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股失败的蒋介石:赔到愤世嫉俗,愁到夜不能寐

自媒体 自媒体

炒股失败的蒋介石:赔到愤世嫉俗,愁到夜不能寐

[原文来自:www.666j.com]

炒股失败的蒋介石:赔到愤世嫉俗,愁到夜不能寐 [好文分享:www.666j.com]

摘自蒋氏秘档与蒋介石真相》 已获得重庆出版社授权发布 文章有改动

俗话说“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上世纪20年代,蒋介石也在证券市场上博了一回。无奈当时国内商业不景气,交易所畸形发展,最终在1922年的“股灾”中落得个血本无归。本文根据确凿的文献和档案资料清理有关史实,希望能够尽量还原蒋介石在股海浮沉的故事——


蒋介石与茂新号


蒋介石遇金融风潮,初次经商遭挫折


孙中山在多年的革命生涯中,始终为经费所窘。1916年12月,孙中山接受日本某政党的建议,决定与长期支持中国革命的日本神户航运业巨头三上丰夷共同在上海开办交易所,企图以盈利所得资助革命。从孙中山倡办交易所之日起,蒋介石即奉命与戴季陶、张静江等共同参与筹备。


1920年4月,蒋介石因与陈炯明不合,从福建漳州的粤军总部回到上海,与陈果夫共同筹办友爱公司。1918年5月,陈经其岳父介绍,到沪任晋安钱庄助理信房。1919年,他曾借用蒋介石存在晋安的一千多两银子,“做了一笔洋钿生意”,三个星期赚了六百几十两银子。因此,在革命党人中,陈比较熟悉金融,懂一点经营之道。这是蒋介石推陈出任义务经理的缘由。不过,这个友爱公司似乎并没有成立起来。


计划刚定,蒋介石迅即碰到了国际金融风潮。伦敦、纽约银价下跌,上海的银价也随之突然大落。这一事件使蒋介石的经商遇到了第一次挫折,加之这一时期,蒋介石的家庭生活也出现矛盾。失意之余,蒋介石离开上海,寄情山水去了。《年谱》云:“公以戎谋莫展,而闺房与商业又连不得意,遂乃漫游以舒郁怀。浮海至普陀……凡游六日而倦还。”


蒋介石重新振作组建茂新号,陈果夫任经纪人


普陀归来后,蒋介石继续与张静江等商量交易所事宜。1920年6月26日,蒋介石日记云:“往静江家,与佩箴商议公司事。”佩箴,指周佩箴,吴兴南浔镇人,与张静江有姻亲关系,原为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理事,1920年5月29日被补选为常务理事。这里所说的公司当即几天后出现的茂新公司。


同年7月1日,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开幕。王正廷及江苏省长、上海道尹代表等三千余人等出席致贺。当日上海《申报》出现了一则广告:“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五四号经纪人陈果夫,鄙人代客买卖证券、棉花,如承委托,竭诚欢迎。事务所四川路1号3楼80室。电话:交易所54号。”关于此事,陈果夫回忆说:“蒋先生就要我和朱守梅(孔扬)兄,及周枕琴(骏彦)先生,赵林士先生等商量,组织第五十四号经纪人号,名茂新,做棉花、证券两种生意,推我做经理,守梅兄做协理。”


炒股失败的蒋介石:赔到愤世嫉俗,愁到夜不能寐


茂新号接连亏损,蒋介石生活被影响


此后几天内,蒋介石日记连续出现关于茂新号的记载,可见此事已成为蒋的兴奋中心,也可见他为此焦思苦虑的情况:


1920年7月5日,蒋介石日记云:“今日为组织茂新公司及买卖股票事,颇费苦思,终宵不能成寐。”


1920年7月6日,蒋介石日记云:“晚在寓商议茂新公司组织法。”


1920年7月7日,蒋介石日记云:“赴茂新公司。”


办友爱公司时,蒋曾表示,全部资本由他负责;但在组建茂新公司时,其资金则并非来源于蒋。据陈果夫回忆:它的开办,最初由朱守梅出资两千元,又由陈果夫向晋安钱庄借了一千两银子。资本总数不过三千数百元现金。


茂新号开业后并不顺利。第一天开张,就亏了1700余元。与此同时,蒋介石委托朱守梅代购股票,价格上也吃亏很大。朱原是蒋介石的奉化同乡,毕业于两浙高等师范学校,初营商业,没有经验导致他股票在低价时没有买进,到高价时,才突然收购。蒋介石得悉此讯,极为懊恼。日记云:“益卿来舍,上交股票涨至四十二元,甚是惊忧。即往茂新访守梅,乃悉前托代买股票,均四十二元价购入。初营商业者之不可靠如此,可叹!已而果夫趋至,凄咽含泪而诉,情殊可悯,乃知其胆量甚薄也。”


