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自媒体 自媒体

John Young是一名博物学家,多年来他一直在追踪一种曾被认为已经绝迹的珍稀鸟类:夜鹦鹉。

[原创文章:www.666j.com]

在他辛苦追踪几十年,终于在2013年找到了这种珍稀的鸟儿:

[原文来自:www.666j.com]

清晰的照片,7处独立发生的目击事件,三个即将孵化的蛋,一对筑巢的鸟...

这曾被认为已经灭绝了一个世纪的鸟儿,居然又重现人间了!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Young的发现,震惊众人,更让动物保护组织们激动无比!

一时间,奖励金、新的保护团队、大笔的保护资金都出现了,

Young作为发现人开始领导小团队开展对夜鹦鹉的研究!

在人们心目中,他是一个从不忘初心坚持多年寻找灭绝动物的环保人士....


然而,今年,

他的人设瞬间崩塌... 成了残害动物的众矢之的....

他的故事,我们还要慢慢说...




【从小掏鸟蛋,最后掏成了一个博物学家】


Young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澳洲人,他出生于新南威尔士的一个农场。

从小因为父亲的引导,他对自然百科非常感兴趣。

从5岁开始,Young就已经习惯和哥哥们一起到野外找鸟蛋,收集各种鸟类蛋壳。

慢慢长大后,Young还学会了用牙医的钻头在鸟蛋上钻洞,把内部胚胎清楚掉,把蛋壳收集起来。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不过,这种爱好最终没能够持续下去:

虽然Young自己认为,收集鸟蛋如果不是针对一些珍稀物种的话,其实是一项无害的爱好。

但1970年代澳洲颁布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法禁止人们继续收集鸟蛋。

所以,Young从20多岁后就放弃这项爱好了。


不再采集鸟蛋后,Young开始做电工、卡车司机、击剑运动员等工作。

虽然主要工作一直在变,但他的追踪鸟类的兴趣爱好从来没有变过,还因此成了当地的一个传奇人物:

他总是能从高处的树洞中,找到类似于小黑猫头鹰的巢穴。

他能在树冠上睡得像睡在在地上一样舒服;

他为了找一些鸟儿的巢穴,甚至从十多米的树上摔下来也不害怕...


周围的人都认为,除了没有一纸文凭,,Young就是一个博物学家,对生态、鸟类都非常了解。

随着他的名气渐渐变大,开始有人愿意资助他,把爱好发展成主业。


也是,在1990年代,富有的麻醉师Tom Biigs和妻子一起资助了Young,创立了一家公司:

John Young Wildlife Enterprises ,John Young野生生物公司。

通过这家公司,Young多年来收到了不少资助,解决了生活来源问题。

从此开始全心全意地继续野外考察,寻找稀有鸟类。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这家公司这些年里,在Young的主导下,做出过很多令人称赞的事情。

比如,在昆士兰海岸附近,Younag曾经发现一种红褐色假面猫头鹰的眼睛在流血。

经过对其中一只的尸体检查,Young发现是当地甘蔗种植园使用的一种老鼠药中的活性成分Brodifacoum,让这些猫头鹰生病的。

于是,Young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成功地迫使这种老鼠药的制造商,将这种产品从市场上撤回。

另外,Young还领导了澳大利亚最大的城市湿地恢复项目之一 TYTO,以保护猫头鹰等鸟类。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作为一名环保生态专家,Young这些年的工作令人充满敬意。

但在Young心中,自己还有一些渴望多年,却一直未能如愿的理想:

他想要找到那些稀有的、被人们认为可能已经灭绝了的鸟儿!


在他心中,澳洲没有所谓的真正灭绝了的物种,

他相信很多鸟儿不是真正的绝迹了,而是一只没有人能发现它们的存在,

而自己的使命,就是在澳大利亚无人的荒野上,找到那些被认为是灭绝了鸟类,证明它们的存在并保护它们生长。


比如被认为已经绝迹近百年的夜鹦鹉,在Young心中就是一份值得坚持寻找二十年的希望!


