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自媒体 自媒体

在本文留言区
[原创文章:www.666j.com]

聊一聊近期热映《小偷家族》的感受 [转载出处:www.666j.com]

我们将看眼缘抽取五名粉丝获得赠书

《有如走路的速度》

截止到8月19日21:00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下一站,天国》书封图


5月19日,是枝裕和凭借电影《小偷家族》摘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


日本电影上一次获金棕榈奖还是二十一年前(1997年),获奖影片是今村昌平的《鳗鱼》。是枝裕和是继衣笠贞之助、黑泽明、今村昌平之后,第四位捧得金棕榈奖的日本导演。一九九七年,是枝裕和才开始拍电影没多久。


8月3日,时隔三个月,影迷们期待已久的《小偷家族》将正式登陆中国各大院线。


今年五十六岁的是枝裕和保持着每年一部的拍片速度,可以说是当下最活跃的导演之一。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小偷家族》海报

自一九九五年拍摄处女作《幻之光》以来,已经过去二十三个年头。如果从早期开始就关注日本电影的话,你永远不会忘记二〇〇四年的那个夜晚。当开奖人念出“Yagira Yuya”(柳乐优弥)的时候,很多影迷都激动不已。


那晚,一个十四岁的少年感动了所有的电影人和观众,用并非表演的演技征服了所有人。成就这一切的便是站在幕后的导演是枝裕和。《无人知晓》也成为他所有电影中票房最高的一部。


此后,是枝裕和开始在变化中寻求永恒的东西——家庭,陆续拍出了《步履不停》《比海更深》两部集大成之作。最新作品《小偷家族》则将他推上了戛纳的最高领奖台。与《步履不停》和《比海更深》不同,《小偷家族》中的家庭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家庭。家人之间没有血缘关系,是一部既温情,又令人深思的电影。


《下一站,天国》,所有温暖故事的起点


经历了悬疑题材的《第三度嫌疑人》,是枝裕和再次回归了他熟悉的家庭电影。在获得金棕榈大奖之后,他直言:现在获了奖,大家对自己拍家庭电影的印象会更深。显然,他不想被所谓的“家庭电影”标签束缚。


在他拍摄的众多作品中,其实存在不少有先锋和实验意味的片子。第一部电影《下一站,天国》可以说是其中的典型。


《下一站,天国》改编自他的同名小说。故事讲述人去世后会来到名为天国车站的地方停留七天。在这七天内,他们要选出一生中最重要的记忆,由工作人员拍成电影。在这里的最后一天,人们观看拍好的电影,当过往的记忆重新在脑海中苏醒的时候,他们就带着这唯一的记忆去往天国。


《下一站,天国》着眼的是普罗大众,无关年纪、无关地位身份、无关外貌、无关家世,是一部极具人道关怀的电影。《无人知晓》则聚焦于社会事件,对其进行了日常的描摹。《小偷家族》聚焦于社会边缘人,在困境中讲述人与人之间的爱,没有血缘关系,爱依然可以存在。所以,被誉为 “家庭电影”大师是枝裕和,其实不断地在进行各种尝试。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下一站,天国》海报与原著小说


导演贾樟柯曾这样评价是枝裕和:“如果一个非常现实的东西,现实到极点,会不会出现某种表现主义、抽象的东西,我一直没能做到,但看到是枝的作品,他做到了。整部作品非常纯净。”


贾樟柯导演梭说的便是枝裕和第一部独立编剧的作品《下一站,天国》。纵观他的电影生涯,这部片子对他的意义非凡。在最新著作《拍电影时我在想的事》中,是枝裕和如此评价这部作品:


“事实上,这个剧本是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公司,关在家里一门心思写的。拿去参赛几个月后,我得知一直喜欢的女孩要跟别人结婚了,所以深受打击,郁郁寡欢。谁知第二天收到了获奖的电报。我深信,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必定会打开另外一扇门。也就是说,为了取代失恋之苦,上帝给我指明了一条道路。”


这部作品包含了是枝裕和本人的所思所感。首先是对父母的愧疚。开始写《下一站,天国》的时候,是枝已经离家独立十年了。这十年来,他与父母鲜有交流。他把父辈生活过的那个时代,以及今后会度过的时光都写了进去。其次是对自我的审视。从1991年拍摄第一部纪录片开始到拍摄《下一站,天国》,其间有迷茫、有烦恼、有收获、有喜悦——当中发生的点点滴滴,他都以自己的方式抒写在了其中。

重视个人体验的传达,日常成就了最美的镜头


在随笔集《有如走路的速度》中,是枝裕和选取了一个个留在他记忆中的片段,语言朴实,每每读完总能将人带入某个场景。他的文字一如他的电影,不干涉读者的思维,只是去淡淡地呈现。


某种童年的气味、某个平凡的场景、某个温暖的笑容……这些日常生活中的吉光片羽,都是创作的哲思与灵感。是枝裕和并不喜好英雄式的情节,而是希望捕捉这个世界突然展现美好的瞬间。他说,日常就很美丽,生命本身就是奇迹。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有如走路的速度》插图


