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自媒体 自媒体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好文分享:www.666j.com]

足球世界里,“德比”永远是最有吸引力的噱头之一。

[好文分享:www.666j.com]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马特拉齐与鲁伊-科斯塔在烟花前的背影更是足坛经典,阿森纳与热刺的北伦敦德比衍生出了“圣托特纳姆日”这样一个节日。

甚至,不善营销的德甲联赛,近年来也极力包装拜仁与多特“德国国家德比”的概念。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伊恩-赖特庆祝“圣托特纳姆日”

而在隔海相望的美洲大陆,同样有无数人为德比而疯狂,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阿根廷两支首都球队——河床与博卡青年的德比大战。

在南美足球的鼎盛时代,这场德比战甚至被冠以“世界第一德比”与“超级德比”的称号。

明天凌晨的南美解放者杯决赛上,两支宿敌将再次对话,也是两队首次在南美解放者杯的决赛中相遇。两回合比赛的结果,可能成为双方球迷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谈资。

“世界第一德比”的疯狂与激情,即将达到全新的顶点。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世界第一德比”即将在南美之巅上演


【友谊赛踢出5张红牌】

本赛季的阿根廷甲级联赛,博卡与河床的两回合对话一共出现了17张黄牌与2张红牌。

看到这样的数字,“世界第一德比”的火爆就不言而喻了。

平时,双方球员或许都是温和与谦逊的年轻人,但一旦看到对手的白红或蓝黄球衣,他们就会失去“理智”。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河床与博卡青年之间的较量永远火爆

哪怕只是季前热身的友谊赛,也要“比赛第一,友谊再见”。

2016年夏天的一场热身赛,“勇气可嘉”的主办方将两支队伍请到了一起。这场比赛竞技层面的内容乏善可陈——只有一粒进球。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效力博卡的特维斯犯规送点,鲁能旧将皮斯库利奇主罚命中。

但场面上的混乱程度不输两队历史上的任何一场德比战——特维斯与河床后卫迈达纳发生冲突,被后者顶翻在地。随后双方球员纷纷介入,变成了一场40人的大混战。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最终为了控制比赛,主裁出示了5张红牌与9张黄牌。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上溯至两队历史上第一次正式职业联赛的德比战,同样充满了不和谐因素。

1931年9月20日,比赛第28分钟,河床队员认为博卡青年在罚点球时有犯规行为,于是,围向裁判表示抗议,结果,河床队员被裁判三次出示红牌,而比赛最终也不得不因为双方人数悬殊而被终止。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2006年双方交手时,克鲁波维萨恶意犯规。

两队的矛盾,甚至跨越了年龄与性别。

2009年的一场阿根廷青年联赛,双方的U14梯队也大打出手,包括球队工作人员、教练组都卷入其中。

最终,7人被红牌驱逐,4名球员被打进医院。事后,部分职员也被长期禁赛。

2015年的女足联赛中,双方同样冲突不断。

在可以导致对手重伤的飞铲、阴险的肘击与粗暴的推搡中,双方以0-0结束比赛。赛后,阿根廷媒体颇为无奈的表示,“这场比赛不是比较谁技术更好,只是在比较哪一方的腿更强壮。”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你敢相信,这么凶狠的犯规来自一群女足小姐姐?


【从街头斗到球场】

很多文章都将博卡青年与河床之间的矛盾归因于“阶级斗争”:后来迁移至努涅斯区的河床代表上层权贵,而一直留在博卡区的博卡青年则象征劳苦大众。

但实际上,双方的“深仇大恨”在成立之初就埋下了种子。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1908年的河床队

1901年,河床俱乐部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博卡区成立。布宜诺斯艾利斯是重要的海上贸易枢纽,博卡区则是水手与移民的聚集地。

俱乐部创办人之一 Martínez 发现河上的船只有水手在踢足球,故以此命名。

四年后,博卡青年也在博卡区成立。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由于在一场比赛中失败,他们被迫放弃原本的粉红色球衣。成员们决定用第一艘进入港口的船只的旗帜颜色作为新球衣的颜色,当时,一艘瑞典船恰好到来,于是,博卡青年披上了如今的蓝黄战袍。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博卡的糖果盒球场

俗谓“一山不容二虎”,就像北伦敦的热刺与阿森纳一样,比邻而居的两家球队势必会产生竞争与冲突。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早在两支俱乐部成立之前,博卡区不同帮派之间为了圈划势力范围而进行的冲突就屡见不鲜,两家俱乐部之间的竞争,不过是让他们将冲突的场所从街头变成球场,将手中的武器从“石块与棍棒”变成了“标语与口号”。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而双方球迷的“圈地战争”,同样扩展到了球场上。

