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上学时玩乐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自媒体 自媒体

十个爱听歌的人里,九个都有过这个念头:要是我自己也写一首歌呢?

[转载出处:www.666j.com]


[原文来自:www.666j.com]

剩下的一个,就是真的去搞音乐了。


他的宿舍墙上贴满乐队海报。他走到哪里都戴着耳机。他从毕业的学长那买下二手吉他。他每天拉着身边人听他新写的小调。他参加校园歌手比赛。他和跟他一样的人组乐队,办演出,直到学校里所有同学都知道他们的存在。


后来呢?喝完散伙酒,琴送给了想组乐队的学弟,大家各奔东西。那段日子变成后来同学聚会时的“想当年”,但大多数时候,没有人再把那时写的歌弹起或谈起。


就像所有青春逝去的故事一样,这样略带悲伤的结局在我看来特别正常,大家都这样。不过,最近我看了几个特别年轻的原创音乐人的演出,让我有了点不一样的想法。


他们正在改变青春音乐故事的走向。



听到《那时正好》的时候,我老脸一红,感觉自己被这首歌拽回高二翘课看暗恋的学长乐队演出的下午。


谁上学时没有这么一个传奇的学长呢?就像《蓝色大门》里的张士豪:“我叫张士豪,天蝎座O型,游泳队,吉他社,我还不错哦!”


赵政豪不是张士豪,他上台时怯怯的,即使他站在老家长沙的观众面前,即使他一上来,姐姐粉们都尖叫起来,他还是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只能双手紧握话筒。


那些上学时玩乐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毕竟还是个00后的少年啊。他的创作经历看着都那么“嫩”:小学开始创作歌曲,第一首歌的灵感来源竟然是去老师家补习走神盯着窗外的树,在作业本最后一页写下了旋律和歌词;而第二次创作,是初二写给一个喜欢的女孩子 ……


他开口唱歌,大家即刻安静。他刚才还像升旗仪式被推上台讲话那般局促拘谨,而当第一个音符出来之后,旋律开始自然流动。我也被这位少年自然地重启了少女心。


那些上学时玩乐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纯净的声音和执着的样子,大概只属于十七八岁的年纪,属于当时感觉漫长,现在后悔不够珍惜的花季雨季。


如果把听音乐比作谈恋爱,那这孩子一定是初恋系的。


虽然仔细一听他的歌词,“十六七岁的你,会不会养一只猫咪……”二十六七岁的我,略微有点扎心……



这个翻译过来叫“脚信号”的乐队,听他们的歌同样很有画面感——旧金山酒吧,黑人歌者演绎着一个转音,吉他手沉醉地闭上眼睛,角落中一个深沉的男子听着歌啜饮威士忌——等一下,,怎么眼前这支乐队这么年轻?


那些上学时玩乐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那些上学时玩乐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听过The Leg Signals的现场会不禁感叹:别看人年轻,范儿确实正!谁说布鲁斯必须是历经沧桑的老哥来做呢?


其实从他们解释乐队名字The Leg Signals的来历就能看出点意思——“因为演奏乐器甚至听歌的时候,我们都会不自觉地抖脚,也就是用脚打拍子;而我们凑一起玩的时候,就像一起跟着抖脚的节奏来演奏。”这支非职业成员组成的乐队,被音乐传达出的最基本的信号召集到了一起。


他们钟爱布鲁斯那种自由又充满张力的表达形式,于是决心做纯正的blues和funk风格音乐。“别人不玩,不代表我们不喜欢。”


那些上学时玩乐队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年轻的他们在台上释放着自己,同样年轻的观众也逐渐跟着Shuffle节奏“抖”了起来。这一刻台上和台下、脚下和心里产生的通感,与年龄、国籍、阅历甚至演奏技巧通通无关,只要愿意敞开心扉去感受,布鲁斯这种根源性的音乐一定会撬开你的身体和灵魂。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