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自媒体 自媒体

[原文来自:www.666j.com]

[转载出处:www.666j.com]

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是枝裕和



《小偷家族》终于为是枝裕和摘下了戛纳电影节那片珍贵的棕榈叶,与此同时在中国的票房也荣登史上之最。


这个原本小部分流行的日本导演,和他的好朋友贾樟柯一样,终于被更多人知道了。


然而,因为《小偷家族》题材敏感,又在国际掀起讨论,日本民众享受荣誉之后,并不为“小偷”买账,他们甚至认为是枝裕和刻意抹黑了国家。


——度公子


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洗手间的大小便已经溢到了客厅,地上又满是脏衣服,两个瘦骨嶙峋的女孩正躺在其中,奄奄一息。推开门,一股恶臭扑来,接着,东京西巢鸭的几位警官就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这间欠租数月的房子,缺水断电,还不断有不良少年出入,却从未见过大人,因而才有人报了警。


两个女孩狼吞虎咽吃着大人递来的香蕉,警察又在柜子里找到一具男童白骨。


这个神秘弃婴家庭在1988年,得到了全日本的关注,也称“西巢鸭事件”。


直到15年后,是枝裕和拍成电影《无人知晓》,把它搬到荧幕上,主演柳乐优弥借此14岁就登上戛纳影帝宝座。


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无人知晓》海报>


这年一同角逐棕榈叶还有梁朝伟,然眼镜王的《2046》惜败。


电影圈三大难拍元素:动物、水和小孩。


《无人知晓》中,最大的柳乐优弥也才13岁,是枝裕和调教起小演员自有一套办法。


早年,拍《另一种教育——伊那小学春组的记录》,他跟孩子们相处了三年,学到最重要的一点:孩子们做事没有什么目的性。


影片中的孩子都是社会的“隐形人”,在沉默克制地努力生活时,还要展现好自然的天性。


于是试镜前,就先筛选掉了表现欲强的孩子,剩下的孩子们拍戏时,也不给剧本,都是讲好大致表演过程,台词便由他们自由发挥。


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无人知晓》剧照>


《无人知晓》整体呈现出的都是平静氛围,对于这个挑战多数人三观的新闻事件,他依然保留了镜头里的波澜不惊。


6岁那年,祖父过世,家中亲戚前来吊唁,每个都哭成了泪人。是枝裕和早就在大人身后听到过,他们如何在背后挖苦祖父的麻烦事儿。一转眼到人前,又成了最亲最爱的人了。


“平时那么讨厌他,现在竟然可以哭成这样。”


人性黑暗的另一面,他在童年就有所觉察,他的敏感、早熟,似乎那时起,就注定了一个记录者的命运,只不过是文字还是影像的区别而已。

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柳乐优弥>


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大学选了文学专业,读着读着没兴趣,就开始转为电影。


童年是艺术创作者的宝藏,是枝裕和另一部电影也源于童年经历,还和邓丽君有些关系。


在还没电视普及的年代,一次台风夜里,窗外摧枯拉朽,广播里传来邓丽君翻唱的《蓝色街灯下的横滨》,里面的歌词后来成为了《步履不停》这部电影的名字。


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步履不停》海报>


这部讲述寡居母亲与一家人见面24小时内发生琐事的电影,早在2001年就有了剧本大纲。朋友建议等到60岁再拍,也就搁置了。


直至拍完《花之武者》,母亲溘然离世,是枝裕和的事业几乎陷入停滞。父亲离世后,母亲寡居多年,因拍戏很忙,两人见面的时日也并不多。


“如果不把和母亲最后这段共度的时间中回忆起的东西做个整理,我就无法继续前进。”


是枝裕和在撰写剧本的时候,眼前就已经现出树木希林的样子。果然,一入镜,是枝裕和就在心里感慨“啊,母亲就在那里。”


七次入围戛纳,今年终获金棕榈奖,却被日本民众骂“卖国贼”

<是枝裕和与树木希林>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