早年河床的主场位于博卡区的南内港(Dársena Sud)地区,距离博卡青年的大本营La Boca区很近。为此,双方决定用一场比赛争夺地盘,输球就走人。

结果,河床不幸落败,被迫辗转到努涅斯区。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2015年的“超级德比”上,河床球员在防暴警察的掩护下离开

虽然是被驱逐的一方,但搬到更加富饶的努涅斯区后,河床迅速在上层社会获得影响力,得到了大量的资金支持。

签入贝尔纳维-费雷拉这位明星时,河床曾采用黄金支付薪水,因此被冠以“百万富翁”的美名。

阶级的分野,也让博卡与河床之间的对立愈加严重。


【什么都干得出来的球迷】

在这些“新仇旧恨”的刺激下,球迷们之间的矛盾可想而知。

博卡青年球迷称河床的拥护者为“小鸡”,讽刺河床因为保守的战术而失去1996年南美解放者杯冠军;河床拥趸则用“猪”和“掏粪工”来形容普遍不富裕的博卡球迷。

2011年河床降级时,博卡球迷还高举画有河床标志的棺材,兴高采烈的游行庆祝。

虽然南美解放者杯决赛是千载难逢的盛事,但博卡与河床双方都决定不向对方提供客场球迷票。

周末的南解决赛还未开始,整个阿根廷就已经产生了零星的冲突,一名球迷的房子甚至因此遭到了烧毁。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博卡与河床之间的竞争,让球迷变得疯狂

从“世界第一德比”的历史来看,不提供客场球票或许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球员遭胡椒水喷脸

2015年的南美解放者杯的淘汰赛。下半场开始前,博卡青年的球迷在看台上向河床球员喷洒胡椒水,导致比赛只进行了半场便被提前终止,博卡队则被直接判负出局。

球迷的疯狂,还造成过更大的悲剧。

1968年,河床的主场纪念碑球场爆发了“布宜诺斯艾利斯惨案”。

博卡球迷在看台上焚烧河床的旗帜,火焰落向退场人群,造成巨大恐慌。

大量球迷涌向被封闭的12号出口,导致了严重的踩踏事件,最终,71名球迷不幸死亡。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发生惨案的12号看台(现已更名)

球场之外,暴力行为更甚。

1994年的德比前夕,一群河床球迷遭遇博卡极端球迷组织“强硬团伙”(Barra Bravas)的伏击,2名球迷丧生。后来的德比中,河床2-0取胜。

但不久之后,一些不怀好意的人就在街头涂画了“河床2-2博卡”的涂鸦。


【天才闪耀之时】

当然,这两家超级豪门之间的对话也不是只有冲突与暴力。

1981年4月10日,一名20岁的年轻前锋生平第一次走上超级德比的战场。他打进了博卡的第3粒进球,帮助球队赢下了这场决定冠军归属的天王山之战。

这位球员就是“球王”马拉多纳,一年之后,他转会巴萨。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马拉多纳是博卡的死忠支持者

在超级德比崭露头角的英雄还有很多。

2000年的解放者杯1/4决赛,里克尔梅两回合三度洞穿河床球门,并最终随博卡夺得南美解放者杯冠军。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伊瓜因在河床出道

艾马尔、伊瓜因、马斯切拉诺,还包括曾经带来中超史上第一座亚冠的孔卡,这些南美球员同样曾是“世界第一德比”上的焦点。

也有很多人曾经辗转过两家俱乐部。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由于与河床教练帕萨雷拉不和,巴蒂斯图塔选择转会博卡青年,在德比战上得到了向老东家复仇的机会。

皇马传奇迪斯蒂法诺在河床开启职业生涯,但退役之后先后执教过河床与博卡,还都拿到过联赛冠军。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迪斯蒂法诺

2015年河床曾经获得过南美解放者杯冠军,但近年来在国内联赛一直表现平平。

博卡青年已经连续两个赛季登顶阿根廷联赛,却长期未染指洲际锦标。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新一场决战即将开始,明天,全世界的球迷即将领略一种别样的精彩。

文:WiYi

更多阅读:

第一批踢球的90后,已经老了

1个月6战3绝杀!现在你知道这个手势的意思了吧

20年,梦一场:她是国足福地,也是陕西人的信仰

假如温格执教米兰:梗界大联欢开幕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这么有趣的二维码,你不扫一扫加个关注吗?

都先让一让,这才是“世界第一德比”

自媒体微信号:666j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Copyright2018.大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