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自媒体 自媒体

文 | 闵思嘉 [本文来自:www.666j.com]


[原文来自:www.666j.com]

今天要说的,是整个十一月最让人期待的电影,《毒液:致命守护者》。


在北美上映之后,豆瓣7.3分,烂番茄的爆米花指数也有87%。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你肯定会不由自主地拿毒液和死侍比较,因为他们都是漫威宇宙里的「反英雄」。从现有的口碑看来,《毒液:致命守护者》也已经大有超越《死侍》的趋势。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我有预感,等影片在国内上映后,毒液必然会成为被大家疯狂讨论的,漫威历史上最具有魅力的反英雄。虽然准确地说,他属于「索尼漫威角色宇宙」(SUMC)。


毒液之所以这么受欢迎,我总结了一下,大概是由于他是历来的英雄里,最分裂的一位,且这种分裂在影片里有好几重指向。这其实就很像现实中普通人的纠结,或者是超能力者决定是否要做英雄的摇摆。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分裂之一是说本来毒液就由两部分:埃迪和毒液共生体构成,从人格上来说就是分裂的。


之二是说毒液的外形,分裂成了既暗黑又性感的两个特点,张嘴就要咬掉人类的脑袋、随时可变的流体状态、暗黑的同时还有点恶心;但是大眼睛和大舌头的设定,莫名又很性感。


之三则是毒液既loser又可爱的性格设定,特别的话痨。毒液在原漫画里,是个相对更暗黑些的角色,再加上共生体以人类为宿主的状态,本来也就有与毒品相关的隐喻。但这次的独立电影更加专注于去讲毒液这个超级英雄是怎么诞生的,对于原著中毒液形象里一些比较暗黑的部分并没有太过着墨,转而塑造了一个比较萌和话痨的毒液。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这其实也算是在另一个层面上还原了它,因为毒液本来的设定就是「反蜘蛛侠」,不仅在外形上很相像,在话痨上也是一样,这样的改编,也更有利于以后宇宙的拓展,以及与蜘蛛侠等故事接轨的可能。


作为这个形象的第一部独立电影,《毒液:致命守护者》用一个典型的英雄源起故事开了个好头,影片用了很长的时间来铺垫埃迪如何从一个还算惬意的记者,因为调查生命基金会老板卡尔顿·德雷克的黑幕,而丢了工作、没了女友,进入到失意潦倒的境界,类似的可对比《钢铁侠1》,把主角扔进谷底,是最容易建立起好感,让我们认同他的方式。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生命基金会老板卡尔顿·德雷克


在这种常规的英雄源起模式下,《毒液:致命守护者》却拿出了最不同的一点,它抹除了超级英雄的英雄性质。


与通常的那种英雄受到某种召唤,并最终走上觉醒之路,再成为英雄的模式不同,埃迪成为毒液的路途太过偶然,甚至很难说有觉醒的过程。比如小蜘蛛,就有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觉醒;钢铁侠也最终意识到,自己才是父亲最好的创作,解开了长久以来的心结。


但埃迪就不一样,他更像是个撞了大运的倒霉蛋,因为调查而失去了一切,只能住廉价公寓,从头到尾都没有超能力,只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拥有了毒液共生体,才成了毒液。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埃迪就是个loser


但微妙的是,虽然埃迪没有觉醒的过程,毒液共生体是有的,至于它的觉醒过程,在这里我不打算过多剧透。总之,在超级英雄体系中最重要的「觉醒」一环,他们都是分裂的,这是第四重。


影片其实让毒液共生体回答了「为什么会是埃迪?」这个问题,答案是他们俩都一样,是自己星球上的loser,分开来都落不着什么好,还不如共生在一起才能有点作为。


这种同病相怜的loser气息,也打破了超级英雄总有过人之处或肩负特殊责任的设定。片中的一段情节,也从侧面揭露了埃迪的失败,他的女朋友安妮让他不要再像在纽约一样被踢出报社,不得不让人联想起《蜘蛛侠3》中埃迪因为照片作假被蜘蛛侠指出,而被报社炒鱿鱼的历史。至于这一闪而过的闲笔,会不会再和新蜘蛛侠的故事接轨,就要等以后才知道了。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影片抹去主角身上英雄属性和超能力的设定,再加上毒液共生体的外星生命身份,使得比起聚焦于超级英雄成长史的漫威时代影片,《毒液:致命守护者》倒是更像一部以外星生命为主角的科幻片,带上了一种七八十年代的复古质感。


