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给当代青年整本词汇表,游戏贡献的单词得占一多半|100个生活大问题

自媒体 自媒体

如果给当代青年整本词汇表,游戏贡献的单词得占一多半|100个生活大问题如果给当代青年整本词汇表,游戏贡献的单词得占一多半|100个生活大问题

[原文来自:www.666j.com]

如果给当代青年整本词汇表,游戏贡献的单词得占一多半|100个生活大问题

[转载出处:www.666j.com]

地图炮,拉仇恨,打怪升级,开挂暴击……用多了都快忘记它们都本是游戏术语了。

如果给当代青年整本词汇表,游戏贡献的单词得占一多半|100个生活大问题

《大明宫词》演到第四集,武后临朝,群臣激愤,老臣上官仪和大太监王伏胜当面上书陈情,,要求高宗废后,结果被有备而来的武则天一套以退为进、各个击破的组合拳打个惨败。此时如果你是在 B 站重温这部 2000 年的爆款电视剧,且没关弹幕,会发现大伙关于剧情的讨论是这样的:

  • “尴尬了,猪队友反送人头”;

  • “以为来个王者,没想到只是青铜”;

  • “明明是全 N/R 的阵容,偏偏要去打 SSR 的结界”;

  • “武则天一套伤害带走团灭,GG”;

……

就算没玩过阴阳师王者荣耀,结合剧情和在社交网络上了解到的相关知识点,看到这样的类比大概也能会心一笑。

类似的用游戏梗来讨论剧情发展的例子还能举出好多,像是在因为经费太高被 Netflix 砍掉的高能剧集《超感猎杀》(Sense 8)里,每当一位拥有通感的角色显露自己的技能时都会有人评论感慨,“啊奶妈有了!牧师有了!刺客有了!射手也有了!……可以开团打 boss 了”。

还有 B 站高分国产抗日剧《红色》中,女主每次发动小鬼当家技能设计杀死日本人之前,都会去死于日本人之手的父母墓前祭拜,弹幕对此提出的解释是“开大前又来存档了”——简直是在情在理,存档点可不就是一块石碑的样子吗!

一代人有一代人彼此心领神会和惯用的说法,经历过文革的人会下意识地使用类似“打倒”“消灭”“牛鬼蛇神”一类的大字报革命语言;计划经济时代过来的长辈会把公司说成是单位或者公家,把辞职说成是下岗;而互联网 1.0 时代的论坛和聊天室里,早期的网友们互相交流用的是“斑竹、偶、虾米、酱紫”。

《写作这门手艺》的作者约翰·迈克菲提出,这些可能带有年代感的词需要拥有共同的参照系才能看懂,尤其在用作比喻时,也许只有跟你成长在同一时代,观看同样的书籍和电影的人才能理解你在说什么。他的同事,也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写作授课老师的弗兰克·布鲁尼则管它们叫“集体词汇”。

在政治对日常生活影响较为显著的时候,自上而下的官方语言,或者相关的政治评论会成为集体词汇的主要来源。比如前面提到革命语言,近一点的还比如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 2016 年,牛津词典、韦氏词典、柯林斯词典等都观察到相关词汇(Brexit、post-truth)的使用频率陡增,并且不约而同地评选出了政治色彩浓厚的年度词。

除开政治,一代人集体词汇通常还来自人们日常消费的文化(广义的文化,也包括娱乐)产品。在约翰·迈克菲的年代它们主要是报纸、书籍和电影,到这一届的年轻人,可能还要加上动漫(吐槽、脑补),综艺(diss、真香),偶像文化(爱豆、打 call),直播(安排一下),弹幕(高能预警),社交网络(点赞、尬聊),当然还有游戏。

如果给当代青年整本词汇表,游戏贡献的单词得占一多半|100个生活大问题


游戏产业在最近十年内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玩游戏的人越来越多,对游戏的投入也越来越多。据游戏领域的权威市场研究公司 Newzoo 预计,2018 年全球游戏活跃用户数会超过 23 亿,市场收入将达到 1379 亿美元。

至于国内的情况,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和伽马数据的联合发布的《2018 年 1-6 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说,今年上半年中国游戏市场的销售收入是 1050 亿元,是五年前同期的 3.1 倍,十年前的 11.8 倍,游戏用户规模是 5.27 亿,是五年前同期的约 1.6 倍,十年前的 8.7 倍,其中移动游戏用户就有 4.48 亿。

我们这届年轻人可以说是和游戏产业一起成长起来的,小时候玩小霸王和街机,初高中玩单机、网游,到现在是玩主机、手游、看直播电竞(当然其中有些是同一批人,也有些彼此不重合)。

早期的热门游戏比如街霸、魂斗罗、仙剑奇侠传、红警、CS,严格来说用户规模远远没有达到国民的程度,也没有直接贡献什么出圈的梗,但他们都对游戏术语进行了一些基本的普及教育,比如但凡稍微接触过或听说这些游戏的小白都不会对血条(hp)、KO、npc、支线副本等等感到陌生。到后来的网游时代,玩家们又知道了什么叫组队、奶妈、外挂还有打怪升级,主机游戏则带来了“膝盖中箭”“信仰之跃”。

