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也能当摄影师?他们的表现可能超乎你想象丨文周福利

自媒体 自媒体


[原文来自:www.666j.com]

在本文留言区 [原创文章:www.666j.com]

聊聊你欣赏的摄影师

我们将看眼缘抽取三名粉丝获得赠书

《失明的摄影师》

截止到9月23日21:00


这个世界上总有许许多多,令人感觉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翻开《失明的摄影师》便是其中之一。


书名的六个大字看上去就充满了违和感:失明的人如何成为能摄影师?一个全凭眼睛去瞄取景框的工种,似乎是全世界最不适合盲人去尝试的了。


我相信对盲人来说,敏锐的听觉能让他们精于音乐鉴赏,精准的嗅觉能让他们擅长美食品尝,但摄影——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他们是如何知道自己面对着怎样的风景与模特呢?


“对陈词滥调与先入之见,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去挑战它们。《失明的摄影师》正是这么做的。它打破了双方的障碍,展现了当我们摒弃怀疑、大胆追逐梦想时所能取得的成果。图像不只能被眼睛看到,也可以通过心灵获取。”


一页页翻过书里颇具视觉冲击力的摄影作品,我才相信这段话所言非虚。如果说视觉的缺失是盲人摄影师无法抉择的短板,那这块短板或许真的可以意外显露出不曾被人窥视到的内心世界。


那些大块的色彩冲撞,刁钻的光影互动,乃至这些特殊摄像师捕捉到的奇妙而生动的人物表情,绝不是无意识的填鸭拼凑,那里面包含的幽微心事,理应被更多人看到。


盲人也能当摄影师?他们的表现可能超乎你想象丨文周福利

△艾丽西亚·梅伦德斯,《无题》,墨西哥,2012-2014


盲人也能当摄影师?他们的表现可能超乎你想象丨文周福利

△何塞·曼纽尔·帕切科,《无题》,墨西哥,2006


取景框、闪光灯、光圈、快门速度、曝光度、白平衡……在摄影的世界里,有太多值得深入探讨的技巧,但对这些失明的摄影师来说,艺术创作,能突破一切条条框框的,是对自我表达和与世界交流的渴望。


构图:我的世界无需四平八稳

相机是一种视觉辅助手段,借助这项技术,盲人摄影师得以向他人展示来自他们意识的创造。在摆脱用视觉勾勒现实的束缚之后,盲人摄影师可以真正放飞自己的想象力,与任何一个与众不同的瞬间共情,只要他们自己愿意。


他们可以用镜头肆无忌惮地去注视:占满屏幕二分之一的一颗硕大的红苹果,一双摆放在地上却与视线平齐的破旧皮鞋,倾斜的墙面或者是歪曲的街道……


是怪异惊诧,也是奇思妙想,画面兀自出现的一刹那,足以在观众的视网膜上留下一簇“偶然的火花”。


盲人也能当摄影师?他们的表现可能超乎你想象丨文周福利

△阿尔贝托·洛兰卡,《无题》,墨西哥,2012


盲人也能当摄影师?他们的表现可能超乎你想象丨文周福利

△艾丽西亚·梅伦德斯,《无题》,墨西哥,2012-2014

这种照片中的“偶然的火花”就是罗兰·巴特在其杰作《明室》中所说的:“刺痛我、穿透我”的“刺点(punctum)”,正是毫无意识的细节打破了摄影师和谐的构图。


无论多么讲究,构图始终是一瞬间的结果,尽管(通常情况下)这一瞬间可能经过精心准备。


为了“决定性瞬间”,摄影师要长久等待,要亲自摆放好静物画般的场景,甚至要预见拍摄一张有意义有价值的照片所需的情境,摄影师的这种预设兴趣与拍摄意图被罗兰·巴特称为“意趣(studium)”。


同其他摄影师一样,,盲人摄影师也无法预知“偶然的火花”或者“尖锐的刺痛”会发生在何处。但是,他们知道自己拍摄的每一张照片都具有这一可能性,同时,他们的每一次尝试都不可避免地受一瞬间的环境与运气左右,而失去的视觉也是组成那一瞬间的元素。


取景框里横平竖直的辅助线,0.618的黄金分割比例,如何透视,如何对照,如何远近相映虚实相生,这都不是盲人摄像师所关注的重点。构图于他们而言,是等待心脏出现冲动的过程,更是一个跃跃欲试期盼着“刺点”降临的机遇。

光影:光,是闭上眼也能触碰的温度

盲人摄影师阿尔贝托·洛兰卡说:“我能分辨明暗,拍照时,我会格外注意光线,并利用三角定位计算所需的光。


我回忆起上过的解析几何课,想到如果参照地板和拍摄对象去放置相机,便能估算出拍照的最佳角度,这应该能帮到我。简而言之,我用计算推测出你们不需要数学运算也能看到的东西,我想结果还不错。”


盲人也能当摄影师?他们的表现可能超乎你想象丨文周福利

△阿尔贝托洛兰卡,《无题》,墨西哥,2011-2012

认真翻阅了他的摄影作品,的确有非常不俗的光影表现力,明暗对比得恰到好处,照片里形成了有独特氛围的小小天地——安静、和谐、又有神奇的戏剧感。


当然,有人是天生失明,完全感知不到外界的任何画面,但也有人视觉受损不至最严重,仍然可以获得光线变换所带来的身体感受。


有光的地方,有温度,有活力,有暖洋洋的、不同规模的喧嚣;与之相反,暗处则是冷寂的、静止的、带有谜一般的未知魅力和深沉氛围。如果充分调动身体的各项机能,用皮肤去触摸,用耳朵去听,用鼻子去嗅,光影的运用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出片:海底捞珠,天赋与刻苦的双重力量

盲人摄影师是一副躯体、一个头脑与一个目的或渴望的组合;在生活中,他们与其他人,包括视力健全的人和盲人,以及世上其他各种事物有着复杂的关系。


与其他任何摄影师一样,他们也会寻求他人的帮助和建议:帮忙调整相机,摆放物品,用简单的机械捕捉稍纵即逝的影像。


视力健全的观者会如何诠释这些照片?这取决于他们的个人反应,就像对其他任何照片一样。


通过与观者的不断交流,一张照片在照片海洋中的意义、作用和价值慢慢浮现。盲人摄影师与其他摄影师拍摄的方式并无二致。


盲人也能当摄影师?他们的表现可能超乎你想象丨文周福利

△克里斯蒂安·隆巴尔迪

《哈维尔教桑蒂拍照》

玻利维亚,2012


「一个男人在微笑。一位专注的老师把相机稳稳地放在他手中:一位摄影师即将开始他的工作。一个世界等待着被复制;一个时刻渴望着被救赎;一位盲人将给视力完好的人一点好看!这种心情,和那双握着他的手,是他微笑的原因。」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