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尿毒症,祸害活千年

自媒体 自媒体

好人尿毒症,祸害活千年 [本文来自:www.666j.com]

文/六神磊磊
[好文分享:www.666j.com]

金庸老爷子曾说过:最盼望好人能有好报,可实际有时不是这样,好人往往没有好报。


老爷子说话真是好准的。《民主与法制时报》等日前报道,当年揭出聂树斌案真凶的警官、原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郑成月,因为执著揭错案,十年来付出沉重代价。他一度被调查六个月,工作岗位又遭离奇“出脱”,赋闲靠边站多年,,一直没个正式说法。现在他疾病缠身,得了尿毒症等9种病,困窘不堪。


聂树斌冤案平反,郑成月是关键人物。真凶王书金就是他经手抓到的,“杀错了人”也是他最早发现和踢爆的。当初多亏了他执著地要纠正聂案,不然媒体也不会知情,这事也不会捅出来。


就因为这事,十年来他付出了沉重代价。2005年3月,案子被公开报道出来;到8月,他就忽然被人举报是“特大犯罪分子”,调查组查了他6个月。后来又不让他当副局长,说是“给年轻人让路”,收了他的办公室。


到现在都快过去十年了,上面也没正式宣布他被免职,警察资格也未取消,甚至连退休手续都没办,稀里糊涂没个说法。


好人尿毒症,祸害活千年

图:《民主与法制时报》


郑成月是不是一个好人?肯定是。也许他爱抽烟,他脾气不好,有这个那个毛病。但他就是一个好人,大大的好人。


发现聂案冤情的时候,他有一百条理由当懦夫,没有一条理由去当勇士。当时冤案都已经过去10年了,以他当时的身份、处境,把事情捂着盖着,对大家都好;去追查、去较真,对大家都不利。郑成月又不傻,官场他肯定懂,不然怎么能当副局长。


就算仍有一丝良心未泯,他也大可以宽慰自己:反正聂树斌人死不能复生;反正聂案又不是自己经手办的;反正自己已经查获真凶,对冤死者也算个暗中告慰,总比那些乱判案的同行强;反正……反正……


人如果要欺骗自己的良心,可以找出无数个反正。


但郑成月没有。他凭着职业的本能,凭着做人的良知,要去纠正案子。我们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白衣飘飘又长着网红脸的职业侠客的,大家平时都是凡人。只要在关键环节、抉择时刻,选择了倒向正义和良心一边的,那就是侠客。


可结果就是,这个好人到现在还没好报。别说副局长,他连副所长都没得当了,贫病交加,每天和尿毒症战斗。


这说明什么?说明当地坏人还在,或者说坏人的气焰还在,坏人的魂儿还在,还没有绝种。


当时有人整郑成月,我理解,坏人要顽抗嘛。可现在接近十年过去,聂案早已经平反了,死人都有了说法了,郑成月这个活人却没有说法。只能说一句话:好人尿毒症,祸害千年


我怀疑金庸老爷子是不是老早就看透了这些,所以才会写出很多类似的故事警醒世人。


你看《射雕》里的那一群坏人,沙通天、彭连虎、侯通海,后来几十年过去,等到再亮相时,他们居然还在那里悠哉地“晒太阳”。而看管他们的好人丘处机呢?已经病得起不来床了,搞不好有可能是尿毒症。


《鹿鼎记》里的陈近南是好人,一生忠义,却被小人郑克爽背后一刀子捅死。郑克爽自己却投降朝廷封了公爵,叫做“海澄公”,让韦小宝气破胸脯。


还有丁春秋,一个作恶多端的大坏人,最后给他的惩罚是关在少林寺里。虚竹十分想不通:我一直行善,最后却不能留在寺里,又打板子又开除。丁春秋作恶多端,居然最后终老少林寺,每天管饭!


所以金庸小说里谢逊骂“贼老天”,个别时候还真是骂得有道理的,广平的这尿毒症真是不长眼。


说一句,“腾讯公益”发起了对郑成月的捐助,到我发稿前费用已经筹满,这里就不转筹款码了。这一篇不开打赏,大家留着去买小人,扎那些渣滓。


可惜金庸先生去世了,不然真想问问老人家:不肯再写武侠小说,是不是被这些不长眼的尿毒症给气的,写不下去了?


往期文章

把“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炖锅鸡汤

好人尿毒症,祸害活千年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