活了三个月。”该机构的投资人聊起这件事时依然难掩失望。


投中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的VC/PE募资规模折合341.12亿美元,同比骤降了74.59%。三季度,基金们的目标募资规模同比骤降近8成。不少近两年才开始成立的新基金,第一期往往就是最后一期。


连一向出手阔绰的腾讯投资,在腾讯股价下跌4成之时,都开始收紧“钱袋子”了。


36氪从多个信源处得知,从今年下半年起,对于与业务弱相关的项目,腾讯投资几乎暂停接触,已投项目因不符业务需求跟投停滞。“腾讯投资并购部手头在做的,都是现有被投公司的合并、增持,完全没在扩张新的领域。”一位财务顾问告诉36氪。但对于以上说法,腾讯投资予以了否认


某种程度上看,今年7月开始的P2P雷潮,也跟金融紧缩和经济大环境放缓有关,因为这导致了大量本就脆弱的民营企业资金链断裂,那么借钱给它们的P2P平台自然难逃一劫。


7月31日,P2P公司“草根投资”发出公告称,有几家核心借款企业逾期了,金额上亿,而这几家企业都属于正摇摇欲坠的阜兴系上市公司。员工夏倩一打听才知道,公司前两个月已经在用自有资金给提现的投资者做垫付了,金额高达7亿。为此,“老板都亲自出去借钱了,甚至找了一套南通几百万的房产直接兑付给用户。”


“7月底出事之前我们没看到一点征兆,公司的现金流一直不错。”草根投资前员工告诉36氪。草根投资是杭州排得上第二阵营前列的一家P2P公司,累计投资总额达到800多亿,贷款余额97亿,规模不小。


2018年夏天,整个P2P行业陷入了一场集体失控。草根投资所经历的闹剧绝不是孤例。据不完全统计,仅7月份,爆雷的平台数量就达180家。在这场旋涡之中,宣称上市系、国资系的平台也未能幸免,且某些P2P平台就是上市公司用来吸纳资金的工具。


从总资金规模看,P2P爆雷并不算大,但对普通人的信心上却有一击。


种种迹象,让VC变得非常谨慎。泰合资本董事梅林透露了一个数据:2018年,投资意向毁约风险从去年的10%飙升至50%,两个TS(投资意向书)里就有一个可能不会投。并且,资本也从愿意支持创业者烧钱扩张,转变为要求创业者自己造血、盈利。


2018年,无人货架的风口骤然停止,从去年的狂飙突进,到今年初大批创业公司寻求被收购,也是这种心态变化的产物。


范韶伟在2017年4月成立便利家仅1个月,就拿到了融资。融资后的第一件事是抢点位。“股东跟我说这个时间点上不要花太多精力打磨产品,得赶紧铺点位,大肆抢夺市场,这样才能快速拿到下一轮。”


这演变为一场资金消耗战,但此后无人接盘。为了把数据做起来,范韶伟开始做“一元便当”的活动,这样一天就要亏大几千块。很快,融资花掉了三分之二。同时业务赚不到钱。竞争导致成本高企,做办公楼场景一直亏损。他今年4月裁员结款时,账上只剩下了5万元。而头部玩家猩便利也传出撤点、裁员的消息,果小美更是放弃线下业务。这真是一个短命的风口。


ofo创始人戴威在2018年3月接受36氪专访时说:“找到自己的造血能力,比我们融多少钱都要更踏实和有信心。”


调查显示,寒冬来临时,54.9%的创业者开始相信,“保证现金流”是最紧要的一件事。


2018:创业黄金时代结束的一年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