蒋介石托人买进高价股票本已吃亏,他完全没有想到,几天后,价格却又突然回落。蒋介石在福建接到陈果夫电报,获悉有关消息。日记云:“接果夫电,悉上交股票惨落,亏本至七千余元,乃知商业不易营。然大半为果夫、守梅所害。星相家谓我五六月间运气不好,果应其言,亦甚奇也。”两天后,又记云:“接果夫信,知其胆小多疑,不能主持营业也。”


蒋介石此次赴闽,本是孙中山、廖仲恺、胡汉民等人力劝的结果,目的是协助陈炯明、许崇智处理军务。蒋介石对陈炯明有意见,到闽后,又发现陈、许二人不和,认为事无可为,便于8月5日离闽返乡。在老家,他依然惦念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的买卖情况,思考对策,并派人赴沪传达他的意见。下旬返沪后,又亲到交易所参观,污浊的空气和嘈杂的人声令蒋介石感到头晕脑涨,不禁产生经纪人难当的感叹。


炒股失败的蒋介石:赔到愤世嫉俗,愁到夜不能寐

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总务科内景


茂新号初期营业不利,后来逐渐兴旺。陈果夫回忆说:“茂新的股本,由一万加至一万五千元,慢慢的又增到三万元。每天开支不到三十元,而每天生意,在最差的时候,佣金收入总在三十元以上,最好则有二千元。生意的兴隆可想而知。”于此可见,陈果夫在经营上还是有一套办法的。


炒股失败的蒋介石:赔到愤世嫉俗,愁到夜不能寐

陈果夫像


交易所大盈利,蒋介石合资经营利源号


经营状况好转,蒋介石再次“下海”


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开始营业后,半年内即盈利50余万元。于是,各业“如发狂热”,纷纷效法,上海华商证券交易所、面粉交易所、杂粮、油饼业交易所、华商棉业交易所等陆续成立。《申报》调查报告称:“本年(1920年)秋后,交易所鼎盛一时,风起云涌,各业以有交易所为荣耀。”至1921年10月,上海已有交易所140余家,额定资本达1.8亿元。


炒股失败的蒋介石:赔到愤世嫉俗,愁到夜不能寐

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幕日交易场景


此际的张静江、戴季陶等人自然更加兴奋。1921年5月31日,张、戴与徐瑞霖等签订合同,决定合资创办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利源号经纪人营业所。以吴梅岑为经理。该所资本总额3万元,每股1000元,共30股,其中,张静江一股,戴季陶一股。蒋介石三股,由戴季陶代签。


利源号办起来了,也和茂新的最初命运相似,受到同行排挤,使蒋介石极为愤慨。7月8日,陈果夫致函蒋介石,报告营业疲软的情况,信中所反映的完全是一种事无可为的心态。但是,事实正好相反,718日,张静江等决定扩大利源号的业务范围,“兼办金业”,同时决定每股追加股本200元。计蒋介石追加600元,张静江、戴季陶各追加200元,共6000元。其后,利源号的业务越做越大。

至此,蒋介石已先后投资茂新、恒泰、利源、新丰、鼎新等5家经纪人事务所,可谓竭尽全力了。


商业状况急转直落,蒋介石大亏本


上海的交易所事业虽然一时繁荣,但是,当时国内商业并不景气,交易所畸形发展,每个交易所的营业额必然大量减少,资金不足,紧跟着的必然是衰落。从1921年8月起,上海的交易所事业开始走下坡路。9月28日,陈果夫致函蒋介石,函中,陈果夫告诉蒋介石,由于担心商情危险,决定从10月1日起停止茂新号的业务,辞去鼎新号的协理职务,将家眷迁回湖州老家。陈并称:“茂新结束事已与静江先生接洽,静江先生亦赞成,想吾叔亦必赞成也。”不过,后来茂新并未“结束”,可能出于蒋介石的反对。


陈函所反映的情况实际上是整个上海交易所事业的缩影。据统计,1921年11月,上海有38家交易所歇业。12月,歇业者几乎每天都有。次年2月,上海法租界工部局发布《交易所取缔规则》,规定了严格的管理和惩罚条例。至1922年3月,各交易所惊呼“空气日非,社会信仰一落千丈”,纷纷停业清理,经纪人因破产而自杀者也颇不乏人,蒋介石的同乡、同志周骏彦(因套利欠债20万元,两次跳黄浦江自杀)也曾一度自杀。


炒股失败的蒋介石:赔到愤世嫉俗,愁到夜不能寐


蒋介石事后反思,一是觉得过于相信张静江。1922年5月23日日记云:“以二十万金托于静江,授以全权,自不过问,虽信人不能不专,自己实太隔膜。”一是觉得陈果夫有问题。同年6月6日,蒋介石日记云:“果夫之为人,利己忘义,太不行也。痛斥之。”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