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自媒体 自媒体

持续低迷了半个多月的内地影市,终于在这个周五等到了救市之作,《毒液:致命守护者》来了。 [好文分享:www.666j.com]


[好文分享:www.666j.com]

影片单是凭借午夜场的票房(1542万)就拿到了周四的单日票房冠军,这个成绩在今年上映的影片中,也仅次于《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5950万),同时还高于去年上映的《蜘蛛侠:英雄归来》(990万)。而周五的单日票房成功突破两亿,也把昨天的大盘带回了两亿五以上。


好吧,就连我这种一贯懒得聊票房的人,都要如此关注票房,可见如今是有多冷了。


好在,一切有了变化……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自从汤姆·哈迪确定出演《毒液》,所有人都在期待这部影片。现在看来,影片果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


合作了《毒液》之后,导演鲁本·弗莱斯彻谈到“汤老湿”的时候,对他的评价是“:他太有意思了……说不清楚,但我就是被他吸引住了,我觉得大部分观众都跟我一样。”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毒液:致命守护者》片场拍摄工作照,右为导演鲁本·弗莱斯彻


这句话基本说出了很多人期待《毒液》的原因。更重要的是,还有谁比人见人爱,可甜可盐的“汤老湿”更适合毒液这种亦正亦邪的角色呢?


在汤姆·哈迪出演的上一部超级英雄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里,他几乎连正脸都没有露,就演绎出一个可以跟小丑媲美的超级反派。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中,汤姆·哈迪出演反派贝恩


犯罪电影《传奇》中,他一人分饰双胞胎兄弟,将暴力与偏执进行到底。同一年的《荒野猎人》中,他是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凶手;到了《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他又成了人狠话不多的反英雄类型男主。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剧照


总结起来,汤老湿演过的角色,大都不是什么善茬。选择由他来出演“毒液”这个在漫画原作中同样不是善茬的人物,索尼基本就在昭告天下:这个毒液,不好惹。


作为IGN百大漫画反派榜单中排名第22位的伟大反派,毒液在1984年5月出版的《超凡蜘蛛侠》第252期中初次登场。最初,毒液只是作为蜘蛛侠的全新制服出现。


随着故事的发展,毒液的背景故事也更加丰富。他被描述为一种有思想、有感觉的外星共生体,常常以液体的形式出现。离开母星之后,毒液必须要找到宿主才能生存下去,蜘蛛侠就是毒液的第一个人类宿主,并在之后成为他的劲敌。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封面上蜘蛛侠穿着的那件胸前有白色图案的黑色制服,其实就是毒液


毒液上一次出现在电影中还要追溯到2007年的《蜘蛛侠3》。电影不仅把蜘蛛侠(托比·马奎尔 饰)跟毒液的关系交待清楚,还一步到位地给毒液找到第二任宿主——记者埃迪·布洛克(托弗·戈瑞斯 饰)。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蜘蛛侠3》里的埃迪·布洛克


大概因为“同行是冤家”,《蜘蛛侠3》里的埃迪·布洛克/毒液是彼得·帕克/蜘蛛侠最大的对手。他被塑造为一个完全的反派,最终落得被烧成灰的下场。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蜘蛛侠3》中,彼得·帕克(上图)发现新制服“毒液”会触发他嗜血的那一面,并最终在教堂钟声的里脱下了制服,而很快地毒液就找到了埃迪·布洛克,并与他合体为新的毒液(下图)


虽然毒液的第一次银幕亮相并不算讨喜,索尼还是铁了心要把毒液的独立电影搬上银幕。即便连毒液的创造者之一托德·麦克法兰都说,以反派为主角的毒液电影弄不好会搞砸,,索尼也没有动摇过。


在汤姆·哈迪版的《毒液》最终开拍之前,单是索尼就搞出了不少于六版的毒液电影剧本(这还没算大卫·S·高耶1997年给新线写过的一版)。


经手过这个项目的导演包括但不限于:盖瑞·罗斯(《饥饿游戏》)、乔什·特兰克(《超能失控》)、艾里克斯·库兹曼(《新木乃伊》)。


在这个过程中,对于电影版的《毒液》到底要怎么处理与蜘蛛侠的关系,索尼一直犹豫不决,在要不要让毒液与蜘蛛侠共享一个宇宙的选择中反反复复。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毒液》正式开拍前,漫威影业的主席凯文·费奇说,《毒液》的电影是独立于漫威电影宇宙的。


制片人艾米·帕斯卡尔的说法是,《蜘蛛侠:英雄归来》之后,索尼旗下的漫威宇宙电影都在同一个世界中进行,她形容这些电影对那个世界而言就像是“辅助”。


玩过《王者荣耀》的人都知道,辅助的精髓就在于混和背锅。


就《毒液》来说,虽然索尼一直对它不抛弃,不放弃,但它跟重启版的《蜘蛛侠》系列完全没有搭上任何关系(主要是因为索尼与漫威影业的合约规定)。这也意味着,就算是《毒液》不幸扑街,《蜘蛛侠》系列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现在索尼漫威电影中的蜘蛛侠与毒液可以用“最熟悉的陌生人”形容了