【夜鹦鹉消失的一百年,我依然没有放弃寻找!】

让Young苦苦寻找了近20年的夜鹦鹉,是一种非常罕见的鸟类。

它是属于澳洲特有的一种小鹦鹉,也是常见的虎皮鹦鹉的远亲。

和它的名字一样浪漫的,是它可爱又特别的习性:

平时基本上只在夜间活动,非常小心谨慎,悄悄咪咪。

虽然是鸟儿,但只有在受惊或者是为了寻找水源的时候,才会飞到空中。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也许是环境的变化让夜鹦鹉的生存日渐困难,在过去的一个多世纪里,夜鹦鹉变得越来越罕见。

准确的说,从1912年最后一次可靠的夜鹦鹉观察记录,一直到2012年,

人们已经有整整100年没有见到过活的夜鹦鹉了….

所以,虽然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还将把这种鸟儿列为濒危动物,还许多人认为它可能已经灭绝了….


因此,当2006年有人在昆士兰西南部发现了夜鹦鹉的尸体后,

John Young就把全部的热情投入到了在密林中搜寻夜鹦鹉的工作中。

六年多的时间里,他投入了数十万美元,走过了超过20万英里的路程;

过着连续几周没水洗澡,与毒蛇虫蚁为伴的生活,

这一切辛苦,都只是为了找到他认为依然还存活于世的那种小鸟。


2007年4月时,Young在Brighton露营了快一个月后,他听到了夜鹦鹉的那种特别的叫声。

不过因为出现得太突然,Young只有机会记录下这次观察,没能拍到照片。

接下来的几年里,他继续扩大范围搜寻:越来越难,但却越来越有动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年7月,在为了寻找夜鹦鹉长期在野外生活了六年后,

Young回归到了文明社会和现代生活中,

他不是放弃了,而是满载而归:

他怀着莫大的自豪和喜悦,在布里斯班昆士兰博物馆播放了自己拍摄到的画面:

一只夜鹦鹉,正在地面上跳跃!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这是一只活生生的夜鹦鹉,不是标本也不是尸体!

人们沸腾了:毕竟上一次观察到活生生的夜鹦鹉时,澳大利亚都还是英国的殖民地呢!

Young的坚持和执着终于得到了回报!



【找到之后是发动群力一起保护,还是为了安全对外保密?】


在照片经过验证的确就是夜鹦鹉后,Young的执着让他成为人们心中值得敬佩的英雄。

不过,Young在卖掉了这些照片后,并没有向这些工作人员们透露他观察到夜鹦鹉的位置:

他担忧,如果太多的人知道了夜鹦鹉的位置,会有人前去破坏它们的生长环境,

甚至引来图谋不轨的人捕捉这种珍贵的鸟类。

所以,他希望能够自己筹集资金,自己来亲自组织保护夜鹦鹉的工作。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就在去年,一家叫做Fortescue Metals Group的集团,投入了75万美元,用来研究夜鹦鹉。

他们的负责人,生态保护学家Steven Murphy在接受这个项目后,决定聘请Young来当项目顾问。

而Young也欣然加入了,原因很简单:

这个组织的负责人Murphy同意,关于夜鹦鹉发现的位置和研究的地点对外保密。

前期主要就依靠Murphy和Young两名专家来主导探查和研究。

这与Young一开始的计划不谋而合。


于是,Murphy和Young两人就开始了野外联手寻找和保护夜鹦鹉之行。

和Young不同,Murphy是一个科班出身、细致的研究者。

他习惯用笔记本记录下自己每一个想法和发现;

而Young是一个奇闻异事爱好者、自然研究主义者,只在自己的脑海中记录知识。

两人虽然风格不同,但却达成协议,一起寻找夜鹦鹉,但也要一起对夜鹦鹉的位置保密,以确保它们的安全。

所以,即使是澳洲政府和澳洲一个监督夜鹦鹉研究的科学委员会,

在2014年以前,也对Young、Murphy们的研究地点一无所知。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然而,随着两人的合作越来越久,两人的研究风格导致的差异也让它们的矛盾越来越多。

