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自媒体 自媒体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原创文章:www.666j.com]
[转载出处:www.666j.com]


爱是一种普世价值。



在日本,有个叫“奇迹体验”的节目组,节目内容也正如其名,介绍来自世界各地难以置信的故事,或充满希望,或让人毛骨悚然,都永远围绕着“奇迹”二字。


在2018年,这个节目组就出了这么一期节目:围绕游戏和少年特别的三天,改变人生的奇迹般的相遇。


故事的主角是游戏开发商CyberConnect2的现任社长松山洋,这家厂商的代表作是《火影忍者:究极风暴》系列和.hack系列。而故事的开端就来源于《.hack//G.U.》——一款发售于2007年的PS2游戏。


作为社长,松山洋在10年前满足了一个即将失明的少年所提出的愿望——


“想玩《.hack//G.U.》。”


节目本身拍得很顺利,但是播出的时候遇到了麻烦,原本的的预计播出时间是2018年2月至3月,但是在这期间的赞助商是任天堂。


前面提到过,这是一款PS2游戏,是索尼平台独占。要在任天堂赞助的节目里,介绍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的独占游戏,按常识来讲是不会被允许的。


当时的节目组也认为十有八九是播不了了,准备将节目延后。不过,还是不抱希望地找了任天堂商量。


没想到的是,任天堂居然同意了。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当然,傲娇的小条件是不可避免的,任天堂要求:“节目里不要总是提PlayStation这个词”。


于是,在实际播出的节目中我们看到了一番奇景:在这个以PS2游戏为故事中心的节目的赞助商里,你甚至能看到任天堂的名字。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这种“节目组给赞助商爸爸的竞争对手出节目,最后还获得允许”的事听起来天方夜谭,但是如果放在个节目中的故事里,却有几分顺理成章的味道。


任天堂给出的允许,并不是退让,而是以另一种方式参与到这个游戏制作人和失明少年的故事里。这是一个非常日系的,由无数奇迹和善意一起编织而成的真实故事,并且至今仍在继续。



1


CyberConnect2,以《火影忍者 究极风暴》系列和《.hack》系列闻名。


其现任社长松山洋,在少年时代就热衷于《少年JUMP》上的漫画,也总是苦恼为什么漫改游戏的质量大多颇低。但那时的他从未想过踏足游戏界,毕业后就从事于混凝土制造,大阪的巨蛋也有他的一份助力。


直到1996年,他于机缘巧合之下与大学时代友人一同成立Cyber Connect,并于5年之后升职为社长。与此同时,松山洋为了寓意在自己的带领下公司将进入“第二阶段”,还把公司改名为CyberConnect2,也呼应了当时属于PS2的天下。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白手起家,还给公司标志“第二阶段”,这让松山容听起来分外像日系漫画里的热血少年。但在之后身上他身上确实也同时背负了两个热血少年的命运。


2006年12月23日,松山洋接到了一个来自万代的开发部主任的电话。


在电话里,对方表示希望松山去看望一个特殊的孩子,名叫藤原洋。随后向他讲述了这个特殊孩子的情况和愿望。



2


藤原洋于1985年在北海道出生。在他1岁之前,都过着一个普通孩子本该拥有的,幸福而平淡的普通生活。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直到藤原的母亲发现藤原与众不同的眼睛——瞳孔不知为何异常发亮,好像被一层膜覆盖了一样,不久后还出现了斜视。


虽然咨询的几位眼科医生都表示“应该没什么问题”或“给孩子测眼底很困难,请等他长大点再来”,难解担忧的藤原母亲仍然坚持四处求医。


最终,在东京一所有条件能给幼儿进行眼底检测的医院,藤原洋被确诊患有一种名为“视网膜母细胞瘤”的疾病。


视网膜母细胞瘤是一种常见于儿童的眼癌,虽然治愈率较高,但藤原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他们最后拿到的诊断结果上摆放着只有无比残酷的事实:右眼已失去视力,另因肿瘤仍在扩散,必须尽快将右眼球取出,左眼是否可以留下取决于治疗的结果。


取出右眼,肿瘤转移,治疗左眼。藤原洋过于年幼无法理解这几个字背后的现实。几天后,近乎右半个身子都被埋在纱布里的他被推出了手术室,自此失去了一半的光明,他的母亲也无法从泪水里看清他的样子。


