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自媒体 自媒体

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原创文章:www.666j.com]

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转载出处:www.666j.com]


有时候,当我们发现一件小时候的玩具、一个旧的作业本,甚至是少不更事的时候画在墙上的一个小小涂鸦,总是要感慨一下过去。


十几年、二十几年这样的时间概念总会在这种瞬间被模糊、被淡化,一个小小的物件好像能让我们好像看见当年的自己一样。


那么,当我们看到几千年前的东西的时候,都是什么样的感觉呢?甚至去触摸、去保护、去解读的时候,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我在秦陵当医生


兰德省经常说,自己是个医生——是给秦朝人治病的医生,他的工作是给秦始皇的士兵们治病,让他们可以尽快回到自己的军队里面去。


兰德省是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文物修复师,他给秦人当“医生”当了22年,一共“治”好了130个秦人。


秦始皇,中国的第一位皇帝,他生活的时代距今已经两千多年了——按照现在国际通用的公元纪年,大概是公元前两百多年。


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两千多年的地壳运动和烟熏火燎,加上出土之后的氧化几乎让这些秦俑面目全非,大部分秦俑身上的彩绘都氧化剥落了,还有很多残缺不全,甚至有一些重见天日的时候,只能被称为碎片,而不能被称为秦俑。


尽可能把这些残缺的零碎复原的工作,是极其枯燥而且困难的——按照兰德省22年复原了130个秦俑来算,平均两个多月都要和同一个俑打交道。


兰德省说,修复陶俑这份工作在他看来,做不好,就是对不起先人。


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萧伯纳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他说人生更像火炬,而不是蜡烛,这只火炬我们只是暂时拿着,总有一天要交给我们的下一代去,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让火焰尽可能燃得好一些。


在五千年的文明面前,我们都只是火炬手,我们这一代人从先人手里接过一些东西——不是拥有,只是保存,总有一天我们要交给下一代的。在交接的过程中,哪怕想做到前不负古人,后不负子孙都太难太难,能求的不过是个问心无愧罢了。


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当我看到五千年文明


我们为五千年的文明而骄傲,可有时候也常常疑惑于,这五千年的文明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和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


古玩字画当不了吃喝,唐诗宋词和GDP很难扯上什么关系,哪怕是先贤们最伟大的思想,也不可能解答实验室里某个和预想中不一样的数据。


经常在电视里看到一个小小的瓷瓶或者瓷杯价值一套房子的故事——还是一线城市市中心的房子。


这种时候每每会想,凭什么呀?再好看的瓶子也不过是个瓶子,本质上跟我们平时吃饭喝水的杯盘碗盏也没什么区别吧,怎么就能值这么多的钱呢?甚至还让这么多人心驰神往。意义何在呢?


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其实有时候,就是这些不当吃不当喝的瓷瓶瓷杯、字画古籍构成了我们最基础的审美,构成了我们和这个世界独特的对话方式。


比如看《琅琊榜》的时候,我们好像并不需要什么审美基础,就能毫无障碍地欣赏梅长苏的缓带轻裘,感知到古朴的场景的奇异和谐感。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藏在基因里的密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唤醒,这就是所谓的“潜移默化”吧。


其实这些意义,有时候并不需要被思考,我们之所以是我们,已经足以说明这一切了。


独家记录秦始皇陵修兵马俑,堪比我在故宫修文物


所谓文明,到底在哪里


再比如说,中国的女孩子们,会喜欢“衣袂飘飘”的感觉,喜欢柔软飘逸的阔腿裤,喜欢风一吹就飘飘欲仙的长裙,喜欢垂顺的衣摆和发丝随着我们的每个动作律动的奇异美感。


其实仔细想想,在对衣物的审美中,追求“飘逸”和“仙”,好像是中国的女孩子们所特有的。比如阔腿裤,西方的T台上更常见的其实是立体的剪裁。


这些“飘逸”的气质,相对于时尚杂志,我们甚至在莫高窟的壁画上更容易找到——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和一千多年前的古人更加亲近。


曾经有关于“汉服”的问题,,在网络上引发了很大的讨论,有人以为汉衣冠作为“民族服装”应当被保留和发扬,也有人以为汉衣冠到底是什么,本身就是个很难界定的问题。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