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上个床而已,谁跟你慢慢来”

自媒体 自媒体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故姐」

[本文来自:www.666j.com]

每晚十点十五分不见不散 [原文来自:www.666j.com]

实录:“上个床而已,谁跟你慢慢来”

文 ✎ 故姐实录:“上个床而已,谁跟你慢慢来”

女主得知自己怀孕当天的同时检查出胃癌,然而人生的噩梦却没因此而终结,祸不单行,她不仅面临着离婚危机,同时还被人栽赃陷害,最终她是靠什么获救?


通过今晚的内容,姐想告诉你:余生很长,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有最艰难的一年,当你遇到了,别害怕,因为经历的一切苦难,终将使你强大!


第1章

当真要离?


圣亚医院。

这一天,安雅得到了这辈子最开心跟最悲伤的两个消息。

一是她怀孕了。

二是她患了胃癌。

从医院出来,安雅将两份检查报告撕碎,面无表情地扔到垃圾桶里。

命运总是在耍她。

她爱上的男人,不爱她,却娶了她为妻。

她辛辛苦苦备孕几年,却在她患胃癌的时候到来。

这辈子,她没为自己活过,自从父亲领回一个私生女,她母亲就跟疯了似的,天天逼她到父亲跟前卖乖,等长大了,好不容易爱上一个男人,以为就要得到幸福时,却把自己彻底推入深渊。

或许,她是时候为自己而活了。

回到别墅。

安雅刚进门,发现大厅里坐满了人,而她母亲更是满脸愤怒,见到她,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是一巴掌。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我不是让你好好对顾少爷的吗?为什么要闹到离婚?还让那个贱人怀上了顾少爷的孩子?”

安母口中的顾少爷就是安雅的丈夫顾少擎,贱人则是她同父异母的私生女安思思。

听到这个消息,安雅并不惊讶,只是感觉到心凉。

她爱了顾少擎六年,可这个男人眼里只有安思思,在她想放下一切离去时,安母为了让她攀上顾少擎,在顾少擎的酒里下药,两人滚了床单,顾少擎被迫娶了她,同时也恨上了她。

他说,你是我最亲密的枕边人,也是我最恶心的女人。

为此,他们纠缠了三年。

这段婚姻,也成了她人生里的噩梦。

如今,,她乏了。

“既然这样,离婚吧。”

安雅没抬头,但这话明显是对坐在沙发上的顾少擎说的。

安父点头,“我看这样可以,反正你也生不出孩子,倒不如把顾少爷让给思思,毕竟思思才是顾少爷最爱的人。”

这话就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插在安雅的心脏上。

从小到大,安父都是光明正大地偏心,甚至还希望她处处给安思思铺路。

看着安父理所当然的目光,安雅突然发觉,过去的她蠢得可怜。

为了亲情,她低微了二十五年。

为了爱情,她痛苦了六年。

可到头来,她什么都没得到,反观安思思,她什么都没做,却拥有着一切。

老天爷真不公平!

啪——

安母又一巴掌打过来,骂道:“我真是白养你了,你这个没用的废物!”

安雅嘴角渗出血,可她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抬头直视安母,一字一句道:“妈妈,别错了,你做再多,爸也不会爱你……”

啪——

安雅的脸又受了一巴掌。

安母气得满脸通红,怒道:“你可是顾家太太,怎么轻易就把位置让给小三?”

安母逼安雅讨好安父,为的是稳固自己在安家的地位,可她这辈子还是被小三害惨了。

所以她才想尽办法让安雅嫁入豪门,结果她们母女还是遭遇了同样的处境。

安雅连受了几巴掌,心力交瘁,只好垂下头,不再说话。

整个过程,顾少擎一句话都没说,安思思更是低着头在看戏。

“顾少爷,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你们今天就离婚了,顺便跟思思领证。”安父出主意。

安雅挺直腰板站在一旁,可眼眸还是忍不住红了。

顾少擎扫过安雅一眼,冷冷问:“你当真要离?”


第2章

威胁


听到男人醇厚的声音,安雅抬头,有那么一瞬间,她退缩了。

这是她爱了六年的男人,青春期的每一晚,她都是看着他的照片入睡。

她幻想顾少擎能踩着七色云彩,将她从苦难里救出去。

她幻想嫁给顾少擎,给他生一对儿女。

可这一切都是她在做梦!

“顾先生,你爱过我吗?哪怕一点点……”

大厅突然一下子安静下来。

沉默维持了许久,安雅最后一点希望殆尽,说:“离吧。”

安雅不顾安母的阻拦,上楼拿了结婚证。

见安雅打定主意要离,安母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对着自己的手腕,怒道:“如果你今天敢离,我就死在这里……”

“你在胡闹什么?这关系到思思一辈子的幸福!”

安母好像第一次看清安父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你还是安雅的父亲吗?为了一个私生女,你还要逼我们到什么时候?”

安父皱眉,似乎在责怪安母在人前丢他的脸,板起脸,怒道:“给我滚回去!”

安雅怕安母出事,急忙上前把刀抢过来,结果安母挣扎动作过大,在安雅的手上划了一刀。

血滴落在地,空气里瞬间弥漫开一股血腥味。

顾少擎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冷冷道:“管家,把他们请出去!”