2014年10月,Murphy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一堆夜鹦鹉的羽毛。

它们一开始怀疑是夜鹦鹉筑巢过后的痕迹,但很快Young还在附近发现了猫粪便。

因为野猫是澳大利亚野生鸟类最大的威胁,而夜鹦鹉也很有可能成为野猫的捕猎对象,这种发现让两人十分担忧。

Murphy认为他们的保护工作,是时候需要增派人手支援了,而且Young比较粗线条的研究方法并不科学,不足以支撑后续的保护工作。

但Young依然不同意让更多人参与进来。

于是,两人就是否还需要继续对研究地点保密产生争议。


这种意见上的不一致,导致两个人合作关系产生了裂痕。

最终两人大吵一架,在2014年底,Murphy把Young从项目中解雇了。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再次被迫从保护组织辞职:我再也不想见到夜鹦鹉了!】

虽然和Murphy不欢而散,但Young作为最先发现夜鹦鹉的人,也是最懂得澳洲生态的博物学家之一

在Murphy和Young结束合作后,很多组织都希望能够聘请他。


于是,Young不久后就成为了澳大利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高级生态学家,加入了该组织正在进行的稀有鸟类研究项目,其中也包括对夜鹦鹉的保护工作。

而Young走后,Murphy也把发现夜鹦鹉的地点告诉了澳大利亚丛林遗产组织,重新组建了保护小组,继续对夜鹦鹉的保护工作。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他们所在的两个组织都陆陆续续发现了新的夜鹦鹉,并对这种物种的保护作出了许多贡献。

他们会对观察确认后的夜鹦鹉活动区域进行下意识的保护,

比如在天气异常的时候提供草料,驱赶野猫,保护发现了的夜鹦鹉的蛋:

这种鸟儿一年可能只会孵化两三枚蛋,每一只雏鸟的出生都非常不易,所以都需要加倍努力地保护。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最终,他们在最先发现夜鹦鹉的主要地点、澳洲的国家公园,

开始限制外人进入该区域,避免对鸟类产生威胁,违者会罚款高达25万美元,或受到两年监禁。


另外,Young也在南澳的艾尔湖附近,发现了夜鹦鹉的羽毛。

这里是他们之前研究中,不曾预料到会出现夜鹦鹉的地方。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现在,通过两个组织的努力,澳洲至少有5处发现夜鹦鹉活动的地方,保护行动似乎开展得很顺利...

多个不同地点发现夜鹦鹉,给保护夜鹦鹉的工作人员们带来了莫大的信心。

想想十年前,人们都还悲观地认为夜鹦鹉真的灭绝了,

还好有像Young这样不放弃希望、坚持寻找的人,才能够让夜鹦鹉重回人们视野。

这时候人们及时介入、提供保护,也许就避免了夜鹦鹉们在野外默默走向真正灭亡的命运。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所以,随着一些大媒体对Young的发现的报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由衷地敬佩Young:

虽然没有文凭学位,但经验丰富,有着不亚于专家的知识储备;

虽然研究方法比较古怪,但这只是他特立独行的行为风格;

况且,能够几十年地执着于寻找一个被怀疑灭绝了的物种,的确有一种“不忘初心”的浪漫英雄色彩。


他说的话,也被很多人环保者当做励志名言:

“对我而言,没有任何东西已经绝迹,只是需要重新发现。”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今年8月份,Young的名气随着有名的环保组织--"奥杜邦协会"网站的报道,在全球范围内达到了顶峰:

这篇深度报道除了详细回顾了“夜鹦鹉重现人间”的故事,

也从Young的童年时代开始,向人们展现了一个具有赤子之心的生态学家,

原本可能并不知道夜鹦鹉,更不知道Young的人,开始了解这个鼓舞人心的故事。


然而,

报道发出去不到一个月,整个事件却发生了转折......


许多人没有因为报道崇拜起Young,反而开始指责他。

铺天盖地的质疑声,开始涌向这位备受敬重的环保英雄。

而原因,正是因为报道中使用的一张照片,那张曾经让Young成名的夜鹦鹉照片:

有许多网友、读者发现,当年Young发生夜鹦鹉时拍摄的照片,非常有问题!


