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自媒体 自媒体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转载出处:www.666j.com]

谋大人:

[本文来自:www.666j.com]


在新德里的最后一个晚上,,Zen约我出来喝酒,地方选在当地一家很有名的酒吧,宝石蓝色的宫殿,富丽堂皇的有些不真实。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Zen是我大学的同学,毕业之后进了华为,被外派到印度工作。第一次呆了两年之后,他深深爱上这个国家,回国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又主动请缨外派来印度,一直在新德里待到现在。


我们两个人点了一瓶印度当地的威士忌,喝一口,比起苏格兰的口感要偏甜,也更为顺滑。我问Zen,印度到底有怎么样的魔力,可以吸引他在这里一再久居。


Zen抿了口酒,说:“我知道很多人都不能够理解我的选择跟决定,可是我就是喜欢这里啊。”


他说,他喜欢印度的冲突感,各种宗教的兼容并存,新与旧,富有与贫穷,都在一起,撞击出独特的魅力。


而这种矛盾与冲突撞击出的美,也是我这次旅行对于印度的最大感受。


今天从乌代布尔搭一个小时的飞机我们到了“粉红之城”斋浦尔,从机场开往城市的路上,经过还是印度寻常的模样,破落的铁皮屋子,颠簸拥挤的路,看不出哪里有粉红之城的模样。


直到开到城市,才懂了这名字的由来,居然真真正的是一整座城市都是粉红色的。

所有房屋,早在几百年前,就整齐划一的漆成粉色的。无论皇宫天文台还是风之城堡,都是粉红色的。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傍晚的时候,去老虎堡上一边喝着酒一边看夕阳,俯瞰整座城市,那副景象也是美好的。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谋大人,我想起这次旅行之前,你对我选择了印度作为目的地颇有些不以为意,甚至在文章里面你也这样写道: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首先我要更正你对于印度充满偏见的评价,的确,在这个国家的某些地方,是存在着脏乱差的现象,但整体上来说,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又有着现代奢华的国家。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旅行还是久居,其实没有高低之分,你喜欢伦敦的高度现代,也自然有人喜欢印度的冲突与反差,只是合适与否,是个人的选择而已。


amor27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amor27:


既然你提到了“有人去遍地大便的印度”这篇文章,还把一位粉丝的留言置顶啦,那我就不得不来解释一下,顺便羞辱你一下啦。


还记得和美国男朋友在伦敦街头吵架的Alice吗(一起旅行的情侣当街吵架,我??)?我们一行人,围着他们的浪漫史的时候,另外一个姑娘说:有很多白人就是喜欢亚洲女孩,你不是这种人吧?


这位美国小哥,在伦敦的German Gymnasium餐厅说:“虽然我交往过的所有女孩子都是亚裔,但是这和我在种族问题上没有任何联系,这只是我的一种偏好(preference),我和Alice能如此长久也更是因为她适合(suits)我。”


我想,我们对于一个城市的情感,和对一个人是一模一样的。


值得注意的是,这和“尊重”无关,只和你自己的“喜爱”和“适合”有关。的确,像那位粉丝提及的一样,每个国家和地区都值得被尊重,但是,我们当然能有自己的喜好和偏好。


德里斋普尔乌代布尔我也都是去过的,从入关开始,遇到的工作人员,要么就是不耐烦,要么就是不认真,办事效率低下,毫无专业精神——而这是我对一个旅行目的地最在意的地方。我还记得在德里机场飞回浦东的时候,办理登机手续的工作人员一会儿接一个电话,一会儿给他老板处理点事情,结果我办理登机就弄了半小时。


所以我对印度完全喜欢不起来。当然觉得它“遍地是大便”啦——就如同,你不喜欢旅行中大声打电话的工作狂,就翻个白眼给我写信说他是“工作逼”一样(旅行中的工作逼很可怜,还是遭人嫌?)。


这一趟旅途,我们最后一站从爱丁堡去了湖区(Lake District)的温德米尔。


顺便说一下,因为从Oxenholme到温德米尔的火车当天停运了,我们在火车站正焦虑,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爷爷从办公室里出来,带我们走了一小段路,帮我们安排了replacement bus,一路把我们送到了住处,分文不取。看看这专业精神。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除了湖光山色,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彼得兔博物馆(The World of Beatrix Potter)。这个博物馆里把彼得兔完全搬进了现实。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既可以在花园中见到小小的彼得兔,又可以参观小老鼠的厨房,还有林间空地上的小鸭子,你仔细看,还有躲在树上的小松鼠。虽然过了读童话的年纪,但是仍然还是有点感动。


我为什么跟你提这个地方呢,因为博物馆里的一则短片中的一句话特别打动我。彼得兔的作者描述了很多小动物,刺猬在洗衣房,小老鼠在厨房生活,小鸭子悠闲地在草地上,作者无疑在告诉我们一件事情:“One place suits one person, another place suits another. (一个地方适合一个人,另外一个地方,则适合另一个人。)”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德里寄伦敦|地方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合适与否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