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刊推介|专访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的雄心

自媒体 自媒体

新刊推介|专访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的雄心 [好文分享:www.666j.com]

2019年第2期《环球人物》杂志

[原创文章:www.666j.com]

专访中国乒协主席 刘国梁的雄心

即日起在全国各地报刊亭、

机场火车站书店销售


点击图片即可购买当期杂志


新刊推介|专访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的雄心



对刘国梁的采访,历时一年半。


这是我们少有的时间跨度如此之长的采访。它始于2017年6月20日,中国乒乓球协会宣布,刘国梁离任中国国家乒乓球队总教练岗位,转任乒协副主席,国乒将不再设置总教练、主教练。它完成于2018年12月10日,刘国梁当选乒协主席之际。在这18个月里,刘国梁数次和我们说过:再等等。他在等什么?这是我们好奇的问题之一。


刘国梁说,这一年半的时间,对他和家人来说,“是最幸福快乐的时间”。对这段时间一些媒体的高调赞美,他摇头:“说我看谁一眼谁就能赢,怎么可能?所有功劳放我这,我自己从来没说过,这种捧杀特别不好,还是要实事求是。”对网友的猜测,甚至某些“阴谋论”,他摇摇头:“不管哪个队伍,不团结是最可怕的。最主要的是内部团结,内部团结了之后,我们国内再团结。”


进了刘国梁的办公室,第一印象是突兀:没有办公桌,四面墙只挂了一幅大字——“祖国荣誉高于一切”,家具只有几个沙发、一张茶几和一个衣橱。虽然当了乒协主席,但刘国梁回的其实是自己原先的办公室。“原来有张办公桌,后来就撤了。”他说起这件事也不生气,“撤了就撤了吧,我觉得这没什么。”他没让人再搬回来。


第一阶段的采访是要拍摄视频的。等镜头收起来,刘国梁立刻放松了,坐在沙发上,忘了一条腿还蜷着,跟我们聊了好久才想起放下来。我们问:“您还天天穿着这身运动服?”他脱口而出:“不,两身衣服,两副面孔。”一副面孔我们常见:穿着各色各样运动服的刘国梁,最多也就是穿着“番茄炒蛋”奥运礼服的刘国梁。可穿着一身商务西装的刘国梁,我们没见过。他哈哈大笑,打开办公室的衣橱,给我们展示他的西装和皮鞋,全套的。我们提出要拍他穿西装的照片,他乐得配合,让我们都出去,他在办公室换上西装。拍完,又把那身红色运动服换回来,径直走进3米外的训练场。“你看,穿西服进去不是那么回事,对吧?”


上任伊始,刘国梁遇到了不少困难。现任山东省魏桥乒乓球俱乐部总教练、刘国梁原来的教练尹霄跟我们说,“根本见不到人马”。“他回来近3个月,甚至没有见过一个完整的队伍。很多的教练、运动员都在外边比赛。刘国梁去看了3站比赛,赛完队员又撒到各个俱乐部去了。”尹霄担心,这个状态会影响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教练员(人选)还没完全落实下来,组长是谁?主管教练下面的队员分配好了没有?这样就容易造成一个后果,大家在观望、在等。”


距离东京奥运会只剩一年半了。国乒的预期是什么?刘国梁说:“3块(金牌)也正常,4块也不错。”“5块呢?”记者问。


刘国梁笑而不答。他希望大家理解国乒现在的困难。“在东京奥运会包揽5块金牌是什么概念?换位思考一下,2008年奥运会,我们是东道主,能让日本队拿5块吗?”


“拼死也不能啊!”记者脱口而出。


“对!所以,你在人家家门口拿3块还不行,也太霸道了,你生抢啊?人家5次给你升国旗、奏国歌?他们不觉得受刺激啊?无论哪一届奥运会,东道主都是有优势的。”


“就是因为过去一年国乒的成绩有波动,就是因为对手是日本,所以球迷会想,这5块金牌我们势在必得。您归来以后,难道没这种狠劲儿了?”记者问。


“我内心肯定这么想,但是嘴上绝不这么说。”刘国梁在仔细把握这个分寸,“内心想是决心,嘴上说是压力。我说出来容易,说完之后,教练员和运动员没退路了。正是因为了解他们,我才这么说。”


2017年,刘国梁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想干事,不想管人”。这次接受《环球人物》采访,他解释说:“说不想管人,就是不想从政。”当选乒协主席,不少媒体说刘国梁是“升官”了,他否定:“这不算从政。乒协是民间组织协会,像我和姚明这种都属于社会人士。(要是)从政,比我懂得多的人多得是。球队里面的细节我懂得,所以国家才用我,这个我是清楚的,我有这个能力,而且在圈子里有这个威望,我才敢来做。”这种身份,他觉得有更多自主性,“用国家公务员的身份来套运动员和教练员,并不合理”。他说:“乒协现在从管理中心拨出来,也是国家推进的,拨开了就好管了,专业的人管专业的事,我穿上运动服知道他们的需求,我穿上西服可以为协会谋福利、拉赞助;另一方面,乒协也是非营利组织,可以把钱用于推广全民健身,普及青少年打球等方面。”


束昱辉,“权”和“健”都没了

特别报道·特稿


新刊推介|专访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的雄心


从丁香医生一篇檄文开始,不可一世的权健集团轰然倒塌。它的实际控制人束昱辉是如何走上发迹之路的?本刊记者赴江苏、天津调查。在父老乡亲眼中,束昱辉是个狂妄赌徒,为逃抓赌,离家出走,摆摊骗钱。他借钱也要赌,“借五十块钱,大家不会借,如果借二三十块,大家就当把钱给他了,从来没见他还过”。


“要做事,先造势!”在天津大爷大妈身上赚取甚至骗取到第一桶金后,他将狂妄演绎到极致。权健广场的“中医名人名言”石碑上,他将自己名字和扁鹊、张仲景、华佗、孙思邈、李时珍刻在了一起。


他改变了
世界对中国工程师的认识

特别报道·70年看中国


新刊推介|专访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的雄心


林鸣是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总工程师。他原本在长江修码头,苦于没了生计,一咬牙半路出家去修桥,一干就是20多年。他率领团队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完成了世界施工难度最大的岛隧工程。在工程最后阶段,他顶着巨大的压力,把已经成功对接的最终接头取出,重新安装,创造震惊世界的仅2.8毫米误差。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因为我一定要把中国工程师“粗糙”的黑标签彻底抹掉!


叙总统巴沙尔,
“八年抗战”熬出头

世界·政要


新刊推介|专访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的雄心


2019年,叙利亚战争进入第八年。以推翻叙总统巴沙尔为目标的这场战争,正在走向尾声。


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从叙利亚撤军,阿联酋驻叙使馆复馆,苏丹总统巴希尔访叙……54岁的巴沙尔感慨万千。回望当年,受“阿拉伯之春”冲击的中东强人们都已退场,他熬得也很苦:政权被西方宣布为“非法”,极端势力坐大,国土丢失大半。但他还是熬出了头。在莫斯科支持下,他取得了打击极端分子的胜利,控制了叙近2/3的领土。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