首先,眼尖的网友们,在照片的右上角发现了一个像是笼子的物品:

为什么在野外拍到夜鹦鹉的照片时,旁边会有鸟笼一样的东西,谁把笼子带过去的?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第二,他们检查了这张照片原始的拍摄信息,发现信息现实当时拍摄的时间是下午五点:

但这类夜鹦鹉从习性上来讲,是不可能在下午5点时候出来活动的;

除非有人故意把它惊醒,或者是把它从巢穴中带出来了。


第三,有专业的网友看出来,照片是经过修图的:鹦鹉的一片羽毛被刻意修掉了。

为什么要把羽毛修掉?照片整体都拍得那么清晰了,这种资料不应该是越真实越珍贵吗?


随着网友们的质疑之声响起,当年和Young不欢而散的Murphy也出面了:

他向媒体坦言,当年他和Young结束合作,最关键的原因就是这张照片。


当时Murphy也发现了修图的问题,当他把自己的怀疑告诉Young后,

Young说他只是修掉了挡住鹦鹉的一根树枝,但Murphy依然怀疑他修掉的是夜鹦鹉的一片羽毛,而且还是一片受损的羽毛。


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修掉鹦鹉的羽毛?

Murphy开始质问Young,当他当初拍照片的时候,是不是自然状态下拍摄,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终,Murphy因为无法打消自己对Young的疑虑,选择了结束合作。


现在,网友们一起细细考察这张照片,联系刚刚说的那三点,

人们有理由怀疑,Young当年拍照片的时候,

并不是如他自己所说,通过聚光灯吸引来夜鹦鹉拍摄的,

而是用笼子之类的东西捕捉到一只夜鹦鹉,强行近距离拍照。

所以,才会是在下午5点时拍到一只夜行的夜鹦鹉,

才会需要修图去除掉捕捉时受损的羽毛,

才能把照片拍得那样清晰。

而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捕获像是夜鹦鹉这样濒临灭绝的鸟类,在澳洲是严重违法的。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就在关于Young的捕捉夜鹦鹉的猜测越来越多时,人们开始注意到,

Young过去这些年里的,类似的为了吸引注意力的修图行为还不止这一件。

2006年时,Young与澳洲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合作,寻找灭绝的鸟类 Eastern Bristlebird时,

曾在昆士兰南部的雨林中,拍摄到了一只寇氏鹦鹉的照片。

这只寇氏鹦鹉是当地唯一一只寇氏鹦鹉,在过去的30多年里几乎没有被看到过。

Young声称他拍到的是一种全新的物种,比传统的寇氏鹦鹉更大,而且还着蓝色的羽毛。

(寇氏鹦鹉资料图)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这时候,Young的公司迅速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并宣扬只有通过Young这样的攀爬技巧和有着丰富的鸟类行为知识,才能够找到这样的鸟类。

当时昆士兰的环境部长还对Young的发现表示祝贺,并说环境部将会和Young合作记录这种蓝色的新物种。


然而打脸的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有记者和一名法医专家分析了Young拍到的照片,认为这张照片已经被修改过了。

原本图中的鸟儿的眉毛是红色的,但是被人调成蓝色了。

这时候人们开始质疑Young的发现。

面对质疑,Young承认自己的确调过照片,不过只是修改了照片的亮度而已。


但当鉴定专家出现,希望能够检查一下Young的原始照片时,

Young却回答说:自己已经把底片删除了!


当人们想要继续追究时,Young就开始谈起自己对夜鹦鹉的执着,

:“夜鹦鹉才是我生命中最大的挑战”,随后就开始了六年寻找夜鹦鹉之旅,

于是寇氏鹦鹉的问题,就成了一个谜一样的悬案….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现在,因为大媒体的报道,网友的质疑,当年Young的种种“可疑行为”被翻了出来。

人们开始觉得,Young其实并不是一个为了保护鸟类不忘初心的生态学者,

而是一个为了哗众取宠、获取大众的关注,不惜捕鸟、修图、狡辩的人。

那个令人敬佩的生态英雄人设,开始坍塌!