手术完毕后马上开始的是漫长且痛苦的治疗过程,无论对藤原还是对他的母亲来讲,都是非常不公平,且无法忍受的。


就在这样的情形下,藤原洋的父亲最终选择遁地失踪,母子二人眼前只剩下名为生活的无形海洋。


最终在二人的坚持下,藤原左眼的治疗取得了成功,复发概率也随着藤原一年年的长大变小。


虽然眼前覆盖着无法拂去的阴影,但藤原洋仍然慢慢的长大了。他开始学习打棒球,踢足球,空手道,还有学书法,玩的第一款游戏是《超级马里奥兄弟》,还经常和弟弟一起打《任天堂明星大乱斗》,喜欢看《龙珠Z》、《幽游白书》。他的一切就和其他孩子一样,只是因为只有一只眼睛要付出更多努力,期间又多了不知多少艰辛,但他仍然磕磕绊绊的度过了十几年的时光。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直到2004年11月,藤原刚过完19岁生日不久。


在那天,他像往常一样结束了工作,因为太累在浴缸里睡着。而当他醒来后突然发现在左眼的视线里,出现奇怪的虫子一样的东西,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


怀着心里的不安,再去医院做检测的藤原得到了“复发”这两个字作为答复。医生劝告他:“如果你珍惜生命,就应该立刻摘除眼球。”


藤原无法接受失去仅存的一只眼睛,再次开始了抗癌治疗。第一次治疗首战告捷,病情得到了控制,,但随之而来的是病情的再次反噬和无奈之下的再次治疗,仿佛无休无止……


在治疗中的一天,藤原玩了CyberConnect2开发的游戏《.hack//G.U.》。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在《.hack // G.U.》系列里,未来的网络游戏玩家们可以登入一个叫作“The World”的虚拟世界。


藤原想,如果现实里真的存在这样的游戏,那即使变成盲人也可以玩游戏吗?这一点点小小的念头作为梦想,从此在他心中发芽。


伴随着长期的治疗,藤原的病情反而逐步加重,并发症也随之而来。最终到了不得不做出决定的时候,如果再不摘除左眼,那癌症甚至有可能扩散到脑部。在死亡的阴影下,藤原做出了决定。


2006年12月5日,藤原的失明倒计时开始了,手术日期定在2007年1月9日。


假如还有三十多天的光明,那你想做什么,生活开始向藤原发问。


藤原在第二天开始,就开始尽可能地和亲友多加见面,想多看到家人和朋友的面孔。


当有一天他和のぞみ財団的“癌症儿童关爱协会”中的一位成员待在一起的时候,说起《.hack//G.U.》即将于1月18号发行的第三部时,藤原小声而失望的嘟囔:“那个游戏在手术后才发售,玩不了好遗憾啊。”


藤原在1月9号就要做手术取出左眼,而9天后想玩的游戏才会发布,即使只有几天的差距,对他而言也是永远的错过。


藤原说完这句话后,也许当时没想到这个成员会放在心上,也没想到他们会真的找到万代和CyberConnect2。



3


当松山洋听到 “有个三周后就要失明的孩子想在此之前玩你们的游戏”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


松山洋当即决定和几个同事一起去将游戏送给藤原,但是仍然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游戏当时虽然已经做完了,游戏光碟的内容也没问题,但由于还没有开始真正的生产,仅仅只有一张试验用光盘。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为了不让藤原失望,松山洋特意制作了一份印刷品包装,又觉得只有光盘太简陋,又自己制作了一份说明书,最后还特意请了主人公的声优樱井孝宏和夏本温子签了名。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松山想让它尽可能接近正式的商品光碟,能够对藤原说这是世界上目前唯一一个正式游戏碟,好让这个孩子开心。


在12月25日圣诞节,藤原即将失明的十几天前,松山洋和同事们成功将包装好的游戏碟送给藤原。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面对感激兴奋又开心的藤原,松山洋和同事们又与他聊了很久,但并没有聊藤原的病情或是接下来的生活,只是兴高采烈地说了很多关于游戏的话题,还分享给藤原一些关于游戏开发的背后故事。


在告别藤原回去的地下铁上,同事对松山说了这样一番话:


“松山先生,这真的是非常非常特殊的一件事情。世界上明明有更多美丽的事物、惊人的景色,很多很多对吧?美景,白云,大海,山,川,夕阳,朝日,星空……有更多本可以看到的景色,想看的景色才对!但与之相比,他竟然选择了我们做的游戏,不是马里奥,也不是塞尔达,不是FF、DQ,是《.hack // G.U.》!这难道不比获得日本游戏大赏更厉害吗?”



