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青春为何在今天引发共鸣?

自媒体 自媒体

“那些年”的青春为何在今天引发共鸣?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海报

[本文来自:www.666j.com]


《那些年,我们正年轻》 [转载出处:www.666j.com]

北京卫视播出引热议——

那些年的青春

何在今天引发共鸣


中国艺术报记者 吴月玲


  

日前由中国电视艺委会召开的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的专家研讨会上,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戴清在评价剧中男主角张利军的扮演者杨烁时说,比起电视剧《欢乐颂》里的“小包总”,杨烁这次的表演更加有积淀也更为内敛。


这不是杨烁第一次演军人,但这绝对是一次非常特殊的表演,因为他要出演的是集科学家、军人、企业家于一身的人物。更为特殊的是他在接到这个剧本后就跟父亲说,“你跟我讲讲爷爷奶奶的故事吧” 。不仅是杨烁,还包括剧中很多演员在开拍之前就与导演讨论了特别长的时间。导演韩晓军说,“我们给演员看大量的资料,让他们相信那个年代是有一帮这样的人,心中没有个人利益,全是国家、只有国家” 。


“那些年”的青春为何在今天引发共鸣?

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剧照


  《那些年,我们正年轻》的剧本原名为《大三线》,讲的是张利军等一群一心报国的年轻人义无反顾地从大城市来到西南偏远地区,积极投身到导弹工业的故事。这部在北京卫视播出的电视剧与之前在中央电视台热播的《最美的青春》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把目光对准那个年代为了祖国奉献青春的年轻人。但是这样的青春题材与《那些年,我们追的女孩》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等影片又有明显的不同。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说,“青春永不过时! 《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中那些年轻人的青春让今天的年轻人感动,让今天的老年人能够引起对过往岁月的缅怀、崇敬和感叹,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这就是青春的力量。青春这个主题绝不是写青春偶像,在经典的现实题材作品当中,这个‘青春’甚至比今天流行意义上的青春,更具有打动人的魅力。 ”李京盛认为剧中人物跟今天息息相关,写出了共鸣感。“这种共鸣感真正的把青春价值释放了出来。青春的价值是什么?是为国为家,奉献牺牲。在这些宏大的价值体现面前,我们看到了每一个鲜活的生命,那些青春的光彩到今天依然感动着我们所有人,在这个意义上作品是注入了对历史的思考。”


“那些年”的青春为何在今天引发共鸣?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剧照


  剧中,留苏归来的女工程师向晴签下生死书,最后为了救一位工友而牺牲。观众看到这里,无不潸然泪下。文艺评论家汪守德认为这部电视剧非常真实、生动、准确地揭示了那一代人的精神特质。这部戏不简单的是它反映了一个国家的面貌,还是时代的精神,是军民的气概,是民族的情怀。剧中有许多细节和场景是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他谈到向晴这个人物时说:“实际上她代表的是投身于国防科技事业的这一代人他们所做出的奉献和牺牲。 ”


“那些年”的青春为何在今天引发共鸣?

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剧照


  “三线建设” ,指的是自1964年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中国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正是表现了一群年轻的大学生从大城市到大西南,憋着一股劲,要造出能打下时常骚扰我国领空的U2战机的导弹,让中国在军工上扬眉吐气。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说,有一部分写“大三线”的作品,作者对“大三线”的生存方式,对“大三线”建设者命运的表现基本上都是否定的,甚至是批判的。但是这部剧真实地发现了“大三线”怎么建立起来,这一批投入“大三线”的精英——首先是这一批大学生和高占武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为什么去三线,他们去“大三线”做了什么,他们在“大三线”做出了牺牲的同时,他们究竟是感到委屈还是感到骄傲,他们是感到悲哀还是感到幸福。这部电视剧的回答非常生动、非常真实。这一批知识分子他们就是捍卫国家领土的完整和民族的尊严,捍卫中华民族的生命去到“大三线”的。文艺评论家范咏戈说,“大三线”的建设是在复杂的国际政治环境下做出的决策,并且它的建设过程伴随着文化大革命,所以正面表现这个题材难度是相当大的。他说:“这些青年知识分子放弃了回北京、回大城市,在艰苦的条件下义无反顾。他们有追求、有信仰,为大国崛起甘于把青春留在大山里。这是这部作品的正能量所在。”


“那些年”的青春为何在今天引发共鸣?

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剧照


  剧中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得到了专家们的赞赏。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所长丁亚平说,“剧中凸显的是张利军、马朝阳、向晴、陆若文这样的人,特别是一些男性角色,他们身上可能有缺陷,但是又呈现出一定的完整和统一。像张利军这个人物,真的是非常有特点,给我们印象很深,很有力度” 。戴清也高度评价了张利军这一人物形象,“这个人年轻的时候贫嘴,有些没正形,还有年轻人的一些冲动、浮躁、任性的特征,自己没有升职时,有点自暴自弃,跟朋友生气。另外他性格的复杂性,能力很强,有责任感,,特别是成长后,他顾大局、为人大气、为他人着想。到改革开放以后企业‘军转民’之后,他的思想理念的开放性、进步性。”


  而引入张利军这样的研究导弹的“捣蛋鬼”对于整个电视剧的调性也有相当大的作用。中国视协理论研究部主任赵彤就说,“《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是有喜感色彩的,说明主旋律题材也好,历史剧题材也好,引谐入庄未必就不能对主旋律有所贡献,把握好分寸是关键”。



“那些年”的青春为何在今天引发共鸣?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国艺术报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