所幸,《毒液》没有扑街。即便是烂番茄上《毒液》的影评人评分平均只有4.4(满分10分),影片的爆米花指数还是坚挺地保持在87%。


影评界的诸多批评并没有影响到观众们在看完影片之后收获的愉悦与快乐,也没有影响到《毒液》票房的成功——影片的全球票房已经超过五亿美元。


因此,也有分析称,《毒液》的成功让迪士尼买回蜘蛛侠版权的可能性又小了一些,“迪士尼可能得把索尼买下来,才能收回蜘蛛侠了。”


“辅助”做到《毒液》这份上,索尼夫复何求?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分析人士称,《毒液》让索尼在持有《蜘蛛侠》版权上,比迪士尼更具优势


跟姜文接拍《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的理由类似,汤姆·哈迪之所以愿意出演《毒液》,也是因为他的儿子路易斯是个毒液粉。“我想拍点我儿子能看的电影,所以我就演了这部我要咬掉人头的电影。”


当然,今年刚刚十岁的路易斯还是看不了《毒液》的(影片在北美被评级为PG-13),但是汤老湿的父爱如山和英式幽默,大家可以随便感受一下。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能在电影里体验一把咬掉人脑袋的感觉固然相当硬核,不过拍摄《毒液》的过程并不轻松。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汤老湿就吐槽说,自己在拍摄过程中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电影拍完之后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他甚至说:“为什么不是十年前让我演这个角色呢?”


耍帅、硬核这些事儿都得趁早,不为别的,就怕上了年纪身体扛不住,更怕想硬核也没了头发。


《毒液》中,汤姆·哈迪的角色还是记者埃迪·布洛克,同时他也是第一个让毒液成为毒液的男人。而影片要为我们展示的就是埃迪·布洛克与毒液从对抗到共生的过程。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漫画中,无论是埃迪还是蜘蛛侠,都只是毒液众多宿主中的两个。毒液本身是没有善恶之分的,如果宿主是好人,他可以让共生体更加强大;如果宿主是坏人,那么共生体也会成为超级反派。


毒液就跟世间所有的工具一样。工具本身没有正邪之分,问题的关键在于使用者。


电影中的毒液虽然斩断了跟蜘蛛侠的关系,但是作为超级英雄电影的起源故事,影片的叙事是自洽的。做记者的埃迪有点有勇无谋,但是他敢于凭借一己之力死磕科技大佬德雷克(里兹·阿迈德 饰)就足以可见他的正义感。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毒液》中的科技大佬摊上了另一个寄生体“暴乱”,暴虐程度突破天际


因为揭发科技黑幕,埃迪遭到封杀,失去了工作。之后,又为了探求真相,埃迪“感染”了毒液,成为毒液的宿主。两个失败者的相遇,反而成就了一段佳话。


在导演鲁本·弗莱斯彻看来,《毒液》无疑是一部另类的电影,无论是宿主埃迪·布洛克,还是寄生体毒液都不是典型意义上的英雄型角色:埃迪失业又失恋,堪称中年失意男,而毒液不想离开地球的原因则是他在母星上原本就是个loser。


最终,这两个loser在电影里实现达成了合作。很难说是埃迪驯服了毒液,还是毒液治愈了埃迪。两个人的相互取暖,总好过独自悲伤。更难得是,他们两个人的互动真的很来电,电力甚至明显超过埃迪跟他的前女友安妮·韦英(米歇尔·威廉姆斯 饰)。


导演弗莱斯彻跟汤老湿很清楚,埃迪与毒液的关系并不是《化身博士》中博士与海德的关系。《化身博士》讲述的是阴暗的欲望战胜理性的善良的故事,而埃迪与毒液的合体不仅比他们各自都更加强大,也治愈了彼此的孤独与无助。


难怪许多人调侃,《毒液》就是埃迪与毒液的爱情故事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影片中的人高马大、拥有“卡姿兰大眼睛”还牙尖嘴利的毒液全部都由CG制作完成,他的声音则来自汤姆·哈迪。


为了区分埃迪与毒液,汤老湿还给两个角色精心设计了不一样的口音。埃迪是平平无奇的美国口音,而毒液讲话的方式则是花花公子式的油嘴滑舌。


观看《毒液》的一大直观感受就是,这部电影自带吐槽弹幕,还没等观众反应过来,银幕上的毒液就把槽都吐完了。毒液的自说自话以及他与埃迪之间的对话是影片笑料的主要来源,而这种设定也让埃迪与毒液这两个角色都变得更加可爱了。


承认吧,《毒液》就是一个甜蜜的爱情故事


此外,导演弗莱斯彻还给了汤老湿很大的即兴发挥空间——这显然让汤老湿把他的个人魅力发挥到了极致。


片中有一场戏份是,刚刚被毒液附身的埃迪去到餐厅后直接坐在水缸中,抓起龙虾生吃。按照原计划,埃迪是不必坐到水缸中的,但是汤老湿坚持认为他应该坐进去,于是影片的道具团队不得不连夜赶工加固鱼缸,好让它承受得住汤老湿的重量。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