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

自媒体 自媒体

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 [原创文章:www.666j.com]

春节是越来越近了,你准备好踏上回家的归途了吗?

[原文来自:www.666j.com]

春节回家,是每年都绕不开的话题,伴随着冬天的寒风,上亿人南来北往,每个人回家的道路、回家的方式不尽相同,但都是朝着家的方向

星星一点两点,月亮时明时暗,手机里传来父母不断询问什么时候到家的话语,传来各奔天涯的伙伴等待春节相逢的消息。

无论人潮多拥挤、路途多艰辛,为了回到温暖的目的地——家,对于在外漂泊的游子来说,路上辛苦点又算什么。

这里有3个人的新年故事,或许也是我们上万万人的新年缩影。

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

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阿涛 山东人 还没回家

8年前,阿涛来到广州读书,后来还谈了一个广州本地的女朋友,就一直在广州定居下来了。

不知道是在追随女朋友的脚步(其实3年前已经分手了),还是不舍得这个留下美好记忆和奋斗痕迹的城市,阿涛一直留在广州生活不愿离开。

每年过年,父母都曾多次打电话给阿涛,阿涛都以“工作太忙”,“抢不到车票”,“明年一定回家”作为推辞,结果回家的日程一推再推,阿涛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过年了。

记忆最深的是去年,阿涛出来创业生意失败了,没脸回家,就跟妈妈说今年公司业绩好,太忙了,就不回家了。

这几天,看着商场里张灯结彩,阿涛时常回想山东老家的年是什么样的?

大概是,腊月里家人一起包的萝卜馅大包子,树枝上晾挂的灌肠,母亲捏的各种各样的发糕,提前炸好的酥肉和糖酥鲤鱼,鲜美无比的饺子,还有家传秘制的九转大肠,还有爸爸茶壶里飘散的茶香……

想到这些,阿涛下定决心,就算回家的路多难走,今年一定要回家。

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

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小新 湖南人 准备回家

小新是前几年毕业的大学生,作为湖南人,小新的大学也是在湖南当地读的,加上是家里的独女,小新从小都是在父母的保护下长大的。

毕业后,小新有自己的想法,不想一辈子依赖着父母,所以决定去北京发展,成为“北漂”的一员。

刚开始到北京,小新吃不习惯。尤其是早餐,香辣爽口的米粉突然改成清淡的焦圈儿豆汁,整个人都提不起劲儿来。

小新告诉自己,路是自己选的,就算多不习惯,多困难,为了自己的梦想,怎么也要熬下去。

渐渐地,小新在北京站稳了脚,也慢慢在北京组织起自己的家庭。但小新永远忘不了北漂的第一年回家的场景:

第一次自己走过这段漫长的旅程,一个人,推着行李箱,背着双肩包,提着一个包,感觉就像自己长大了。一路上遇到的都是好人,受到了很多帮助。下车后,踮着脚找妈妈的身影,妈妈也眯着眼在找我,头发又白了些,那一刻,突然有些难过……

今年,小新决定要带上自己的另一半回家看看。

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

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磊磊 四川人 马上到家

磊磊老家在四川农村,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大学所在的城市。

工作两年,磊磊已经小有成就,今年买了他很早就想买的车子。他记得小时候自己特别喜欢汽车,每次有小轿车从村子开过,他都要眼巴巴地望很久,直到汽车开远了,消失在尘土里。

工作两年磊磊很少回家,也很少给家里打电话,偶尔给家里打电话或者爸妈给他打电话,谈的都是高兴的事,有时也会向父母抱怨工作上的烦恼,但最后总会跟他们说,“没事,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那天在手机上磊磊看到了“过劳回”这个词语,“形容由于工作或学习的压力越来越大,过度劳累,从而频繁产生的想回家找爸妈的念头”,这个词语仿佛一根细针,扎进了磊磊的心底,嘴角闪过一丝轻笑,他想起多少个夜晚,,工作一天后回到公寓,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灯出神,心里一顿翻江倒海,想着:好想休息呀!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怎么还没过年?我想回家!

磊磊很早就开始思考过年要买什么年货回家,他给妈妈买了两件漂亮的衣裳,知道爸爸爱喝酒,特意买好了毛铺酒,准备在除夕夜里和爸爸好好地喝一顿,一年没看见爸爸妈妈,还怪想他们的。

不过想着马上就能看到久别重逢的父母乡亲了,磊磊的心就立马热了起来。

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

乡愁是一张回家的票,结束一年的远漂,回望在外独闯的朝朝暮暮,怀念的是家的倚靠以及亲人的微笑。

春节即将来临,又到了一年团圆的时刻,身在远方的你,买上回家的票、踏上回家的行程了么?看今年过年,带上毛铺酒,和爸爸妈妈好好说说话,用真情寻找那难忘的年味,毛铺酒陪你度过一个幸福欢聚的春节!

从异乡到故乡,跨过千山万水,朝着相聚的方向,时间仿佛减淡了一切,而年味从没变淡。世界再大,也要回家。

广告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