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自媒体 自媒体

季播剧《沙海》在昨天晚上迎来了大结局,你看了吴邪和黎簇最后的战役吗?

[本文来自:www.666j.com]


[转载出处:www.666j.com]

或许《沙海》对我们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网剧,更是一点一滴尝试的累加。尝试中当然有失败,也有经验。但每一小步的尝试,都因为你们的支持和鼓励变得愈发坚定。


这个夏天,那个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叛逆少年,历经磨难与生死,已然蜕变为可以独当一面的黎簇。我们则在他和你们的身上,看到未来盗墓笔记宇宙更多的可能性。


故事从未完结,期待与你的下一次相逢。


随着沙海大结局的来临,我们的活动也接近尾声,距离投稿截止时间9月16日24:00还有不到7小时了!


希望太太们抓紧最后时间,产粮投粮,你们一直爱,小编一直在~


三期图文选刊来袭,快来pick你最爱的作品吧!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命题图文大赛



图画&文稿展示 第三期


文稿作品编号No.9小树林

投稿人:张起灵的腿毛


苏万第一次碰见杨好,是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

那天晚上很黑,苏万一边喝着饮料一边为了追女神沈琼的事情发愁,走着走着就走到小树林。

“我去…这么黑,会不会见鬼啊?”苏万一口喝完了剩下的饮料,把易拉罐揉成一团往小树林里一扔,转头赶紧走。

结果脚下一步还没踏完,就听到小树林里传来一声“操!”然后易拉罐又被扔了出来。

“??!!”苏万眼睛睁得双眼皮都差点看不见了,“真见鬼啊?”

苏万拔腿就想跑,被树林里的鬼大喝一声:“站那儿别动!”

杨好气势汹汹地从树林里走出来,脸上还挂着彩,今天跟人打架打输了,对方人多还带家伙。

“干什么呢你!砸到我了你知不知道!”杨好上去指着苏万鼻子就骂。

苏万一看是穿校服的,松了口气:“大哥,对不起啊大哥,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啊!你…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哟呵!你小子够识相啊?”杨好歪嘴笑了笑,推了苏万一把,“小子你叫什么?”

“苏万!我叫苏万,”苏万看杨好不像要打他的样子,讨好地凑过去,“大哥,大哥你看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们加个微信,我给你发个红包,你看行不?”

“行!怎么会不行呢!你大哥我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吗?”杨好掏出手机。

苏万熟练地给杨好发了个红包,笑嘻嘻地问道:“大哥你叫杨好啊,那我以后就叫你好哥吧!”

好哥?成,听着还像那么回事。

杨好点点头,勾着苏万的肩膀往外走,打架挂彩的不爽散了不少。

可惜————

“哎,好哥,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啊?”

“…………”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个……男人身上总要留条疤你懂不懂!”杨好瞪了苏万一眼。

苏万歪头了想:“不对啊好哥…今晚那个2班的刺头不是约了场子打架吗?哎你是不是去跟他们打架了?”

“我…!”杨好气结,“你好哥我那是去除暴安良!”

“哦——”苏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就是除暴失败被对方打伤了呗!”

“你!”杨好气地扬手就要打他,苏万连忙哀嚎着躲开。

“好哥,前面有烧烤摊,我请你吃烧烤吧?”

“好啊,”杨好一口答应,顿了顿又拒绝了,“哎,今晚算了,下次吧。”

今天早上奶奶叫他早点回去。

杨好跟苏万道了别,收了苏万的红包,哼着口哨去水果摊买了点香蕉。

奶奶的牙只能吃这个了。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文稿作品编号No.10 便宜伙计

投稿人:王甜甜


大学毕业后,三叔要给我我一间古董铺子:“小邪啊,送你一间铺子,咱自己当老板,省的再去外面面试找工作了。”

其实刚开始我是拒绝的。

真是笑话,,我吴邪,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的建筑系高材生,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过小偷,抓得了小强,难道会愁找不到工作?

但我的态度在看到那个转让合同上铺子的地址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逆转。

居然是一间西湖边的铺子!这么好的地段,恐怕光靠卖茶叶蛋就能赚得盆满钵满,从此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不再是梦想!