一直守候在外面的管家听到喊声,走进来,把安母安父请了出去。

等两个聒噪的人走后,安雅一下子泄去全身的力气,按着流血的手,倒在沙发上。

她好累。

顾少擎看她一眼,让管家叫家庭医生过来。

这时,安思思才开口说第一句话:“少擎,都是我的错,要不我把孩子打掉吧,你跟姐姐好好过。”

安雅在旁边包扎,听到这话,她突然说:“思思,你不是跟陆家少爷在谈恋爱吗?怎么又怀了顾先生的孩子?”

安思思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转成一副被冤枉的模样,哭道:“姐姐,你在乱说什么?我的心一直在少擎身上,如果当年不是你给少擎下药,跟少擎结婚的人是我。”

相对安思思的慌乱,安雅一脸的从容,“我解释两件事,一是我没胡说,前几天我还看见你跟陆家少爷从车上下来,而你衣衫不整,二是当年下药的人不是我,我也是受害者!”

“安雅,给我闭嘴!”

顾少擎搂过安思思,轻轻地帮她擦了擦眼泪,呵斥安雅一声。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安雅的眼睛,她别过眼,说:“等会我们就去民政局吧。”

“谁说要离婚的?”

顾少擎这句话就像一枚炸弹,把安雅跟安思思都炸了一惊。

安雅不解道:“你到底想怎样?”

“思思肚子里的孩子我自有打算,而你,没有给我生下一儿半女之前,你休想走!”有了孩子,我看她怎么走!

“顾先生,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相互折磨?放我走不是更好吗?”

“不好!”

顾少擎说这话时,眼眸微冷,倨傲的表情仿佛没把安雅放在眼里。

最后,谈话不欢而散。

安思思逼宫失败,但她借口肚子不舒服,成功留宿了下来。

浴室。

安雅用力捂住腹部,趴在马桶上吐个不停。

听到声音的顾少擎推开门,看到的是安雅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你怎么了?”

安雅抬起头,脸色发白得可怕,“没事。”


第3章

栽赃


顾少擎蹙眉看她一眼,他不喜欢女人有事瞒着他。

结婚这些年,他之所以冷待安雅,就是因为安雅总是有事瞒着他,他从未走近她的心。

当年下药的事,早就在他的记忆里变得模糊,他希望的是女人能向他敞开心扉,可这些年,他们的隔阂越来越深。

夫妻之间一旦失去信任二字,婚姻将变成一个空壳。

见顾少擎的脸色冷漠如冰,安雅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惹他生气,便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了?”

顾少擎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安雅似乎感觉到什么要失去一样,急忙拉住他的衣角。

“别走……顾先生,我不想看到你生气的样子,能告诉我原因吗?”

安雅一直卑微到尘埃,因为她真的很爱这个男人。

顾少擎转过身,眼眸微颤,“不想我生气,就不要瞒我太多事情!别忘了我们是夫妻!”没人喜欢隐瞒。

夫妻二字,甜蜜入了心窝。

安雅傻愣在原地,好一会才回过神,小声说:“我不是故意瞒你的,只是我……”

“少擎,你在吗?我一个人害怕,你能不能过来陪我?”

门外响起安思思恐慌的声音。

安雅瞬间定住了,她满眼期待地看着顾少擎,哀求道:“别走……”

顾少擎还是走了,但推开浴室门那刻,他似乎解释一样,说了句:“我答应你,只要你不离婚,我绝不提离婚。”

说完,顾少擎离开,不一会儿,走廊上响起安思思撒娇的声音,“少擎,今晚你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安雅哭了,低喃道:“顾少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

这个答案,恐怕只有老天爷可以给她了。

第二天下午。

安思思突然腹部疼痛,家庭医生来检查后,发现有滑胎迹象,立马就把她送往医院。

医生也没检查出什么,只是交代她好好调养身体。

当晚,安思思就回别墅了。

顾少擎知道这件事后,派人检查房间,发现安思思枕头下有一个香包,管家闻了闻,脸色大变,说:“少爷,这香包里有麝香。”

孕妇闻多了麝香,会使得胎儿不稳,时间一长,甚至会导致流产。

“怎么可能?这不是一个花药香包吗?”安思思好像很惊讶。

“麝香被磨成粉,夹加在干花里,几乎闻不到麝香的气味,但我可以肯定,这里面是有麝香。”

一听这话,安思思就哭了起来,“这个香包是姐姐给我的,她说我心情不好,这种药香包能让我精神好些,没想到她竟然是想害我……”

“夫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这香包就是她给的,阿兰可以作证。”阿兰是这里的一个佣人。

顾少擎冷冷地眯了眯眼睛,让人叫安雅下楼。

安雅昨晚吐了一夜,直到凌晨才睡着,精神不济的她看起来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在看到安雅死灰色的脸后,顾少擎心头的怒火顿时消失一大半。

“这香包是你给思思的?”

安雅摇头,“不是。”

话音刚落,安思思突然疯了似的,拿起茶杯砸在安雅脚下。

怒道:“安雅,我敬你是我姐姐,处处忍让你,没想到你竟然想害我跟宝宝,你这个歹毒的女人,你怎么不去死?”

倒打一耙的本事,安思思玩得比任何一个人都溜。

安雅被吓了一跳。

脸色更差了,“如果你想栽赃陷害,我没空陪你!”

实录:“上个床而已,谁跟你慢慢来”

点击“阅读全文”,接下来的内容更精彩!
实录:“上个床而已,谁跟你慢慢来”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