这类影片的特点,是讲述外星生命与人类之间的关系,那些假想敌们或最终露出獠牙,或与人类成为朋友,,代表的是人类内部阵营的对立,抑或个体内心的阴暗与挣扎。


而《毒液:致命守护者》,则用毒液共生体与埃迪之间相互控制的关系,将超级英雄片与经典科幻片成功嫁接了起来。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必须要说,影片动作场面的设定,用惊艳来形容丝毫不夸张。毒液本身的特点,就决定了影片的动作场面必须摒弃既往的打斗观念。常规大片的动作场景不论是人和人,还是人和怪物的打斗,都是基于实在的肢体动作,简而言之,是刚体和刚体之间的打斗。


但毒液,是变化的黏液状态,它出场时刻的动作,多数是流体和刚体的打斗,在毒液最后与暴乱的大战之中,甚至是流体和流体的打斗,这些部分,常规的动作设计几乎无法完成。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毒液与暴乱的流体打斗动作


但《毒液:致命守护者》一方面是在特效上做到了登峰造极,另一方面,则是在具体的打斗上,有了很多新颖的借力打力的设计点,最终的观感,不仅丝毫不重复,还非常震撼。光是这些动作场面,就值得你走进电影院,并且,要选择一个放映质量最好的IMAX,刷两遍都不为过。


影片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在讲埃迪和毒液共生体使用同一个身体发生的搞笑事件,这奠定了影片的喜剧调性,导演鲁本·弗雷斯彻已经说得很直接了:「《毒液:致命守护者》的核心看点,就是挖掘宿主和毒液的关系,看他们在彼此相处过程中产生的黑色幽默。」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另一方面,这些唇枪舌战,或者埃迪在毒液就要咬掉别人脑袋时又夺回控制权的拉锯战,也相当于是超级英雄学习如何控制和正确使用自己能力的过程,只不过因为毒液共生体的存在,这个过程变得人格化了。


你会发现,埃迪从用「我」、「你」来区分自己和毒液共生体,到最终变成了用「我们」来称呼彼此的时候,才是「毒液」这个形象,真正确立并诞生的时刻。


因为至此,他们才不是抢夺这具身体的控制权,而是用一种缔结彼此的方式,一起生活下去。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有意思的是,是当毒液时不时在埃迪脑海中发表意见的时候,也颇有种双重人格或是精神分裂的样子,这在承担搞笑作用的同时,其实也暗示了英雄作为人的黑白两面性,也算是影片所保留的关于原漫画的那些精髓部分——毒液这个角色有可能存在的黑暗面。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斯蒂文森的小说《化身博士》(The Strange Case of Dr Jekyll and Mr Hyde),也有改编的同名电影,故事中白天杰柯尔是善良的医生,晚上就变成邪恶的海德人格,里面的「Jekyll and Hyde」后来还成为了双重人格的代名词。而毒液,毫无疑问就是超级英雄里的「Jekyll and Hyde」。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索尼要开启自己的宇宙并非易事,差异化更是难上加难,《毒液》走的是既冒险又稳妥的一步。


看看几分天下的这些超级英雄片巨头,每一个其实都在寻找自己的标签化和差异化。漫威对超级英雄的理解源自神话体系,它将这些英雄做成了一个矩阵,超级英雄的宇宙是从它这里开启的,所以它作为先行者,有着各种各样的英雄,终极矛盾也从个人化的问题上升到了宏观的人类命运。


DC呢,《蝙蝠侠:黑暗骑士》所带来的史诗感和正剧感的悲壮氛围,至今都还是影迷们理想中最DC的超级英雄片样子,但其实这是最难驾驭的一种模式,可以说到现在为止DC的尝试都没能重现当年的风采,有点又想要接近大众又想要严肃的摇摆。


《毒液》是超级英雄电影的一次进步,不光是因为loser逆袭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