也许是因为舆论压力过大,就在9月27日上午,

Young被澳大利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要求辞去高级生态学家的职位。

协会的这一做法,在媒体和网友们看来,似乎就是从侧面上默认了,Young的确存在科学研究行为不端的事实...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这时候,当初发报道让Young名声大噪的《奥杜邦》,也再次邮件采访了Young,

急切地想知道短短一月内发生的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再次面对媒体的询问邮件,Young也坦言,自己的辞职都是因为奥杜邦的报道引起的舆论压力。


但关于“当年是否真的捕捉了那只夜鹦鹉”这个问题,Young依然选择避而不谈。


只是在回复的邮件中,说

“我自己决定不会再想去找夜鹦鹉了。”

“我花了这么多年时间寻找这只鸟,结果最终因为这个鸟毁了我!

我对保护它的兴趣已经消失殆尽了….”


所以,一个坚持了20年的“夜鹦鹉”之梦,

一个坚持了20多年的“不放弃不绝望”的人设,

就因为一次把自己名声捧到更高台阶的一次报道,引发了网友们的质疑,

从此坍塌.....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虽然现在还无法完全确定,2013年时,Young到底有没有用特别的手段,捕捉到了夜鹦鹉后再拍摄。

也不能说Joung辞职的行为和回应媒体的邮件,就是“人设坍塌后恼羞成怒”,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事件,又让关于鸟类保护的问题进入大众讨论热点:

人们渴望找到那些被认为灭绝了的物种,到底是因为发现残留的物种代表着一种希望,

还是发现珍稀物种行为本身,能给探索者们带来名利上的成就?


或许,大多数时候,像Young这样的探索者们,都是能给在保护环境生态的同时,成就自己的职业梦想,

物种的希望和个人的成就,两者之间并不冲突。

人们也认可,通过资金的鼓励、舆论上的称赞,让更多人愿意加入到保护生态的队伍中来。

但是,如果从一开始,就不讲究方式方法,不追求“手段”的合理性和正义性,

可能就会出现“为了发现新物种而捕捉新物种”,甚至以伤害它们的方式进行“探索”。


所以,网友们、学者们追究John的探索手段的合理性、合法性,并不是“斤斤计较”,

也不能因为说“反正都发现了现在也保护起来了,没有实际损失”就功过相抵。


因为下一次,人们或许就不能保证,

一个探险者为了拍下清晰照片,用笼子捕捉并弄伤的那只小鸟,

不会是它所在的物种中,繁衍的最后的一份希望...


Ref:

https://www.audubon.org/news/see-rare-footage-night-parrot-australian-bush

https://www.audubon.org/news/yes-more-australian-night-parrots-have-been-discovered

https://www.audubon.org/magazine/fall-2018/a-naturalist-checkered-past-rediscovered-long-lost

--------------------------------------

你的阿猥:从他掏鸟蛋开始就感觉不是什么好人


向星海Starxucks:想到了蘑菇下躲雨的小猫头鹰的照片,曾经一度是鸡汤文学的热门配图,无数的网友感叹可爱。后来也被披露实际上是绑着猫头鹰的脚拍摄的,而人们看起来的可爱实际上是它惊恐的应激反应。


_七缀_:为了名利,良心都不要了


哇系竹蜻蜓啊:但他确实也很努力找,也成功找到了,为后续保护工作也作出了努力,对夜鹦鹉这个群体也是好的吧(虽然手段是有点那个,人看起来也贪图名利


GuangyuGao:如果他没捕捉到那只鸟,也就不会有后来源源不断的资金和保护区的设计,那鸟现在会不会真的已经灭绝了?


链子镝:想起来之前的最后一个蛋


阿紧先生:哎众生百态皆为利往,他也想不忘初心,可是没有名气金钱,他又如何再次深入投入呢?值得商榷。


青年时代_轩:诱捕还算可以理解,毕竟发现疑似灭绝的物种贡献不可估量。但学术造假就太渣了吧。

…………………………

事儿君有品,

专为大家准备英国的各种值得推荐的好产品~

英国直邮,包邮包税~

他拍到绝迹百年的夜鹦鹉成为传奇。然而一张照片,传奇垮了...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