三叔以为我不满意,作势就要收回合同:“不要算了,我也不勉强,毕竟……”我急忙打断他:“别啊三叔,”顺势压住那张命运的小纸“我最喜欢卖古董了。”

炎炎夏日,我坐在树下的破摇椅上,摇着一把大蒲扇,看着波光粼粼的西湖,不禁感叹人生真是惬意。就在我摇摇欲睡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老板你好,我叫王盟,”他小心地指了指我前几天贴在门外的招聘广告“还招人吗?”“月薪八百。”“没问题,包吃包住就行。”

几天后,在第n次看见我这个便宜伙计专心致志地……玩扫雷的时候,我终于忍无可忍,随手团了一团纸向他砸去:“工作时间不许玩游戏!”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文稿作品编号No.11梦中人

投稿人:怀迟


1

“小吴,你找这住宿的地方靠不靠谱啊?怎么还有小姑娘?”我看了眼吴邪,像这种偏远地区拐卖人口还是挺严重的,我们怕不是进了狼窝。

吴邪似乎是翻了个白眼,道:“这是阿贵的两个女儿,想什么呢?”

我笑了两声,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瑶族姑娘水灵水灵的,尤其是那个小女儿啊,啥妆没化都比得过城市里浓妆艳抹的女孩儿。

那个姑娘好像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回头朝我笑了一下。

“胖老板,我们家环境还挺好的,你放心住。”

“放心,当然放心!怎么可能不放心!”

这小姑娘还真单纯,也不怕我们是坏人。

2

云彩穿着这身瑶服还挺好看。

我扯着她到镜子前坐下,跟她聊着:“以后吧,你嫁给我,我一定对你好,你要是不想待在这寨子了呢,我就带你回潘家园去,那边可好玩了,吃的也多,看看我这神膘就知道了。”

她就这么静静的听,眼睛里像藏着星星。

“你要北京呆腻了,胖爷我就带你去杭州,天真和小哥都在那边呢,西湖边上的糖醋鱼可好吃了,到时候咱就让天真请咱们吃。”

云彩坐在椅子上晃着腿,“好啊,我都记着,你可说话算话。”

“行,等到时候啊,我带你回潘家园,再风风光光的大办一场婚礼,你喜欢白色的婚纱还是红色传统的?爷我都给你订。然后再把胖爷道上的朋友都请来给你认识认识,以后出门就没人敢欺负你了。”

等回北京啊,那婚礼一定要大办。让道上的人都看看,胖爷我的媳妇,有多漂亮!

3

“胖子,胖子!”

我一个哆嗦坐了起来,天真吴邪同志正拧着眉毛站在我跟前。

“怎么了?着火了啊这么急?”

“叫你半天没见你应一声,就出来看看,去吃饭了。”

我伸手抹了一下眼角,“行,等胖爷我在梦里跟云彩把婚给结了先再去。”

就算是梦也挺不错啊,至少还有梦。

云彩啊,你在那边过得好么?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文稿作品编号No.12

投稿人:余霜微寒


胖子在厨房做饭,小花在房间里记账,黑瞎子在院子里练功,闷油瓶靠在躺椅上打瞌睡,小满哥在和邻家的狗打架……

虽说已经立秋了,可今天还是很热。

不知道长白山下雪了没?

“开饭了,开饭了!阿花,实不相瞒,今天每一道菜都加了蒜。”胖子喊道。

“都说了我不吃那玩意!胖子你故意的吧!”小花怒道。

“阿花,挑食是不对的。”胖子说道。

小花无奈扶额:“我真的不叫阿花。”

黑瞎子从旁边冒出来:“待会叫小满哥去后头山上抓只鸡。”

“不行,”我马上否决,“小满哥不是用来给你们抓加餐的。”

黑瞎子不知从哪里拿了块毛巾擦汗。我定睛一看,是小花用来洗脸的。

小花显然也发现了:“瞎子,你他妈把老子的毛巾放下!”

黑瞎子把毛巾扔给小花,小花立马嫌弃地把毛巾丢开。

“喂,你们还吃不吃了?”胖子嚷嚷道。

闷油瓶已经把饭盛好了。

几个人在桌边坐下,闷油瓶把筷子递给我们。

胖子往杯中斟满酒:“今儿胖爷我看了下日历,发现咱小哥正好从门里出来三年了。这可是件大事,要好好庆祝下。来,喝酒!”

“诶,天真,你就别喝了。”胖子挡住我去拿酒杯的手。

“没事,就喝一点。”我说道。

“干杯!”

“干杯——”

已经十三年了啊。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图画作品编号No.6

投稿人:鹑荼特别的蠢


张海客与张起灵的第一次相遇

那个孩子抬头望着天,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又或者他的眼中其实什么也没有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图画作品编号No.7

投稿人:铃瑶阿瑶铃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图画作品编号No.8

投稿人:梨园里没有梨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图画作品编号No.9 书中人

投稿人:二百春秋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图画作品编号No.10吴三省与文锦的初相逢

投稿人:江拙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夹喇嘛|第五届“哪位太太”杯图文大赛·第三期图文选刊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