好电影是传达个人的生命体验,这或许有违电影工业的主流。诚如文学有纯文学和畅销文学之别,电影也有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的区别。现今在中国,我们把侯孝贤的电影作为艺术电影的翘楚,而在日本,是枝裕和引领着这股浪潮,他对新人导演的提拔,使得一位又一位的艺术片导演涌现出来,前有同门师妹西川美和,后有《下一站,天国》中的伊势谷友介。他们深入内心,以个人丰富的体验探索着生命以及人性的本质。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是枝裕和与《无人知晓》演员的合影

那时的孩子都长大了


是枝裕和的电影中常常能看到他对“家庭”的表述,因此他的名字常跟另一位“家庭电影大师”小津安二郎联系在一起,“小津接班人”的名号也常见各大媒体。而是枝裕和本人并不喜欢这样的称号,在他的随笔集中,显然可以看出,相较于小津安二郎,他更推崇成濑巳喜男。


确实,从内核来看,是枝裕和的电影与成濑巳喜男的电影更接近,对家庭的表现方式与小津不同。是枝裕和往往把某个家庭置于一种非日常的事件中,以此来表现日常的观点,而小津电影则聚焦于每个家庭都会面临的生离死别,于日常生活中揭露家庭崩坏的趋势。是枝裕和其实比小津更加温暖,而且越往后,对人性就越发宽容,直到《海街日记》,这份温情已经达到高峰。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海街日记剧照


另一方面,是枝裕和更多的是借助于个人的体验,有根据拍纪录片的体验而拍摄的电影《幻之光》《下一站,天国》),有来自自己的生活的《步履不停》,或是来自某个触动内心的社会事件的《无人知晓》《如父如子》。有评论说,小津一辈子都在拍一个主题——“家庭的崩坏”,而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

聚焦人和事背后的复杂,不批评、不直言悲伤


同为戛纳电影节的宠儿,是枝裕和跟黑泽清一样对这个世界怀有深深的不安,但与黑泽清将狂放的气息灌注于平凡生活中的风格不同,是枝裕和从人与人相处的困境出发,在普通而平静的假象下探讨人性的出路。


《小偷家族》中,相互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却在日常的生活中孕育出了家族之爱。这给以血缘为上的国人上了极有启发意味的一课,是枝导演再次将曾在《如父如子》中表述的问题抛给了观众:维系亲子关系的究竟是“血缘”,还是“时间”?


但跟《如父如子》不同,《小偷家族》显得更加干脆,这种干脆跟电影中的人物处在困境中有关系。他们毫无退路,要维系眼下的“家人关系”,除了物质上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情感上的需求。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小偷家族剧照


“电影并非是用来审判人的,导演不是上帝也不是法官。设定坏人的角色可能会令故事世界易于理解,但与此相反,观众会将电影中的问题带入自己的日常生活进行思考。我始终希望观众看完电影回归日常的时候,他们对生活的看法会改变,这或许会成为带着批判视角观察日常的契机。”


在是枝裕和所有的电影中,都可以找到这段话的影子。《无人知晓》对抛弃孩子的母亲未做任何道德上的批判;《小偷家族》中作为惯犯的一家人,导演同样没有给予批判:“我无意在法律之外,再施加社会批判。”


在表达人物情感时,是枝裕和也并不直接拍哭泣、怒吼等激烈的情感表达,而是通过细节进行表达。在电影《下一站,天国》中,井浦新饰演的望月走出过去的困境,决心去往天国之前,安排了一个特别漂亮的镜头,原著小说《下一站,天国》中这样描述道:


“望月迈出右脚,这时,他的脚尖突然笼罩在一片亮光之中。他停下脚步,抬头望向天花板,只见那里开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天窗。窗外,一弯皎洁的半月正凝望着他。望月抬头看着月亮,接着闭上了双眼。但他清楚地知道月色正映照在自己的身上——月光透过衣服渗入身体,仿佛在一点一点地滋润他那颗干涸的心。”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下一站,天国》电影剧照


电影的艺术性在于体验,它不同于电视剧的直白、不同于广播剧的鲜明,而是真实的生活。因为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这个过程的体验者,是枝的电影正是这份体验的忠实还原。


“我想电影也应该尽量不直接言及悲伤和寂寞,而把那份悲伤和寂寞表现出来。在创作电影时,我也希望利用类似文章的‘字里行间’,依靠观众的想象力将其补充完整,让他们参与到电影中来。”


在随笔集《有如走路的速度》中,是枝裕和曾说道:并非我在孕育作品,作品也好,感情也好,早已蕴含在世界之中。我不过是将它们捡拾收集起来,然后捧在手心,展示给观众看。


就让我们在大银幕中守护这份感动和真诚,在是枝裕和的电影中能遇见世界、遇见自己。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有如走路的速度》

[日]是枝裕和著 /陈文娟

南海出版公司出版


简介:如果说是枝裕和的电影是静静沉淀在水 底的东西,这些文字就是沉淀之前,缓缓漂荡在水中的沙粒。童年记忆中的大波斯菊、父亲穿越时空而来的明信片、怪兽的故事、台风的声音……



往期回顾


明明只是文字的排列,为什么看了那么想哭?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是枝裕和永远在拍“落后于时代的人”|文周福利

乌托有个帮

重写的远方


投稿 /m@zhoukan.cc

合作/ +微信:milalanaomi




点击阅读原文直接购买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