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失去你,但更不想输给你”|研究:亲密关系里的权力游戏

自媒体 自媒体

“不想失去你,但更不想输给你”|研究:亲密关系里的权力游戏 [转载出处:www.666j.com]

“不想失去你,但更不想输给你”|研究:亲密关系里的权力游戏 [原创文章:www.666j.com]


KY作者/隋真

编辑/KY主创们


前些天,我们收到一条留言,留言者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想压伴侣一头,从恋爱起就一直试图在形式上获得对伴侣的胜利……甚至一路延伸到婚姻也是。我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就是想赢过伴侣,不然会不舒服。”


两个人走入一段关系,是从“我”成为“我们”的过程。然而,不是所有的伴侣都会像团队一样协作。在一些关系中,两个人会各自为战,在一段关系里抢夺更高的位置。这个现象被称为权力斗争(power struggle)。它让伴侣们把原本可以用在其他领域的精力和时间都花费在和伴侣的竞争上,创造了怨念和痛苦。


那么,为什么人们要在亲密关系中和伴侣争夺权力?是什么让我们热衷于权力斗争?如果想结束这种争斗,我们该怎么办?


“不想失去你,但更不想输给你”|研究:亲密关系里的权力游戏


“不想失去你,但更不想输给你”|研究:亲密关系里的权力游戏


a.你的关系里有权力斗争的表现吗?


很多人并不会意识到自己正深陷于权力斗争中,他们只是觉得似乎自己总在和伴侣吵架,或者总是想对伴侣说“不”。在详细解释权力斗争是什么前,先对照以下的描述,看看自己是不是正在和伴侣权力斗争:


  • 最明显的是,你希望对方一定要按照你的方式来,妥协让你非常不舒服。在一段关系中,难免遇到两个人需求不一致的时候,但你每一次都希望对方低头,遵照你的意思来。

  • 如果让你妥协,你的内心总是无法释怀。你会想要在以后“赢”回来,或试图用不满足对方需求的方式去惩罚Ta。比如,因为对方不同意你的旅游地点,你在第二天拒绝Ta出去用餐的要求。

  • 如果伴侣对你说“不”,你总是怀疑对方的拒绝并非是为了你们俩好,而是因为对你有恶意。你认为对方不同意你的看法是为了赢过你、打压你。

  • 平时,你总是试图证明自己比对方更优秀、动机更好。比如你可能会强调自己比对方好在哪,或是会做更多家务、付出更多,而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对方更爱这个家。

  • 不想让伴侣感到你在乎对方,而是会努力让自己成为“关系中爱得更少的一方”。因为你很怕你的爱会成为伴侣用来威胁你的“把柄”。

  • 你很难对伴侣道歉。你模模糊糊地感到,如果你退让一步,可能以后就得一直退让。或者你很担心自己一旦道歉,就给了对方一个理由羞辱你。


如果你发现上面的描述中,有多条符合你目前在关系中的状态,那也许你正经历着与伴侣的权力斗争。


b.权力是什么?权力斗争又是什么?


伴侣们在争夺的权力(power),指的是影响他人,并且不被他人影响的能力。权力斗争即是围绕权力的争夺,希望自己在一段关系中能更多地影响、掌控他人,或是更少地被他人控制。权力斗争有时表现为主动的、积极的,人们可能用争吵、大吼大叫等方式向别人彰显权力;但有时也表现为被动、沉默的,例如用受害者的姿态强迫对方听从自己的话,不然就指责对方不够爱自己。


那么,在一段关系中,谁有更高的权力呢?简单地说,谁更输得起,谁的权力就更高。一方越是依赖伴侣供给的资源,Ta的权力位置就更低。这里的“资源”不单单是金钱收入,也包括爱、照顾、社会地位等等。依赖或许是双方的,但是彼此需求的权重会不同。可能A依赖于B的家庭背景提供的社会地位,而B也依赖于A的照顾,但A对B的依赖更强,权力位置就更低。


在亲密关系中,权力的不平衡是普遍存在的。在一段健康的关系里,权力不平衡可能会流动,A和B轮流在不同的方面有更大的权力,比如A在理财决策方面有更大的权力,而B在生活方式上有更大的话语权等等;或者,即使有不平衡,但双方都觉得:总体上来说,他们的不平衡是适当的、可以被接受的。权力低的一方并不会因此觉得自己一定要低声下气、作出违背原则的退让,或是因为权力更低而受到身体、精神上的虐待。


权力的不平衡也未必只有糟糕的影响。良性的权力斗争会促使权利地位更低的人试着自我提升来提高影响力。此外,在一段健康的关系里,权力斗争也不会是关系的聚焦点,双方更重视合作共赢而非彼此争斗消耗。但有时,亲密关系中的权力斗争会走向极端,双方将大量时间和精力投入在斗争上,或是不惜伤害对方来获取权力。


“不想失去你,但更不想输给你”|研究:亲密关系里的权力游戏


“不想失去你,但更不想输给你”|研究:亲密关系里的权力游戏


热衷权力斗争的背后,可能有各式各样的动机。


a. 恐惧推着我们争取权力


对权力的渴望,可能源于内心深处的恐惧。通过争取权力,我们得以逃避让我们恐惧的事物。比如,有些人和伴侣争夺权力是为了消除“自己不够好”的恐惧,通过胜过伴侣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们没有办法为自己塑造积极的自我评价,而只能将评价建立在外界,比如赢过他人。而且,他们会将对自己的不满投射到伴侣身上,认为伴侣一定和自己一样,认为他们不够好,所以他们要通过战胜伴侣来扭转伴侣对自己的负面评价,即使伴侣其实并没有那样想。


也有些人要取得权力,是为了摆脱“受他人控制”的恐惧。他们感到一旦自己权力低于伴侣,就会失去自己的“自主性”(autonomy)(Beck, 2016)没办法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此外,有些人之前就习惯压他人一头,他们之所以很怕受制于人,因为他们很清楚被控制的人会被如何使用,他们很怕和对方陷入同样的境地,同时,他们也很想保有掌控权力时的快乐。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B追求A的过程中,A一直处于权力高位,因为B需要Ta的青睐,所以Ta可以让B为自己做很多事。而进入关系后,A感到自己的优势可能消失,但Ta还希望能继续支使B。


最后,赢得权力斗争,是为了消除对“失去伴侣”的恐惧。他们认为只要让伴侣多依赖自己,控制住伴侣的行动,伴侣就无法离开他们,他们就能一直保有和伴侣的关系以及伴侣对他们的爱(和臣服)。但他们没有意识到,这种斗争式的“挽留”反而把对方推远。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