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疗法真的很可怕吗?

自媒体 自媒体

电击疗法真的很可怕吗? [原创文章:www.666j.com]

2006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是平平凡凡的一年。然而2006年1月,杨永信成立了“临沂市网戒中心”,很多人的噩梦由此开始。

[好文分享:www.666j.com]

电击疗法真的很可怕吗?

从2009年,央视专访《网瘾之戒》引起轰动至今,杨永信和他的“网戒中心”一直没有远离过我们的视线。网友们还给杨永信起了“羊叫兽”、“电击狂人杨永信”等称呼。杨永信也因为使用电击疗法,一直被口诛笔伐。

事实上,杨永信所使用的电击疗法,历史已久,并非他本人自创。

在治疗精神分裂患者的道路上,滋生过很多听起来不可思议的治疗方式。

最开始,人们认为产生精神疾病的人是被恶魔附体,需要通过放血这种方式才能驱散恶魔,从而得到治疗,这种方式也被称为放血疗法。

随着20世纪,医学的发展,人们才逐渐认识到了精神分裂的患者是大脑出了问题,当时的医生又开始对精神疾病患者的脑子“动手动脚”。

引起最大轰动的就是“冰锥疗法”,这种疗法也叫“额叶切除手术”,发明这一手术的医生莫尼兹还因此获得了1949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电击疗法真的很可怕吗?

额叶切除手术的工具

“冰锥疗法”,顾名思义,是使用冰锥通过眼窝底部插入患者的大脑,通过冰锥捣烂患者大脑的额叶部分,,然后使用针头吸出。由于额叶也是大脑的一个重要部分,切除了额叶的患者会变得沉默甚至失去一部分正常功能,变成了“行尸走肉”。

以精神病为题材的影视作品《飞越疯人院》,《禁闭岛》,《美国恐怖故事第二季》以及扎克施耐德的视觉系电影《美少女特攻队》中均提到了这种手术。

同一时间,电击疗法如同一个在精神医学界的“新星”一样缓缓升起。

20世纪30年代,当时的精神医生发现了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如果癫痫发作,会有助于病情的稳定和改善。那么能不能人工引起这种癫痫的发作以改善精神分裂患者的病情呢?几波精神科医生开始了研究。

最开始发现这一情况的精神科医生梅德纳医生致力于使用药物引起癫痫症状。在他使用樟脑油注射成功诱发一位精神分裂患者癫痫的实验后,这一成果轰动了当时的精神医学界,也引起了更多精神医生对诱发癫痫感兴趣,也就是发现电击能够诱发癫痫的两位医生:切莱蒂和比尼。

他们通过某次观看屠宰场将猪电晕后宰杀的情况,猜想若是在精神病人头部两侧通入电流,也许可以矫正其疯狂,或者至少会比较顺从。

于是,他们研究出了第一台电击治疗仪。

电击疗法真的很可怕吗?

在精神科医生使用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种电击治疗会引起患者剧烈的痛苦,电击开始的时候,患者会被捆绑在床上,套上牙套防止他们因为太过痛苦而咬断自己的舌头。电击本身带来的痛感不言而喻,许多患者还会因为癫痫带来的肌肉强直、抽搐而骨折。被捆在床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电击疗法真的很可怕吗?

所以,在推广电击疗法不久,医生们就开始使用肌肉松弛剂,帮助患者肌肉放松,避免二次伤害。而后,精神科医生们还研制出了无抽搐电休克治疗仪代替原有的电休克治疗仪,减轻患者的痛苦。

精神医学界的无抽搐电休克治疗仪研制已久,而根据2009年央视《网瘾之戒》专访中所说,当时杨永信使用的DX-II型电休克治疗仪仍然属于抽搐治疗仪。在柴静对杨永信的采访中也发现,杨永信使用这种仪器的原因,并非缓解精神分裂患者的病情,而是对没有经过确诊的“网瘾少年”使用,目的是让他们屈服。

拜他所赐,人们听到“电击疗法”就觉得是非常不人道的一种治疗方式。实际上,虽然电击疗法的治疗原理未明,但电击疗法对一部分重度抑郁症患者确实有效。但接受治疗的前提是,对其他治疗方案无明显作用、患者本人接受且同意、无生理上的禁忌症的情况下,才能进行无抽搐电击治疗。

而杨永信所谓的“网戒中心”,在进行电击前,并没有对“网瘾少年们”进行身体的检查、他们本身丝毫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所谓“网瘾少年”也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检查和确诊为精神疾病。

这并非有争议的精神疗法被滥用的唯一案例。去年的豫章书院也是滥用精神疗法的例子,所谓的“问题少年”被父母骗到豫章书院,进了学校之后,被“龙鞭”打、关小黑屋、做苦力等。在记者采访豫章书院的时候,豫章书院的院长吴军豹提出让记者们回去了解一下“森田疗法”。

“森田疗法”是创始人森田正马创立的一种针对神经症的特殊疗法。森田正马本身的神经质症状,在一段时间的“顺其自然”后得到缓解。于是,他将自己的这种体验记录并对照国际文献形成了一套独特的心理疗法。

电击疗法真的很可怕吗?

森田正马:我没有啊!别瞎说啊!

但在豫章书院的吴院长使用下,森田疗法变成了一个军事化管理、等级森严甚至有囚禁和体罚情况的牢规。

好像经常有各式各样的学校使用看似科学的医学方法,实际上都偏离了这些科学方法原有的方向。最可笑的是,这些孩子们的家长完全支持这种对孩子们有伤害的“治疗”方式。

送到这些“网戒中心”、“国学书院”的孩子们,真的每一个都不可救药吗?

11月3日,一篇《开网店被送杨永信的网戒中心,离开后这十年》引起了网友们新一轮的刷屏。文章记录了这位网友在被送到杨永信“网戒中心”十年后,仍心有余悸,而当年送他去“网戒中心”的父母,不过是为了控制他,让他“听话”。

电击疗法真的很可怕吗?

2009年,央视《网瘾之戒》专访的最后,柴静问了家长们几个问题:

在家庭当中,曾经对孩子使用过暴力的。

对孩子有过过度溺爱的。

由于过度忙自己的事情,而不顾及孩子的。

因为夫妻之间关系不好,而发泄在孩子身上的。

在以往,有过不尊重孩子的独立人格,在言语当中刺伤孩子的。

作为父母,不懂得该怎样跟孩子沟通的。

在观念中,认为孩子是属于自己的,所以可以支配的。

这其中,有大部分的父母举了手。

这些矫正中心,让这些父母不再需要面对因为自己教育适当造成的后果,家长们才能跟“杨永信们”一拍即合。

今天,壹读君留下的问题是:

你在青春期的时候,跟父母发生的最严重的冲突是什么?

请以#周末考+青春期+冲突#的方式,在文末或后台留言,壹读君将抽出5名粉丝送上一台电击治疗仪(开个玩笑)礼品一份,以示壹读君的宠爱。

好啦,今天就这样,我们下周六见!

参考资料:

1.这是一篇颠覆你对「电击疗法」认识的文章,丁香园,2017

2.电击疗法的历史比你想象的更可怕,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推荐阅读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