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自媒体 自媒体

有个导演,也是演员。

[原文来自:www.666j.com]


[原创文章:www.666j.com]

很少人知道他是“不让导则演”。


而Sir看未来的它,将会成为很多人服气的“演而优则导”——


《树王》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一张海报,两个名字,满心期待。


右下角,阿城原著。


右上角,田壮壮电影作品


这行字,真是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演员”田壮壮。


这两年他凭演技圈粉无数。


《相爱相亲》中,他演驾校教练老尹,入围去年金马奖最佳男主。一首跑调的《花房姑娘》,唱进观众心里。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后来的我们》中,他演林父,入围今年金马奖最佳男配。趴在桌上写信那一幕,观众看着看着,都没意识到眼泪已经落下。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但我们陌生的,是导演田壮壮。


真是有十年没见了!


好多人都已经忘了,上一部田壮壮电影作品,还是2009年的《狼灾记》。


好多人也已经忘了,田壮壮作为导演,曾站在“中国第五代”的山头上,一点不比张、陈那两位差。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出了朱辛庄,我他妈只服田壮壮。


今年6月,中国电影导演协会2017年度表彰大会开幕。


今年也正好是“中国第五代”40周年。


导演系的田壮壮,摄影系的张艺谋等一群北影78级上了台。


主持人让导演系代表先发言,张国立下意识喊出了张艺谋的名字。


张艺谋有分寸地摆摆手,不敢僭越。


在大众眼里,78级的代表是张艺谋;但在78级,代表另有其人。


接着,拍过《三毛从军记》《钱学森》的导演张建亚从后面把张艺谋身边的田壮壮推了出去。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在上学那会,张建亚就特崇拜班长田壮壮。


他曾说:


“出了朱辛庄(北京电影学院原校址),我他妈只服田壮壮。”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我还要等陈凯歌呢。”


1978年,全国恢复高考,北京电影学院重新招生。


这一天被《电影手册》评为20世纪电影史上一百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之一。


田壮壮,是其中一位考生。


他一出现就自带光环,结结实实的“星二代”。


父亲田方,著名男演员,《英雄儿女》男主演,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时候,田方就坐毛主席旁边。


母亲于蓝,著名女演员,《烈火中永生》中扮演江姐。


当时一起参加考试的李少红,就特别留意了田壮壮。


看完真人后,她有点失望。


“印象中,他爸简直帅呆了!所以一看见他长大……怎么长成这样了。”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考试时,他又锦鲤附体。


考影片分析,题目就是他爸主演的《英雄儿女》。


田壮壮上小学时,正好听过导演和剧组在他家开会。


两小时的考试时间,田壮壮半小时就交了卷。


走出考场,他在树下抽着烟、吃着冰棍儿,路过的老师问他怎么还不走,他说:


“我还要等陈凯歌呢。”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田壮壮和陈凯歌是发小。


两人一块上北影,一块拍电影。


虽然若干年后陈更有名,但在学校,田才是78级的骄子。


上学期间,陈凯歌还在制片厂找实习,田壮壮已经拍上了短片。


毕业之前,田壮壮凭借父母的资源和自己的才华,总共拍摄了《我们的角落》《小院》《红象》《九月》四部作品。


这个记录,北影至今无人能破。


毕业后,两人各自拍出了自己的长片处女作。陈凯歌拍了《黄土地》,田壮壮拍出了《猎场札撒》。


当时文化部艺术顾问,纪录片大师尤里斯·尹文思看了两部电影后,对《猎场札撒》赞不绝口:


“我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地方,这里的天、太阳、人、草原都是真实的,我第一次看到让我觉得这么真切的人。”


当时有人想让尹文思也评评《黄土地》,他说:


“那也是一个值得说的电影,但我现在不想说,现在我只想说这部电影。”


后来马丁·斯科塞斯来北影,看了田壮壮的电影后曾预言:


他会是中国最伟大的导演。


这个预言最终,没有实现。


准确地说,没有以众人期望的方式实现。


1992年,北影制片厂热火朝天,一大片空地都被陈凯歌用了,用来拍《霸王别姬》,只剩下一小块。


这一小块也有用。


田壮壮用它搭了条老北京胡同,拍《蓝风筝》。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上为《霸王别姬》片场照,下为《蓝风筝》剧照


次年,陈凯歌凭《霸王别姬》摘得截至现在、中国唯一金棕榈。


田壮壮因为《蓝风筝》,被禁拍电影。



“不要否定十七年。”


“中国第五代”,与其说是个时间概念,倒不如说是个政治概念。


这批电影人在成长阶段,都经历过中国社会的大动荡。


田壮壮亦如此——


“你就觉得一天之中吧,突然间就好像天地调了一个个儿。”


文革期间,田壮壮的父母一下子从名演员变成反革命分子。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田壮壮母亲于蓝接受采访笑谈过去


田壮壮只能跟着大伙批斗父亲,但嘴里怎么也喊不出“打倒田方”四个字。


他们院里,还有个跟田壮壮关系特好的编剧海默。


头一天晚上,海默告诉田壮壮要多读点书。第二天就被抓走,四五天后就传来了他被红卫兵打死的消息。


田壮壮说,那是他第一次这么近接触死亡。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再后来,17岁的田壮壮去插队,出发前一天,他特意去看正在劳动改造的老爹。


田方没什么话,两人就隔着大铁门,对视。


“你走吧。”田方说。


“你先走吧。”田壮壮答。


田方背着个铁锹走了。


可田壮壮没走,一个人在门外抽了1小时的烟,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大了。


被禁十年他还是学不会弯腰


有亲人的生离,有朋友的死别。


这段历史,就这么渗进田壮壮的生命,成为他之后很多年的一种创作动力。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