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自媒体 自媒体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好文分享:www.666j.com]

[本文来自:www.666j.com]

番茄炒蛋风兴起数年后,这届亚残会中国队的队服跟以往的很不一样。




文 |周取

编辑 | 楚明



王培沂坐在工作室的沙发上,身体向前倾,盯着手机看这次亚残会中国运动员合影——他们身着的礼服跟以往很不一样,藏蓝搭配白色,线条流畅,显得格外得体。

中国队的这套开幕式礼服是王培沂设计的。在此之前,他一直以设计时装而闻名,名字通常和巩俐、高圆圆、杨幂等一众女星出现在媒体上。他也被媒体称为“中国高级定制先锋人物”和“女神红毯御用设计师”。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巩俐、赵薇、高圆圆身着王培沂设计的礼服 图 / 网络


从红毯到赛道,王培沂经历了一次跨界设计。在历届国际赛事中,各国运动员在开幕式的亮相都广受关注。有人将奥运会开幕式比作米兰时装周,意味不言而喻,队服设计,兼顾功能、美感和民族形象。但究竟是亮点还是槽点,全靠设计师。队服的比拼,也是各国设计师的比拼。

在过去的国际赛事上,立陶宛队曾请日本著名设计师三宅一生为其设计过一款带有褶皱的队服,金属棒球帽和细绳斗篷式夹克,朗万男装风和HBA街头风完美融合,至今让人赞为经典。而意大利队,因为有了阿玛尼的加持,不管是西装还是运动服,都剪裁利落,撑起了时尚之都的门面。美国队则请过Polo之父Ralph Lauren,既有polo的清新简洁,又有复古海军风细节。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立陶宛队 图 / 网络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2012伦敦奥运会,意大利队 图 / 网络


1984年,中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还是临时租借的衣服。在此之后,“中国红”的元素被用得越来越多,从红领带到红西装到红裙。直到2008年,开始大面积使用红黄色,以至于后面有了“番茄炒鸡蛋”的调侃。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1984年,中国第一次参加奥运会 图 / 网络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番茄炒蛋”配色的队服引起了大家的讨论和调侃。 图 / 网络


王培沂是有艺术野心的设计师,想完成不同以往的作品。他首先考虑的是服装的颜色搭配,“因为颜色和花形图案是最能带给人视觉冲击的”。他大胆地放弃了番茄鸡蛋的传统配色,“这两个颜色太难穿了,一般模特都穿不出好看,别说普通人了”,而是选择了较深的藏蓝色,以从色彩上提提精神气。

为了增添一抹活力,王培沂搭配了白色裤子,并融入一些细节设计。比如给藏蓝色正装镶了白边,就多一分跳跃;西服背后双开衩,可更好衬出腰线;男装单排双扣,女装双排单扣,就有了性别区分;为打破视觉上的呆板,衣扣选取白色。

作为视觉中心的元素,领带则是红色搭配蓝色,恰好和国徽的红色呼应,红蓝斜条纹又消解了深色系的沉闷,内搭白色挺括衬衫,脚上配系带皮鞋,使整套西装不失硬朗和庄严感。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参加亚残会的部分中国队员。 图 / 受访者提供


这一切看似简单,却尤为体现设计师的功力。每一处结构、褶裥和绗缝,都会直接影响西服的风格。

在同事眼里,王培沂“太固执”,总逼得同事叫嚣“差不多行了”。但王培沂拒绝“差不多行了”。

“必须按照我的要求去做。衣服穿出去,我总得好意思说这是王培沂做的。”这名设计师毫不掩饰自己的“霸道”。

而很多明星则特意找这名“霸道”设计师合作。高圆圆主动联系王培沂为自己设计了一袭黑色抹胸裙;章子怡身着啡色连体燕尾裤登上金像奖颁奖台,杨幂则穿着白色半袖曳地婚纱在巴厘岛嫁给了刘恺威。

时装是繁复和精致的,而运动员正装要回归简单,二者的美是不同的。

“我有时候跟她们(明星)开玩笑说,你是要作出一定程度牺牲的,要是觉得不舒服,但没办法就要勒这么紧,为了好看就得忍着。” 这位平日爱穿破洞牛仔裤和黑色棒球衣的70后设计师说。