4


松山洋在拜访藤原后,动用了只有在紧急时刻才会使用的联络网发布开会的讯息,要求公司所有员工在1月5日早上必须到公司,有非常重要的话要说,严禁迟到。


在所有员工的面前,松山洋说:


“……我们所做的事情,在世界上真的是有用的吗?真的有意义吗?这些事情正让你们担心着。我要在这里告诉你们答案。是有意义的,我们在做的名为‘娱乐’的工作,果然是有意义的。我们每天都在烦恼着痛苦着工作,而对我们完成的作品抱有期待的玩家绝对有……像藤原洋这样的孩子绝对不止一个,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而我们正在成为他们的勇气和希望。”


在当时,松山洋工作内容只有游戏,而在游戏往往被否定,被认为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对教育不利的时候,他时常会怀疑自己的这份工作。但通过藤原希望在失明前玩到自己所做游戏的这件事,松山洋开始相信,自己的工作是真的有意义的。然后这份从藤原身上获得的勇气与信念,他又通过这番话传达给了自己的员工。



5


年底的时候,藤原洋在家里玩《.hack // G.U.》,他因为听了那么多人关于这个游戏的意见和想法,感觉玩起来要好玩很多倍,他在过年前把游戏打通了。


这个新年,藤原像往常一样和家人一起放松,没有任何改变。随后于1月8日,他平静的住进了医院为手术做准备,准备坦然步入永恒的黑暗,在那天晚上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望向东京头顶的星空。


2007年1月9日,关于这个日子藤原在自己的手记里只记录了这句话:


この日、光を失った。

在这一天,我失去了光明。



6


2017年,距离藤原和松山洋的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十年。


松山洋在做一项《.hack // G.U.》的后续作品,尽管工作比较忙碌,但松山洋还是想把这件事情告诉藤原。


但是10年前藤原的电话号码已经失效了,邮件地址也改了,松山洋找不到再次联系到他的方式。


无奈之下,他只能试图通过网络来寻找藤原的蛛丝马迹,当他用“藤原洋”和“视网膜母细胞瘤”这两个关键词搜索的时候,发现了一则带有藤原照片的新闻。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而照片里,除了藤原,还有他现在的妻子和女儿。


新闻里写道,2007年北海道的一个视力障碍中心里,藤原遇到了因为车祸同样失去了双眼视力的幸恵,两人开始相爱,并于2013年结婚。


在2014年,他们又共同迎来了一个新的小生命,两人的女儿,结爱。


在一则新闻里写道,尽管两个人的眼睛都无法看到,但是还是能巧妙的感知到女儿现在的表情,藤原说:“我能用声音和空气来理解它,而不是想象力,我觉得它在我的心中看着我。你看,现在她就在笑”


另外,因为藤原所患的视网膜母细胞瘤是遗传性疾病,夫妇二人很注重预防结爱的眼疾。


在四次反复的定期检查后,他们女儿结爱的眼睛没有丝毫异常。


看起来两个人的黑暗里,最终照进了一束光明。



7


看过报道后的松山洋,通过和记者联系,再次取得了藤原的联系方式。


他认为自己在藤原的事情里找到了制作游戏的意义。但是,它不能仅限于游戏制作。每个工作都是有意义的,为了表达这一点,松山洋决定写一本书。


在2017年的11月,《名为娱乐的药-由游戏制作人送给一个失去光明的男孩》出版了,在这本书里,松山样记录了这个充满奇迹的真实故事,引起了巨大反响。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而在今年,就有了文章开头的节目。



8


松山洋把游戏称作“名为娱乐的药”,把它送给了即将失明的藤原。虽然这份药无法治愈任何病痛,但是它能在人的心理埋下小小的,希望的种子。


松山洋问过藤原,为什么在拥有光明的最后这段时间里,选择的是《.hack//G.U.》?


藤原说:“明明在床上玩着游戏,但是不久后眼睛就会看不见了,这样的感觉很恐怖…但是我不得不接受,这个是现实…所以我最后做了个梦,在这个游戏里。”




投稿请发送至:

tougao@yystv.cn


发送红色关键词获取近期精彩内容


嘘声 |暴雪嘉年华上的嘘声


争霸 |《魔兽争霸3》的高清重制为什么那么受欢迎?


脑洞|德国的游戏审查制度有多奇葩,开发商的脑洞就有多大


乱入 | 我堂堂刺客怎么就乱入历史节目了?游戏同人图让各国媒体屡屡翻车


因为一个感人的故事,任天堂允许在自己赞助的节目里出现索尼的游戏机

APP| 你还可以回复"APP",获取下载地址


标签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