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治肺癌

自媒体 自媒体

我在美国治肺癌我在美国治肺癌 [转载出处:www.666j.com]


[本文来自:www.666j.com]

近日,我们收到了一位老先生的来稿。老先生将自己在美国治疗肺癌和参加药物临床试验的体验和经过详细记录在来稿中,一是希望通过这篇稿件答谢亲友在他患病期间所给予的关心鼓励,二是希望将自己的经验提供给更多有需要的人参考。为此,我们对老先生的来稿进行发布,以期唤起更多人对我国癌症诊断治疗现状的关注和思考。


|楼钦元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健康报文化频道”(ID:jkb_whyjk),原文首发于2018年10月31日,原标题为《我在美国治肺癌(全文)》,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我在美国治肺癌

作者简介:楼钦元,男,70岁,早年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医学系,1990年代初赴美从事医学研究,入美国籍,2010年从美国礼来制药公司癌症研究岗位退休,2017年10月被诊断罹患非小细胞肺癌后回美国诊断治疗至今。


1

身体一向健康的我误用锻炼治咳嗽,

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患了肺癌




2017年上半年,我在授课时感到喉咙有点不适,所以每天清晨都会在宿舍主动咳一阵,清清嗓子。有一两口痰出来后,嗓子就会清爽舒服,这样持续了几个月。

暑假里,由于天热,晚上使用空调,起床后嗓子干苦,而且感到深部的气管有些痰,就会更用力咳嗽去清嗓子。以前,猛咳一阵后喉咙会感觉舒服些,但在这段时间,即便清晨清了嗓子,白天仍会觉得嗓子难受,喉咙有点痒,时不时会咳嗽一阵。

7月底8月初,咳嗽加剧。我感觉痰多了起来,不仅清晨有,下午和晚上也会有。痰液稀白,与感冒咳嗽的黄色痰液不一样。到了下旬,咳嗽变得不自主,喉咙痒,一痒就想咳,一开口讲话都会先咳一阵。不少人注意到我的咳嗽,催促我去医院看看,但我没在意。除了咳嗽外,一切似乎都正常。

我用加强锻炼来强肺治咳,就冒着夏天的烈日更起劲地去爬山、骑车、跑步和打蓝球。

9月初,咳嗽更厉害了。9月5日,在一个临床医生的英语班课后,我被“拉去”做了胸部CT。结果显示左肺少量积液,右肺疑似炎症改变,心包少量积液。

在服用抗菌素左氧氟沙星 一个疗程7天后,我的痰液似有减少,但咳嗽无明显好转。血像白细胞及CRP(C‐反应蛋白,反映急性感染,升高表明有细菌感染)均正常,说明我没有气管炎等急性炎症情况。但CT显示的积液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如果看到别人是这样的情况,我肯定会想到肿瘤,但是当时我绝对不会把它和自己联系起来。

进入10月后,我的咳嗽越来越严重。10月16日,一位医生朋友“强迫”我去看医生,他用自己的手机为我挂好了号。时隔40天,CT显示我左肺积液增加,肺门阴影扩大。血检一系列肿瘤指标都升高,其中主要针对肺癌的癌胚抗原(CEA)高达6倍多 (32.8/5)。

虽然肿瘤指标不可用来诊断肿瘤,只可做治疗效果的辅助评价,但高出这么多,一切已无疑问了。我很有可能得了肺癌,而且已有转移了。很可能是癌细胞侵犯了周围的淋巴系统,造成淋巴回流受阻而致心包产生积液。

没想到这几个月里难以消除的咳嗽竟可能是癌性咳嗽!

我在美国治肺癌

2017年10月,第一次住院。

大意和自信使我失去了早期诊断肺癌的机会。当时如果及时就医,六、七月刚有咳嗽时就去医院检查,做个CT和肿瘤标志物(CEA)检查,我的肺癌或许能得到早期确诊和治疗,后面的悲剧就不会出现。

另外,表面现象也起了蒙蔽作用。我本是个 强壮、健康,不抽烟、不喝酒,非常注重锻炼的人,所以我的朋友熟人都认为我只是得了支气管炎或肺炎,连见过的几个资深医生也反复怀疑是肺结核,谁也不曾想到我和肿瘤会有联系。

我在美国治肺癌

儿子在工作间隙到病房看我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