礼裙做工繁复,不规则的镂空剪裁,大规模运用水晶、刺绣、蕾丝和亮片,王培沂做一件礼裙通常要耗费几个月,而他的助手不得不在此期间每天手工作业8小时,根据复杂的花纹图样加钉珠、亮片或是水钻。

而这次设计,王培沂回归到原点,没有任何复杂的装饰,以简洁为美,但又处处体现着设计原则。美观的同时,还必须要虑舒适度:面料全部含有氨纶成分,更有弹力。

为残疾运动员设计服装,则要注重功能和细节关怀。男女都穿裤装,裤腰还被特意设计成松紧带。领带也是容易拉开的,不需要再手动打结。

在给运动员量尺寸的时候,他们有的只能坐在轮椅上,甚至需要躺在床上,有的则两肩不对称,胳膊粗细也有差别。这些都需要特意给工厂标注,按照宽大的尺寸来设计,把不对称修饰一下。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亚残会开幕式上的部分中国队员 图 / 受访者提供


残疾人体育运动管理中心社会合作部副部长何璐坦言,对残疾运动员的礼服正装问题,“很头疼”。他解释说,残疾人的体型特殊需要差异化定制,但是以往合作的运动服企业都没有定制正装的经验,从设计到定制再到成衣制作,都有重重阻难。里约残奥会时,中国代表团的服装还是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亲自设计的。

今年征战雅加达,残联遇到同样的难题。运动员都希望能穿上一身得体好看的礼服,代表国家队亮相。但距离比赛还剩2个月,服装问题还无法解决。


“时间比较紧张的情况下,支付宝知道这个事情以后,很快就决定帮我们定制这个服装。”何璐说。


支付宝找到王培沂来操刀设计。为残疾人带来更多平等的机会,运动的机会,享受美丽的机会——双方一拍即合,才有了这次跨界合作。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队服的初版和终版方案。从曝光角度来说,支付宝logo印在胸牌最为合适,但考虑到赞助是出于公益而非盈利目的,胸牌方案最终没有实行,logo配色也选用了更为低调的深底白字版本。 图 / 受访者提供


即便设计周期仅有短短一周,王培沂在一些设计细节也上毫不退让。衬衫是王培沂特意选的一款免烫面料,需要特殊处理,但天津的工厂没有处理设备,工厂提出来要换一种面料,王培沂则直接拒绝。

为了省时,王培沂让合作商不用快递,而是“人肉运货”——几个人抱着500套衬衫的料子,从天津往返江苏,,处理好最后一套工序。

考虑到审美上的统一,光是鞋子就来回讨论和换了十几双。过去,运动员喜欢穿一脚蹬的运动鞋,“就是老太太散步穿的款式”。王培沂坚持礼服还是应该搭配皮鞋,并最终说服了残联;同时又考虑到舒适度,让工厂把皮鞋的底尽可能做软。他甚至连袜子也一并设计——深红和藏蓝的条纹袜,跟领带颜色呼应。

国徽的设计,也颇费一番心思。用别针固定国徽,会在留下痕迹,而且上身有了动作,还会晃动。用磁贴,但又怕铁不牢固。后来,王培沂团队想到用U型卡扣,插在胸前的口袋上,既能很好地把国徽固定住,又不会在衣服上留下痕迹——可供运动员日后重要场合穿着。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王培沂团队对国徽的设计别出心裁 图 / 受访者提供


10月6日晚上,232名中国运动员身着这套定制礼服亮相雅加达,立刻吸引众多目光。很多外国运动员主动跟他们打招呼、合影,还用英语称赞这身礼服“beautiful、fashion(漂亮、时尚)”。

在里约残奥会上获得过两金一铜的田径队轮椅竞速运动员邹丽红,是这届亚残会中国代表团的“明星人物”。面对镜头,她捋了捋身上的正装礼服,边说边回头看看自己的队友:“看,今天我们代表队都很帅气。”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每人互动

你印象最深的运动员队服是哪国的?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全文)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

侵权必究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这个为高圆圆做礼服的设计师,如今让国家队穿得更美

点击

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历史文章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