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江豚

自媒体 自媒体

拯救江豚 [好文分享:www.666j.com]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好文分享:www.666j.com]



死亡笼罩着整个白鳍豚馆。

8月底的一天,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以下简称“水生所”)白鳍豚馆的清澈水池里,雌性江豚洋洋不时游到濒死的小江豚旁边,用头轻轻的触摸它,表达着对自己幼崽的爱,并不时发出江豚特有的哀鸣声。

水生所的科学家们正对病危的小江豚进行药物注射治疗,但他们对救活这头小江豚越来越不抱希望。

最终,小江豚“死于胃出血”。水生所的郝玉江博士解剖后发现,“这头小江豚的胃壁太薄。”

洋洋似乎无法接受痛失孩子的现实,狂躁地在水池里翻腾哀鸣着。这让科学家们颇为沮丧,在拯救长江江豚这个种群的道路上,他们的努力随时面临各种挑战。

水生所白鳍豚馆修建最初的目的是拯救长江中的另一种淡水鲸类——白鳍豚,白鳍豚被誉为“水中的大熊猫”,是世界上最濒危的物种之一。

16年前,随着最后一头人工圈养的白鳍豚“淇淇”在白鳍豚馆去世,白鳍豚馆的功能就转而用于圈养和拯救母亲河中特有的另一种淡水鲸类哺乳动物——长江江豚了。

这座白鳍豚馆位于武汉东湖边上一处隐秘的绿树虫鸣之间,墙下沟渠里是水池里溢出的潺潺流水。虽然这里不再有白鳍豚,但最初的馆名保持了下来。现在,白鳍豚馆里一个直径约10米的圆形水池内,生活着7头江豚,四雄三雌,其中就有刚刚死去的小江豚的妈妈洋洋。

有数据显示,目前,长江江豚种群数量每年以5%的速度在骤减。这令当年照料“淇淇”的科学家们痛心疾首,他们疾呼,如果我们再不吸取白鳍豚灭绝的教训,“淇淇”的今天,就是江豚的明天。

刚失幼崽的洋洋已经11岁,在白鳍豚馆江豚种群中,处于底层。“不像灵长类社群,江豚社群里没有森严的等级。它们的地位多受个体性格影响。”郝玉江说。

拯救江豚

志愿者在鄱阳湖边上树立的公益广告牌。摄影:刘成伟

不过在孕期,洋洋变得颇为强势,性格也不再那么温顺。遇到抢食者,它会甩动尾巴,摇晃脑袋示威。

雌性江豚F7在种群中处于最高等级。它正处于哺乳期,每天都与它的雄性幼崽如影随形。F7性格外向,天生具有权威意识。另外两只雌性江豚洋洋和F9都不去挑衅它的地位。

“死去的小江豚是洋洋和多多的孩子”,郝玉江说,雄性江豚多多性格憨厚、体格强壮。至于胃壁太薄的小江豚为什么会胃出血,科学家没有给出确切的结论。

“总不能因为吃了母江豚的奶吧?”郝玉江自问。



同时喜欢洋洋的还有一头叫淘淘的雄性江豚,而F9对淘淘却深有爱意。

江豚是混交制,雄雌之间都有选择性,不专一。不过,交配成功与否主要取决于雌性。“水中是一个立体空间,雄性无法控制雌性。雌性的选择更重要一些。”郝玉江称,但高妊娠率也是江豚的优势。

同一雄性,在同一年度与不同雌性交配产生后代。繁殖期,雄性江豚单个睾丸可达一公斤。雄性江豚性腺在3月份明显增加,五六月份达到高峰。“小江豚出生大多在五月份”。江豚繁殖可以延续到9月份。

高交配率和高出生率在拯救江豚方面是令人乐观的一个因素。但是,人类对江豚迁移活动的了解非常有限。“江豚的保护和研究还相对落后。”郝玉江称。

今年,在鄱阳湖里,水生所的科学家梅志红和他的同事随机捕获了两只成年雄性江豚并饲养在一处。成年江豚体长一般在1.2米以上,体长是辨别一头成年江豚的有效方法。

鄱阳湖禁渔期即将结束,梅志红想研究渔业捕捞对江豚的影响,了解更多的江豚种群信息。

这项科研活动之前有人频繁尝试过,科学家把信标用吸盘固定在江豚身上。但吸盘固定在江豚的身上的时间最多仅有几十个小时,观测时间太短,导致得出的科研数据有限。

为了适应江豚没有背鳍的躯体和容易脱落的特点,梅志红反复研究,设计了一套可以延长跟踪时间的特殊穿戴背心。

2018年6月份, 梅志红开始进行实验。他把带有信标的背心穿在江豚身上,把两只江豚放回到鄱阳湖里。他们根据基站测定的范围,确定两头江豚活动区域,进行跟踪和拍照。但在连续跟踪了16天后,江豚身上的背心还是脱落了。

在这次试验中,两头雄性江豚形影不离。“这两头江豚在鄱阳湖不同地方捕获,被人工共同饲养过一段时间”,梅志红说,“他们之间建立了应激反应,就像人类的共患难一样,有了感情,形成一个核心单元”。

江豚一般由十几头组成一个母系群,大群里有很多小的单元。一般两三头组成一个核心单元。核心单元有的是流浪的雄性,最主要的组合是母子单元。母亲带着小江豚,其他雌性也会帮忙照顾小江豚。

母系群里没有成年雄性。雄性小江豚在母系群长至20个月后,便被驱离。成年雄性像流浪者一样聚集在比较糟糕的栖息地。

雌性豚群占据比较优越的环境,从性成熟到死,都可以保持生育。 一个雌性江豚的孕期为12个月,然后经历6个月哺乳。小江豚前3个月完全靠母乳喂养,后3月开始学习捕食。

声音对江豚至关重要。它通过扇状声波扫描测距,通过身体旋转进行球面扫描,扩大探测。江豚发声一次回声距为60米,然后处于静默期。接近60米回声距,江豚会再次发声,进入下一个回声测距。这样巡游时,江豚声音频率稳定,减少能量消耗。发现猎物,声音频率会频繁波动。江豚“嘟嘟嘟”变换发声,持续回波,锁定食物。

但他依然躲不开环境带来的侵害,种群里发生了一些细微变化。1993年到2008年, 科学家随机收集江豚死亡个体数据显示,雄性死亡比例更高。江豚出生率一定的情况下,雄性的出生率大一些 。科学家根据随机捕捞江豚样本,鄱阳湖的雄性比例依然高于雌性。

“现在,环境的胁迫会影响种群。”梅志红告诉界面新闻。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