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出轨和劈腿,复数恋爱是人类爱情里的怪胎吗?

自媒体 自媒体

不算出轨和劈腿,复数恋爱是人类爱情里的怪胎吗?

[本文来自:www.666j.com]


[原创文章:www.666j.com]

为了不在茫茫人海中失联,请把我们设为“星标 ★”哦。

点击上方蓝字“南周知道” →进入新页面,点击右上角“...” → 点击第一栏设为星标 


2015年,日本人类学博士深海菊绘提出一种新型的恋爱形式“polyamory”,即在大家都满意的前提下,和多个人共同经营性爱关系。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复数恋爱是人类爱情里的怪胎吗?


不算出轨和劈腿,复数恋爱是人类爱情里的怪胎吗?

(视觉中国/图)


如今,日本正流行一种新型恋爱关系。


在日本神奈川县居住着一对“复数恋爱”的夫妇。夫妻二人住在两室一厅的公寓里,没有孩子。丈夫除妻子外还拥有三个女朋友,妻子说:在外人眼里,我们的关系可能很奇怪,甚至有人在同情我。完全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保持这种关系,我们所有人都很开心。


夫妻俩人是大学同学,一起走过十年风雨,但彼此都有共同的烦恼,他们发现自己会同时喜欢上多个人。早期两人为婚姻选择克制,但妻子还是出轨了一次。她痛苦不堪,觉得深爱着丈夫,却也会爱上其他人,她向丈夫坦白这种痛苦后,丈夫表示也有同样的烦恼,,于是两人商定不接受婚姻的束缚,尝试“复数恋爱”的形式。


日本西山嘉克一家,在三人满意的前提下,与多个人共同经营亲密关系——一男二女共同抚养六名子女的家庭。这个家庭中的三名成年人相互认可,自愿组成这样的家庭生活。三人各自在身份证明都是“单身”状态,在家庭中,三人分工明确,一位女友负责打扫、换洗;另一位女友负责做饭、照顾孩子。看似是个家庭,却有点像是一个以情感为基础的经济单位。


2015年,日本人类学博士深海菊绘出版了一本书叫《复数恋爱》,提出一种新型的恋爱形式“polyamory” “poly”是希腊语“复数”,“amor”是拉丁语爱, “polyamory”始于美国,用来形容一种复数恋爱关系。


哪怕不同于出轨、劈腿,但“复数恋爱”还是引发了网络争议,这种亲密关系是人类感情生活中的怪胎吗?


“复数恋爱”大多只在幻想里


毛姆的小说《人性的枷锁》里有一段不对等的复数恋爱:小说主人公菲利普发现女友米尔德里德与自己的哥们儿明目张胆的眉来眼去时,为讨好女友,菲利普竟然在自己经济拮据的情况下资助这对男女去巴黎度假。


但菲利普的变态痴心也许和他的一只跛足有关,作为残疾人的菲利普对反复伤害自己的女友有求必应,包括资助她和别人恋爱。


而《红楼梦》里的邢夫人忙着给老公娶妾,连婆婆都讽刺她:“你倒是三从四德,只是这贤惠也太过了!”邢夫人此举如她所言“我也是不得已”,她是个填房,没有一儿半女,跟年轻貌美有子女的姨娘比,也只剩下贤惠了,她只能将这一“美德”发挥到极致,来笼络丈夫以保全自己的地位。


《京华烟云》里的姚木兰则是这样解释想给老公曾荪亚娶妾的原因,她认为一个合法妻子的地位是分明的,若有一个副妻子,就如同总统之外有一个副总统,这个总统的职位就听起来越好听,也越发值得去做了。由于这个妾的候选人在姚木兰心目中是“暗香”,就使得这件事情有可原了,暗香是木兰幼时流落的患难之交。


不算出轨和劈腿,复数恋爱是人类爱情里的怪胎吗?

《京华烟云》(影视剧照/图)


邢夫人和姚木兰的动机都是出于政治目的,只是邢夫人玩的政治手腕很臭很被动,而姚木兰玩得比较漂亮,但这两种“复数”关系都是与真正的感情无关的。


但《浮生六记》里的妻子芸娘和丈夫沈复,算是复数恋爱的实践者。芸娘和丈夫喜欢的妓女憨圆一见如故,千方百计地帮他娶憨圆,憨圆被有权有势之人夺去之后,芸娘还气愤而病。芸娘爱沈复,也真正欣赏憨圆,她是真心相信三个人能够更幸福开心。


爱丽丝·门罗的小说《熊从山那边来》讲的是退休教授格兰特的妻子菲奥娜患了阿斯海默综合征,把她送到养老院后,发现自己的妻子和养老院的老先生奥布里情投意合,在这场走到人生尽头的老年复数恋爱里,展现了人性的复杂和宏阔。结局是,格兰特接受了妻子的爱情,他甚至资助奥布里继续住在养老院,创造条件支持妻子和奥布里的恋爱。


人类的新型感情模式


在以上所列举的文学作品人物里,芸娘和格兰特的心理基础更加接近现代意义上的“复数恋爱”:在大家都满意的前提下,和多个人共同经营性爱关系。这种形式不是耍流氓,而是真心实意地和多个恋人恋爱。这种情感关系的前提是,不是为了利益或权力,没有算计,克服嫉妒心和占有欲,纯粹的感情,并全然的接受。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是人类情感中的美好愿望,可也是童话。残酷的现实是,在漫长的婚姻关系里,出轨劈腿是很大概率的事件。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