手游时代到来之后,有更多的人得以在碎片的时间、灵活的地点随时来两盘游戏,现象级的《王者荣耀》最高时日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一亿,今年春节期间平均一天内就有一亿人曾经进入和逗留在这款游戏中,就是这些玩家让原本流行于 DotA 和 LoL 圈、后来被王者荣耀设定为游戏台词的“猥琐发育别浪”“稳住我们能赢”开始出现在大众的视野当中。

从现实生活中短暂抽身,沉浸在游戏世界里的人变多了,而他们在游戏中所习得和使用的词汇(游戏设定、术语、或是玩家之间流传的游戏梗)也相应越来越多地渗透到日常生活中去。

但受众变多并不是唯一的原因,现在我们能够消费的文化产品比以前多了太多,可并不是每一个拥有大量受众的圈子里的热门关键词都有机会成为一代人共同的集体词汇。就好像邓丽君无疑是 60-70 年代人的集体词汇,但蔡徐坤肯定算不上 90-00 年代人的集体词汇。

偶像文化的现象级消费品《偶像练习生》收官之时,爱奇艺官方统计的播放量也达到了 28 亿,走花路、pick、团魂一类的饭圈词汇一时也成为网络流行语,但这些词还是更局限于特定的情境之中,日常交流时的应用有限。

现如今有大量来自某个同好圈子里的“黑话”“方言”,按照北大中文系教授网络文学研究的邵艳君老师在最近出版的《破壁书》的说法,只有其中特别有生命力的“方言”可以打破部落间的壁垒(用时下更时髦的话说,叫出圈),成为网络流行语;甚至打破“次元之壁”,进入主流话语系统。

来自游戏的关键词本身与生活的相关性和解释力都相对很突出。人们常说人生如戏,“戏”说的是戏剧,但要说是“游戏”也并不违和,游戏进程和人生本身有很多相似性,比如总会被用作类比的人生不能读档重来,职场就像打怪升级。

你可以把游戏角色/玩家称号的属性特征可以代入现实概括自己或者身边的人,比方说:

如果给当代青年整本词汇表,游戏贡献的单词得占一多半|100个生活大问题


  1. 常见的,一切领域的新手都是“菜鸟”“萌新”;

  2. 而总在拖后腿的不靠谱工作伙伴是“猪队友”

  3. 公司空降的年轻部门领导是充钱的“RMB 玩家”

  4. 电视剧里面的反派一号二号直接就会被叫做“大 boss、小 boss”

  5. 学校办事窗口总在让人去某处领材料再去另一处盖章,任务物品集齐才给放行的行政,是一个典型的三次元“NPC”

  6. 体育解说对于某场比赛的预言实现,但是恰好是相反的方向时,该解说员就是“毒奶”。许多非游戏玩家可能是从体育主持刘语熙知道这个词的,但毒奶其实是个地道的游戏梗,在游戏中可以给队友加血的职业通常会被称为奶妈,而当奶妈被敌对 boss 施放特定减益效果时,原本的加血技能反而会让队友掉血,是为”毒奶“。

  7. 苦练基本功之后碾压对手的朋友可以叫做“十里坡剑神”。这个游戏界典故来自一位台湾的《仙剑奇侠传》玩家,因为没有找对出新手村的船,他用半年时间,在游戏的第一张打怪地图十里坡靠着刷低等小怪把李逍遥升到了 71 级,人们因此尊他为十里坡剑神。

你也可以用游戏进程和模式来形容人生进程,用游戏设定来描述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事件,根据好奇心研究名为“哪些游戏名词现在已经是你的日常用语”的调查,我们为你整理了以下 15 个常见的游戏关键词和应用场景:

1. Easy 模式:为什么别人的人生是 Easy 模式,而我的是地狱难度

为了让不同水平的玩家都有适合自己的游戏体验,大多数游戏在开始时会让玩家自主选择难度等级,早期的单机游戏一般只分容易(easy)和困难(hard)模式,后来还发展出常见的普通、噩梦、地狱三阶难度,或者像《巫师 3》那样用大白话分出“看剧情就好”“想流点汗”“想流点血”和“死而无憾”四个难度。随着游戏难度上升,角色的生存能力递减,怪物的攻击伤害增强。简单难度不用太费功夫就能轻松击败终极 boss,而最高难度里虽然身为主角却光环全无,被新手村小怪碰一下就当场折戟沉沙,和在北上广辛苦打拼水果摊挑个苹果都从来不买最贵 9.8 一斤的我可不就同是天涯沦落人。

2. 新手村:入职三年还没出新手村我还有救吗

新手村,游戏的初始地图,通常是教学引导用地图,任务简单怪物低级,“至今没出新手村”传达出一种没入门不得法的懊恼之情,放宽心踏实点,没准你就是下一个十里坡剑神。

3. 支线副本:不想上班做主线任务,想开支线地图刷旅行副本

支线是游戏叙事术语,相对于连贯走剧情的主线任务,支线任务往往相对独立,有完整的短剧情、额外的奖励;副本是一个特殊的独立地图,最初用于分散玩家减轻服务器负担,后来成为游戏的核心内容之一。在游戏之外支线副本都不大讲究地混着用,表示给自己定一个相对比较容易获得小型成功奖励自己的小任务,度假是旅行副本,搞对象是恋爱副本,给家里超重的硕猫购买减脂猫粮则是操心老父/母亲副本。

如果给当代青年整本词汇表,游戏贡献的单词得占一多半|100个生活大问题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